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洛岚欢贺兰舒小说

洛岚欢贺兰舒小说

洛岚欢贺兰舒小说

时间:2020-10-26 17:44:47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微阅云

主角:洛岚欢,贺兰舒

APP离线阅读
洛岚欢贺兰舒小说

洛岚欢贺兰舒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洛岚欢贺兰舒小说 阅读全文

《 全能魔妃:夫君又黑化了》全文阅读内容无弹窗广告,给你一流的阅读体验,让你安静的进行《 全能魔妃:夫君又黑化了》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容宅有个特点,宴客不在宴厅,而是在每座房屋二层的回廊上设有一桌,而廊上的遮蔽物是可层层收缩起来,只留下框架,所有人便可举杯共饮。 容宅最奇特的地方有两处,流水流经各处,上菜也是由流水顺下来由药童上桌的。还

精彩章节试读

  容宅有个特点,宴客不在宴厅,而是在每座房屋二层的回廊上设有一桌,而廊上的遮蔽物是可层层收缩起来,只留下框架,所有人便可举杯共饮。

  容宅最奇特的地方有两处,流水流经各处,上菜也是由流水顺下来由药童上桌的。还有一处便是站在任何一个廊道上都能看见主宴桌。

  至于坐哪只能分先来后到了,容家不是讲权势的地方,讲的是人情。

  开宴的声音传遍容宅,有舞女在青石路上跳舞。容家的宴会也是很有趣味的,舞女可随意邀请宾客共舞。

  宴会并不是干坐着吃,有人就是冲着容家宴会的有趣来的。不光有舞蹈乐曲杂耍还有游戏,客还能自带乐器伴乐。

  舞女传着胡服拍着手鼓从四通八达的青石路上涌来,玩起了蹴鞠。

  一道身影由为活跃,她把球踢到大长老的怀里对他挑衅的勾勾手。既是余兴便没有人有理由拒绝,那个舞女裹着红头纱,穿着舞裙,手上脚上绑着小铃铛,敲着手鼓沙沙的响。

  容玉抛拿着球许久,让人等得着急。

  “大长老,不过是抛个球罢了,你若不愿意让我来,别让姑娘家等久了。”旁边回廊的美人靠上坐着一个轻佻的男子,正大口喝着酒。

  容玉抛掂掂球,站起来看似轻轻往楼下一掷,却把那舞女砸飞了。

  那舞女抱住球,被球撞飞出去,众人想不通不过一个游戏用得着使这么大劲吗?明眼人都看得出大长老的球带了灵力。

  没有灵力的舞女就等着肚子被砸个窟窿吧。

  “大长老,你未必也太心狠了吧,不过女儿家开个玩笑,你却要置她于死地,妄为一届名师!”舞女还没死立刻有人指责他。

  不等有人附和,球周围的空气像被扭曲了一样,嗖一下球又回到了容玉抛手中,舞女一下子无力地跪在地上发抖。

  球再次被他抛下,仅在舞女的头上敲了一下便软趴趴的掉在地上。

  “过来。”容玉抛冷冽的声音响起,只见舞女瑟缩一下站起来垂着头走上回廊,乐声也没办法吸引宾客,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主桌上。

  “为何不走。”

  “我想师父了嘛,师父生气了?那我现在走。”舞女唯诺的说着,全然没有要走的样子。

  洛岚欢在下面就感受到容玉抛的怒火,但她不怕啊。

  容玉抛毫无波澜都目光才是洛岚欢最怕的,她在容玉抛的注视下怂了赶紧求饶。“好师父,我保证没有下次了,我一定乖乖听你的话。”

  大家都是有灵力的人,听到洛岚欢的话后知道自己误会了,尴尬的拿起酒杯喝起酒来。别家师徒调情也没他们事了,嘿,这事闹得!

  “原来这就是今儿个的主角啊,够有趣的啊,应该不介意来陪我喝一杯吧?”那轻佻的男子侧着身眯着眼盯住洛岚欢。

  洛岚欢没有听见容玉抛说话就知道他是要她自己处理,洛岚欢心里叹气,长得好看的都这么难哄吗?刚才也是软磨硬泡贺兰舒半天也不让她回来,最后还不如哭来得痛快。

  “本姑**酒就不知公子喝不喝得起了,一杯,这个价。”洛岚欢伸出一根手指,眼里闪过狡黠的光。

  “一千两?”男子的答案出乎洛岚欢的料想,这人还有点身价才开得起这样的价钱,但洛岚欢摇头。

  “一万两?”这次洛岚欢点头了。“不过是万两黄金哦,公子确定要吗?我要倒了哦。”

  “行,老子喝不起容家的酒,告辞!”男人杯子一摔便要扬长而去,一直观望的众人沸腾起来。

  “逍遥公留步,家有洞藏二十年的女儿红,今日邀您共醉。”

  “我家中有百年陈酿,只待逍遥公赏脸大驾光临。”

  洛岚欢讶然,逍遥公的名号连她一个深宅大院里的**都晓得。万灵有名的占卜师,凡是他占的吉恶全都应验,只要让他喝高兴了把你往下十八代都算出来也不是问题。

  “不必了,洒家今日也喝尽兴了,时候到了自然会登门拜访。”逍遥公摇摇晃晃的走进正在跳舞的人群中,跌撞在舞女身上。

  “找几个人送逍遥公出去。”

  “不知家国这两杯酒你是否端得平。”逍遥公靠在药童身上迷糊中说的一句话无意进入洛岚欢的耳朵中。

  闹了这一遭气氛也没冷下来,大家的注意力被逍遥公引了去,洛岚欢倒安静下来坐在容玉抛旁边。

  “即日起你便回家去调养身子,你现在这样解不了毒。”容玉抛呷着玉杯中的清酒对洛岚欢道。

  洛岚欢应下,觉得有些疲惫了。这副身体真的经不住折腾,坐在轿子里让人抬着到处走都受不了,骨头像要断掉似的。

  “咕咕咕”她的肚子叫了起来,好像从早上到现在她只吃了容玉抛给的那块盐酥鸡哎。

  她明明很饿但一点也吃不下去,正想告退去后厨找点开胃的东西面前就放着一碗棕色的汤,容玉抛面不改色的把头转过去,晃眼宴桌最末尾原本坐着的唯一一个人不在了。

  心里百转的思绪都化为一个眼神湮灭了。

  洛岚欢捧起碗试探的喝了一口,眼睛一亮全灌进嘴里。“真好喝!”

  “一日未进食,只许吃我布的菜,敢自己伸手手都给你砍了。”容玉抛平淡却够狠的威胁。

  “细嚼慢咽。”不紧不慢他又补上一句。

  四周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她,她自然不会放肆,一片山药放在嘴里至少嚼二十下才咽下去,顿时洛岚欢觉得自己是个大家闺秀。

  反正宴席一时半会也不会结束,就算大家都吃完了也不会拍拍屁股走人,所以洛岚欢安心的小口吃着饭不时关注四周的动静。

  不时听到贺兰妙这个名字,可不就是她吗,她想笑又笑不出来。她只是没有灵力,不是聋子,说这么大声怕她听不见啊。

  吃饱喝足容玉抛也正好被人请走,洛岚欢拍拍圆滚滚的肚子放肆的打了个嗝,同席的九位长老都为她的豪放感到惭愧。

  最有气场的老大走了,有好奇者忍不住跑了上来问洛岚欢一堆稀奇古怪的问题。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