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凉城以北,深海未眠

凉城以北,深海未眠

凉城以北,深海未眠

时间:2020-10-15 17:01:25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微小宝

主角:苏凉橙,顾墨钦

APP离线阅读
凉城以北,深海未眠

凉城以北,深海未眠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凉城以北,深海未眠 阅读全文

苏凉橙顾墨钦小说叫做《凉城以北,深海未眠》,是樱雪荔的经典之作。对情节和人物的把控十分精妙,推荐大家阅读。苏凉橙无意一次在樱花树下看到了翩翩少年顾墨钦,却让她一见钟情,芳心暗许,在一起还不出三个月,有一天顾墨钦却突然带了女生来学校说是他的新女朋友,苏凉橙犹如晴天霹雳,简直不能接受,带着怨恨,悲痛,伤心的心情恨了顾墨钦无数个日夜,三年

精彩章节试读

  星期五,放学后,陶妍妍因为有事先行离开了,她无奈只好自己一个人回家了。

  两人行变成了她独自一个人,还真的有点不习惯。

  而此时,苏凉橙的身后多了两个鬼鬼祟祟黑色的身影,她却浑然不知。

  等她走到巷子口没什么会注意的地方的时候,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突然一下子飞快的拦住苏凉橙的去路,看到苏凉橙的脸,不竟咽了咽口水,一脸的**,露出色眯眯的表情说道:“小姑娘,是不是落单了啊?要不要到我家去坐一坐啊?陪大爷我乐呵乐呵。”

  苏凉橙丝毫没有感到畏惧,而是黑着脸,朝他们脸上恶狠狠的呸了一声说道:“我看你们是癞**想吃天鹅肉,异想天开,快点走开,要不然我叫人了。”

  其中一个打扮的流里流气染着黄毛的家伙,搓了搓手,舔了舔嘴唇,反而很变态的说道:“你叫啊,你越叫我越兴奋,这里没人看得到,你就算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的。”

  另一个倒是有色心没色胆,只是等着一旁,置之不理。

  苏凉橙知道自己斗不过两个流氓,没办法,只好真的大喊大叫起来:“救命啊,有没有人,救命啊,这里有流氓。”

  黄毛眼里燃烧着浴火,*笑着说道:“怎么样?我说了没人会过来,你就别做无谓的挣扎了。”

  苏凉橙看黄毛混混越来越靠近,心里惧怕的要死,她怕他真的会做出伤害她的事,黄毛靠近一步,她就往后退一步,像受惊吓得小兔子一样直愣愣的看着他。

  就当黄毛准备伸出恶心的咸猪手的时候,等在一旁的混混,终于看不下去开口说话了:“算了,滨,我们只是奉命行事,不要毁了人家女孩子清白。”

  苏凉橙回过神诧异的看向她左边的位置,她会看向他,是因为未料到他会帮她。

  叫做滨的黄毛,听到他的话气的直跳脚,不满的说道:“程以北,你不要多管闲事,你竟然不好女色,就不要阻止我。”

  叫做程以北的男生,这时才转过头面对着他们俩人,苏凉橙这次把面前的男生的容貌看的清清楚楚。

  一头灰蓝色的飘逸的头发,左耳的宝蓝色钻石耳钉在闪闪发光,剑眉星眸,如刀削般俊美的五官,肌肤比女生还要白皙,就犹如刚剥完壳的鸡蛋,高挺的鼻子下是两片诱人的薄唇。瘦的却好像一阵风能吹到似得,不过却还是帅的那么违背天理,她在心里不由得感叹:“真的好帅啊。”

  就是一张脸上没什么表情,活生生的死人脸。

  她搞不明白为什么长的那么俊俏的男生还要去当什么混混, 简直是浪费了这张脸。

  这时,突然响起程以北磁性冷淡的声音说道:“看够了没有?傻女人?”

  苏凉橙被他说的回过神来,有些心虚的结结巴巴的反驳道:“我才没有看你,不要自恋。”

  程以北还是千年不变冰霜脸,从嘴里吐出两个字:“笨蛋。”

  苏凉橙刚想开口说话,反驳他的言论,程以北就二话不说一把拉起苏凉橙的小手,对着还呆愣着的黄毛,说道:“她我先借走了,你回去复命吧。”

  黄毛回过神,看苏凉橙被他拉的越走越远,急得直跺脚,大喊道:“喂,程以北,你把人带走了,我怎么回去复命?等下穆绣莎怪罪下来,可怎么办?”

  苏凉橙大吃一惊,心里猛然升起一股凉意,穆绣莎?原来想害她的人是穆绣莎?她真的没有想到穆绣莎可以歹毒到这个地步。

  两人走在种满榕树的街道上,一前一后,气氛有些莫名的尴尬,为了缓和气氛,苏凉橙追上程以北的脚步,打破沉默问道:“喂,程以北先生,你为什么要去当混混啊?去找个正当的工作不是很好吗?我可以给你介绍工作哦,我爸爸是开公司的。”

  程以北别过头向她投来**的目光,苏凉橙感到全身发麻,背脊有一丝凉意,感觉整个人好像都置身在寒冷的北极,她识趣的闭上了嘴巴,再也没有张口说话。

  半响,程以北却突然破天荒的开口说话了:“你准备还要跟着我多久?”

