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总裁天天来逼婚(阮星晚周辞深)

总裁天天来逼婚(阮星晚周辞深)

总裁天天来逼婚(阮星晚周辞深)

时间:2020-10-27 16:12:31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微阅云

主角:阮星晚,周辞深

APP离线阅读
总裁天天来逼婚(阮星晚周辞深)

总裁天天来逼婚(阮星晚周辞深)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总裁天天来逼婚(阮星晚周辞深) 阅读全文

“对啊,女孩子嘛,有时候生了闷气也不会直接说出来,就试图通过其他事来吸引男人的注意力。太太之所以提出离婚,是不是在等着你去哄哄她?”周辞深当即冷笑了声:“妄想。”她阮星晚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吗,竟然产生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林南道:“周总,我觉得太太也不是眼里都是钱的那种人,今天她父亲在周氏门口闹的时候,太太说了,那是你的钱,和她无关

精彩章节试读

  “对啊,女孩子嘛,有时候生了闷气也不会直接说出来,就试图通过其他事来吸引男人的注意力。太太之所以提出离婚,是不是在等着你去哄哄她?”

  周辞深当即冷笑了声:“妄想。”

  她阮星晚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吗,竟然产生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林南道:“周总,我觉得太太也不是眼里都是钱的那种人,今天她父亲在周氏门口闹的时候,太太说了,那是你的钱,和她无关。不仅如此,还挨了一巴掌。”

  周辞深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下:“她被打了?”

  “是的,打的挺重,巴掌印都看得见。”

  过了几秒,周辞深才道:“查查那个男人欠了多少钱,给他补上,让他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当时钟指向三点十分的时候,周辞深道:“回公司。”

  卧室里。

  周辞深视线放在那件挂在最显眼处的蓝白条纹衬衣上,烦躁的想,如果他这次从比利时回来,阮星晚还是那么不识好歹,他就把这件衣服和她一起扔出去。

  ……

  盛光珠宝的发布会眨眼就到了,阮星晚正在后台给模特调整项链的长短。

  林斯进来道:“Ruan,今天外面来了很多知名设计师和商界名流,你的设计一定会在舞台上大放光彩,到时候也会有更多人认识到你。”

  阮星晚笑了笑:“这些荣誉都是盛光的,我充其量就是个添加剂。”

  她说的是实话,没有盛光珠宝这个华丽的外衣撑着,谁会来看她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小设计师的作品。

  裴杉杉也在这个时候跑进来,闻言道:“星星你别谦虚啊,这是我们共同的荣耀。对吧,林主编?”

  林斯笑着点头:“对,相辅相成嘛。”

  等林斯离开后,裴杉杉拉过阮星晚,小声道:“星星,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一定要稳住。”

  “什么?”

  “我刚才看见季淮见了。”

  嘭的一声,阮星晚手里本来打算给模特带上的发夹掉在地上。

  裴杉杉连忙捡起:“其实季淮见一直在找你,盛光这次为了吸引人眼球,也是打着你‘三年前拿了新锐设计师大赛后就失去踪迹,三年后带着作品强势复出’的噱头,所以他能找到这里,也不是难事。”

  阮星晚好半天才收回思绪,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裴杉杉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啦,你不要想太多,顺其自然吧,反正你都离婚了,谁规定不能开启新生活了?”

  “不是……我是在想,关于‘初恋’系列的采访。”

  初恋这个东西,本来就是一个美好却敏感的词汇。

  之前她就跟杂志社那边说过,关于作品的灵感采访可以,但是绝对不能提到她本身和初恋有关的任何事。

  这个尺度一旦把握不好,会让被牵扯进来的当事人很尴尬。

  且不说她已经结婚又离婚的事,要是季淮见有女朋友了,再看到这个采访,那还不得膈应死。

  裴杉杉拍了拍脑门:“对哦,我再去跟媒体沟通一下,严防死守。有我在,你放心!”

  接下来的准备时间里,阮星晚都有点心不在焉。

  ……

  发布会现场,确实如林斯所说,来了许多商界名流。

  其中就包括江晏和刚从比利时出差回来的周辞深。

  林斯看到周辞深的那一刻,有些疑惑,不明白这位大佬为什么会来这里。

  江晏笑着解释道:“林主编,你们珠宝首推的系列不是‘初恋’吗,我可是听到内部消息,说这几款都好看的不行。这不,周总想买来送他太太。”

  林斯干笑了声,本来想说这次用作展览的成品是不卖的,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没必要得罪周氏这个最大的甲方爸爸。

  等发布会结束后,如果周辞深实在想要,倒也不是不能和设计师商量。

  “那江总和周总稍候,发布会很快开始。”

  江晏点点头:“你去忙你的。”

  林斯走后,江晏转过头:“你不是不喜欢你老婆吗,这个系列可叫“初恋”,你就不怕送出去让人误会?”

  周辞深淡淡道:“误会只能说明她想的太多,我只是随手买的而已。”

  “……”

  真是信了他的邪。

  下了飞机连家都不回就直接来发布会,他那么随手,怎么不随手买个火箭回去呢。

  江晏刚要说话,却看到门口进来一道熟悉的身影:“那不是周安安吗,她什么时候回国的?”

  周辞深瞥了一眼:“不知道。”

  相对周辞深的不在意来说,江晏倒是很感兴趣,因为他看到一向娇蛮无理的周安安,此刻像是牛皮糖似的跟在一个男人身后,神色说是讨好也不为过。

  没多会儿,周安安也看到了他们,硬是拉着她身边的男人过来打招呼:“表哥,江晏哥,你们怎么也在这里啊。”

  周辞深薄唇微启:“有事。”

  江晏则笑眯眯的跟她打招呼:“安安,好久不见啊。”

  “江晏哥好久不见。”周安安挽着身旁男人的胳膊,“对了,我跟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淮见哥,我在国外留学的时候认识的。”

  季淮见把手从她怀里抽出来,朝江晏伸手:“季淮见。”

  江晏握住道:“啊,我们见过,季老的寿宴上,我听季老说你三年前出国了,才回来的吗。”

  季淮见点头,又看向周辞深:“周总,久仰大名。”

  周辞深伸出手,礼节性握了一下。

  周安安找到机会插话,高兴道:“原来你们都认识啊,淮见哥他……”

  周安安说到一半,发布会现场的灯光熄灭。

  主持人道:“请各位尊贵的来宾回到座位上,我们的发布会马上开始。”

  周安安见周辞深他们前面还有位置,拉着季淮见走过去:“淮见哥,我们坐那儿吧。”

  季淮见今天是来找人的,也不想和她多纠缠:“我还有事,你坐吧。”

  说着,他找了个离周安安远点的位置坐下。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