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天降三宝:虐渣妈咪超厉害

天降三宝:虐渣妈咪超厉害

天降三宝:虐渣妈咪超厉害

时间:2020-10-22 11:43:56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掌中云

主角:江酒, 陆夜白

APP离线阅读
天降三宝:虐渣妈咪超厉害

天降三宝:虐渣妈咪超厉害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天降三宝:虐渣妈咪超厉害 阅读全文

江酒,陆夜白小说《天降三宝:虐渣妈咪超厉害》讲述了年前,渣妹用外婆的命逼她卖身,一夜荒唐,她身败名裂被父亲逐出家门,十月怀胎长子夭折,心伤之下她远走异国。 七年后,她携一双萌宝强势回归,斗渣妹踩继母,称霸整个名流圈,嗨翻了天际,浪出了新高度。 可,嗨着嗨着,她突然发现身边多出了个小包子,连带着还引来了头大财狼,一个整天追着她喊‘妈’,

精彩章节试读

  别说,仔细一对比,蛮有父子相的。

  只可惜他老子是个年过六旬的老秃头,跟陆**这贼帅贼帅的钻石男没得比。

  他要是有陆**这么个爹,睡觉估计都能笑醒。

  房门推开,江酒端着一盘水果走了进来。

  小家伙连忙合上了电脑,他还准备干一番大事儿呢,可不能让亲妈瞧见了。

  江酒将他一番动作看在眼里,忍不住讥讽道:“还藏?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又调戏人家小女生了吧?江随意,我说你怎么这么小就动了贼心呢?”

  小家伙翻了个白眼,撇嘴道:“我妹长得如花似玉,软糯呆萌的,我还需要去看别的小女生么?”

  江酒将手里的果盘往书桌上一扔,开口问:“**现在在哪儿巡演?什么时候回来?”

  江随意抬眸看着她,有些疑惑的问:“是有什么事情非得她回来处理么?”

  “半个月后是你外婆的祭日,我没带你们去探望过她,趁今年我在国内,带你们去扫扫墓。”

  “哦,那我明天联系她,妈咪,你不打算带我们去李家走走么?虽然有个六十岁的爹怪奇葩的,但,好歹去捞笔钱不是?”

  江酒听罢,转身就走,“那老头不是你父亲,我三年前黑过公安的血型库,调取他的DNA与你的做了对比,你们不是生物学上的父子,所以你死了那条让他支付抚养费的心吧。”

  小家伙撇了撇嘴,嘀咕道:“即使不是他,也会是别人,小爷总不可能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吧,等小爷解决了陆家那**,再去翻我亲爹,我就不信凭着我超标的智商连自己的老子都找不到。”

  ……

  两天后……

  傍晚,陆夜白顶着一张阴沉到极致的俊脸走进了儿子的卧室。

  看着床上被饿昏了头的小子,陆夜白气笑了。

  “还在喘气么?如果还在喘气,就起来吧,我带你去找那女人。”

  他查过了,那女人确实是江家长女江酒,江柔同父异母的姐姐。

  八年前为了五百万将自己卖给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后来还爆出她生了个死胎,大概是海城再无她的容身之处,所以这些年一直在国外生活。

  他是不乐意儿子跟那种女人过多接触的,所以一连两天没管儿子的死活。

  可,事实证明这小子固执起来十头牛都拉不住,如果他再继续放任不管,他可能真会将自己的小命给折腾掉。

  陆家需要继承人,他又不想碰女人,所以这小子即使捅破了天也在他的容忍范围之内。

  陆墨也不含糊,忍着脑袋里传来的阵阵晕眩感,一股脑从床上爬了起来。

  “现在就去。”

  陆夜白连忙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他,咒骂道:“自己的亲妈不要,居然赖上了姨妈,还真他妈是个奇葩。”

  楼下,江柔见陆夜白抱着陆墨朝客厅门口走去,一下子急了,连忙跑过去拦在两人面前。

  “夜白,你这是带墨墨去哪儿?”

  陆夜白看都没看她,冷漠道:“去找江酒。”

  “不行。”江柔试着伸手去夺他怀里的小家伙。

  她听错了么,夜白刚才说什么?

  他说要带着孩子去找江酒??

  什么意思?

  妹夫跟大姨子搞到一块儿的节奏么?

  陆夜白微沉了脸,冷冷吐出两个字,“让开。”

  江柔咬了咬牙,带着哭腔道:“我才是墨墨的母亲,你带着他去找别的女人算什么事?夜白,难道你想让我儿子认别的女人为母么?”

  陆夜白犀利的目光直直朝她射去,一字一顿道:“你没看到你儿子现在饿得只剩一口气了么?但凡是个亲妈,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两天两夜不吃不喝,你扪心自问你都做了什么?放任他渴死饿死你就甘心了。”

  江柔被他冷冽的目光逼得后退了两步,她确实想看着这小**扛不住饥饿一命呜呼,可,天不随人愿,他不但没死,还博取了他父亲的怜爱。

  该死的,真是个*骨头,这么饿都饿不死。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墨墨不吃饭我也很着急的,刚才我还在厨房给他熬粥来着,你再给我半天时间,我一定劝墨墨吃东西好不好?”

  陆夜白冷冷的看着她,没说话。

  江柔见他不动,以为他听进她说的话了,又继续道:“我姐她为了五百万,将自己给卖了,还生下了私生子,她声名狼藉,我不想墨墨靠近她。”

  陆夜白的眼底闪过一抹厌恶,他虽然也瞧不起江酒,但,作为妹妹,这女人如此诋毁自己的姐姐,足以证明她的品性有多恶劣。

  看来他是该好好想一想将儿子交给谁养了,他不希望自己的继承人跟着这样的母亲毁了一辈子的前程。

  “爹地,这个女人巴不得我饿死,你要是再放任我不管,明天你就见不到你儿子了。”

  “滚开。”陆夜白对着江柔低喝道。

  江柔终是不敢与面前这个男人叫板,默默的退到了一边。

  目送着父子两离去的背影,江柔缓缓捏紧了垂在身侧的拳头。

  江酒,以后的日子还长着,我就不信弄不死你。

  ……

  门铃在响,江酒的声音从厨房传了出来。

  “江随意,去开门。”

  下一秒,江随意的声音从书房传了出来,。

  “土二哈,去开门。”

  二哈子摸了摸自己的狗鼻子,灰溜溜的爬去了客厅。

  门打开的瞬间,陆夜白愣在了原地。

  只见一条黄毛狗吊在门把上,正哼哧哼哧喘着粗气。

  陆先生当即黑沉了脸。

  真是没家教的女人,居然叫条狗来开门。

  反应过来后,他想也没想抱着儿子转身离开。

  “你要是回去,我就绝食到死,商都没得商量的那种。”

  陆先生额头上的青筋暴突了两下,最后还是没能忍住,转身踹开了房门,然后将儿子往沙发上一扔,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混账东西,有本事在这巴掌大的狗窝里待一辈子,别回去做陆家太子爷了。”

  陆小爷巴不得,他鸟都没鸟摔门而去的亲爹,目光直直朝厨房方向望去。

  江酒端着菜盘走出来的时候,被客厅里多出来的小包子吓了一跳。

  “**,你凭空出现的么?”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