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陆少的偷心甜妻(阮溪陆景琰)

陆少的偷心甜妻(阮溪陆景琰)

陆少的偷心甜妻(阮溪陆景琰)

时间:2020-10-27 15:31:26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微阅云

主角:阮溪,陆景琰

APP离线阅读
陆少的偷心甜妻(阮溪陆景琰)

陆少的偷心甜妻(阮溪陆景琰)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陆少的偷心甜妻(阮溪陆景琰) 阅读全文

当初她爱的义无反顾,撞的自己头破血流,固执的以为得到了他的人,给他生了孩子,这段关系就算稳定了。父母或者爷爷奶奶再或者古时候的爱情,不都是这样的吗?有多少对夫妻,是整天爱的卿卿我我死去活来的,日子过到了最后,不都是为了孩子在过的吗?可是那个时候她不知道。陆景琰这个人的心是铁。任凭她怎样去捂,去热,去讨好,去疼爱,他都无动于衷。

精彩章节试读

  当初她爱的义无反顾,撞的自己头破血流,固执的以为得到了他的人,给他生了孩子,这段关系就算稳定了。

  父母或者**奶奶再或者古时候的爱情,不都是这样的吗?

  有多少对夫妻,是整天爱的卿卿我我死去活来的,日子过到了最后,不都是为了孩子在过的吗?

  可是那个时候她不知道。

  陆景琰这个人的心是铁。

  任凭她怎样去捂,去热,去讨好,去疼爱,他都无动于衷。

  被阮溪挂掉电话的陆景琰,火大的将座机扣下,然后将自己丢进椅子里,抬手捏着自己的额头。

  瞧瞧她的态度,还真是够嚣张,竟然三番两次的挂他的电话,看来他对她还是太仁慈了。

  重新拿起电话,冷声吩咐自己的律师,

  “通知她的律师,就说她要离婚可以,但是女儿的抚养权我不可能给她!”

  他倒是要看看,她一个离了女儿不能活的人,还怎么继续折腾离婚。

  还有,她不是也曾经说过,没有他活不下去吗?现在这样闹腾着要离婚,有意思吗?

  这样毫不留情地吩咐完了律师之后,陆景琰就转身投入了忙碌的工作中,对于一个掌握着手下那么多员工生死的公司总裁来说,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陪她闹陪她折腾,时间就是金钱,这句话对他来说最合适不过了。

  阮溪从律师那里听到陆景琰不肯让出女儿抚养权的消息之后,整个人都蒙了。

  她没法想象女儿不属于她的画面,自从女儿出生她就一直陪伴在女儿身边,关于女儿的一切,几乎都是她亲力亲为。

  如果离婚以后女儿归陆景琰,那就意味着她跟女儿就要从此分离

  那样的画面光是这样一想她就觉得揪心,更别说再深想其他的了。

  没有女儿她会疯掉会活不下去的!

  心里一时间又是愤怒又是恐慌,焦灼的就那样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苏依还尚未去上班,她在商场的美甲店工作,上午上班的时间比较晚。

  见阮溪这样焦躁不安,过去将她拉了过来坐下,

  “发生什么事了?”

  阮溪的情绪有些崩溃,

  “刚刚律师说陆景琰不肯把女儿的抚养权给我,依依,我怎么办?你知道的,没有暖暖我活不下去!”

  阮溪没想到陆景琰会来这么一出,她以为陆景琰跟暖暖也没有多深的感情,不会想要暖暖的抚养权。

  再说了,他跟夏瑜都两情相悦了,暖暖在他们中间终究是个绊脚石,他为什么非得要暖暖的抚养权?把暖暖给她,她带着暖暖离开,他跟夏瑜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双宿双飞不好吗?

  苏依听了她的话也微微皱起了眉,不过也还是安慰着她,

  “他毕竟是暖暖的父亲,想要争取暖暖的抚养权也是理所当然的。你也不要太慌,我觉得你跟他好好谈谈,或许会有转机。”

  阮溪涩涩笑着摇了摇头,

  “不,苏依,你不了解他。”

  “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他提离婚,让他颜面尽失,让他不痛快了,按照他的性子,他断然不会让我好过的。抢夺暖暖的抚养权,就是他对我的报复。”

  阮溪在冷静下来之后,理智分析出了陆景琰此举的目的。

  她跟陆景琰毕竟相处了五年,又怎能不了解陆景琰的脾性,或许他对别人并没有这样睚眦必报,但是对她,因为一直心里有怨恨,所以不会手下留情。

  苏依毕竟只是她的朋友,对陆景琰没有太多了解,此时听了她的判断也觉得有些头疼,于是只好问她,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阮溪长长吁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振作,

  “还能怎么办?既然都撕破脸了,索性就直接为了暖暖的抚养权对簿公堂吧。”

  苏依看着她,试探着开口,

  “会不会是……他并不想离婚,但是却又开不了那个口,所以才故意这样为难你?”

  无论如何,苏依心里并不希望自己的好友也走到离婚这一步,带着孩子的单身女人,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然而苏依这番话说完,阮溪却是就那样看着她直接笑了起来,苏依觉得她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阮溪起身走到客厅的窗前,双手抱臂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半响,涩然开口,

  “夏瑜回国已经有大半个月了,你知道这段时间她住在哪里吗?”

  苏依一听她这样说,就什么都知道了,抿着唇没有再继续说什么。

  想必八成是住在陆景琰的地盘了吧,不然阮溪的语气和表情又何必那样难过。

  阮溪没有回头地继续说着,

  “这半个月,他有一半的时间都没回家,你知道他宿在哪里了吗?”

  苏依也是经历过男人夜不归宿的情况的人,闻言也只是微微叹气。

  阮溪回过头来看着苏依,眼底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所以依依你说,他有什么理由不想离婚?”

  其实,在今天早晨开机之前,阮溪并不知道这些事情。

  是她关机一夜之后开机,收到了夏瑜的短信。

  夏瑜说,谢谢她肯离婚成全他们。

  夏瑜还说她其实已经回来半个月了,这段时间陆景琰不回家的时候,都是在她那儿过夜的。

  看到这些的时候,阮溪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阮溪就是个彻头彻尾的**。

  如果早知道这些,她才不会像个傻子似的跟他提什么二胎试图再努力一点稳固好这段婚姻,如果早知道这些,这段时间她连碰都不会让他碰。

  现在想来,她只觉得恶心。

  如果说昨晚她还因为女儿而对离婚这件事有过一丝的动摇,那么今天早晨在收到夏瑜这样的短信之后,她心里那唯一的一丝动摇也没有了。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