  苏凉橙看了一眼他握着她的手,对天无力的翻了个大白眼,有些委屈的说道:“程先生,是你自己握着我的手不放的,不是我要跟着你。”

  程以北不知道自己为何脸色绯红,心跳加速,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跳,迅速的放开苏凉橙的小手,大步的走在前面,把苏凉橙扔在了后面。

  苏凉橙在他身后拳打脚踢,嘟着小嘴,气愤的说道:“哼,什么人嘛?明明是你自己占我便宜的,我没生气,你还倒生起气来了,真是个怪胎。”

  经过七拐八拐,苏凉橙跟着程以北后面到了不知道是什么名字的地方,只看到程以北直接进了一栋出租屋,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这出租屋对于苏凉橙来说真的太简陋了,还是青红色的砖石,她并没有嫌弃,还很好奇的走了进去。

  一进去里面倒是被收拾的井井有条,整齐干净,中间算是客厅的地方摆着廉价的茶几,被蒙上了一层白色碎花的布,靠着墙的位置放着二手市场陶来的彩色电视。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些有趣的东西,不竟看的有些入神,就连程以北站在她的身后她都不知道。

  她终于懂为什么程以北会去当混混了,这样的家庭条件,还在念书,他肯定是很缺钱才会去做错事吧?

  程以北在她身后像幽灵一样开口道:“私自闯进别人家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苏凉橙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转过身看到是程以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好奇,才跑进来的。”

  程以北嘲讽的冷笑一声:“好奇什么?好奇我家穷的只剩下两百块钱的电视机?还是好奇我家穷的快要出去讨饭?”

  苏凉橙急忙的摆了摆手说道:“不是的,程以北,我从来没有瞧不起你,我只是想进来看看而已,没有别的意思,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干嘛那么凶吗?”说完苏凉橙竟然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女生一哭他就立马慌了神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他为了先让苏凉橙停止哭声,连忙哄到:“好了,好了,别哭了,我错了行吗?你还真是我的克星。”

  苏凉橙早已经没有了哭声,露齿一笑,:“嘿嘿,我是骗你的,我就是假哭。”

  程以北被她气的快要抓狂:“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话,就忽然冒出一个沧桑沙哑的声音:“呵呵,以北,还从来没有看到你对那个女生气的抓狂的时候,你这也是第一次对一个女生道歉吧?还真是罕见。”

  程以北看向声音发源地,白了一眼苏凉橙,扶着方梅坐在沙发上,说道:“妈。我哪有,我才懒得理她。”

  苏凉橙对着他吐了吐舌头,扮着鬼脸,一副你能拿我怎么办的表情。

  方梅倒是笑呵呵的说道:“你就别嘴硬了,今天你第一次特别多,第一次带女孩子回家,第一次被女孩子气的说不出话,第一次向女孩子道歉,你跟我说说你以前何时这样过,是不是第一次还有了脸红心跳的感觉?”

  程以北被方梅说中,有些心虚,还是死鸭子嘴硬道:“谁会喜欢跟屁虫,爱哭鬼。”

  苏凉橙被他说的气的小脸嫣红,看到有长辈在也不好发作,只好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吞。

  苏凉橙走到方梅面前,态度谦和,倒是完全没有大小姐的架子,彬彬有礼的说道:“伯母您好,我叫苏凉橙,今天是程以北救了我,我特意来感谢以北的,如果不是他,我早就身首异处了。”

  方梅见苏凉橙甚是喜爱,连忙招了招手招呼道:“来苏姑娘,坐我旁边,你在什么学校念书啊?”

  程以北皱了皱眉头,瞪了一眼,对着方梅不满的说道:“妈,你认识她嘛?就叫她坐你身边?”

  方梅好像嫌程以北心不够乱似得,故意气他说道:“你认识就行了,以后苏姑娘可要常来,我见你甚是讨喜。”说着她亲昵的拍了拍苏凉橙的手背。

  苏凉橙握着方梅的布满老茧的手说道:“伯母,不用叫我苏姑娘。叫我名字就行。或者叫我凉橙,我在兰帝斯读书,离家不远。”

  方梅连忙点头道:“诶,诶,好…好:好,凉橙。”

  苏凉橙想起刚刚程以北扶着方梅来到客厅,还整个人躺在沙发上,没有动一下,猜想着肯定是腰痛,她关心的说道:“方妈妈我注意到你好像有腰伤,是不是腰间盘突出,下次我给你带一些贴的和吃的药吧?特别管用。”

  方梅很感动苏凉橙的细心,但是,她是不会收苏凉橙礼物的,她:“你的好意我就心领了,就不要花冤枉钱了,我休息个半个月也差不多快好了,就是不能弯腰干家务。”

  程以北惊讶的看向她,他惊讶的是他们只见了一次面为何对他妈妈那么上心。

  程以北又想到刚刚苏凉橙叫他妈妈为方妈妈,心里竟有些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为了掩饰自己奇怪的心情,他对着苏凉橙反抗道:“谁叫你叫妈**,那是我妈,不是**。”

  苏凉橙噘着嘴,依偎在方梅身上,眼泪汪汪,可怜巴巴的说道:“方妈妈,你看,程以北他欺负我。”

  方梅真的偏心苏凉橙那一边的说道:“好了,以北,你是怎回事?凉橙是客人。你理应该好好招待才是,怎么竟是惹凉橙生气。”

  程以北知道她是装的,也没揭穿,有气无力的白了她一眼。举手投降道:“好,我闭嘴。”

  随后,方梅觉得有些乏了,便去房间睡回笼觉了。

  苏凉橙移步到程以北的面前,蹲下身,妥协的问道:“你不会生气了吧?我不捉弄你了行不行?”

  程以北低下头看向她,却不小心看到不该看的,苏凉橙蹲下身的时候,胸前已是一览无遗,露出来一半白皙,他脸红的犹如锅里煮熟的虾子,迅速的别过头不去看,心跳的就像有好几万只小鹿在胸前乱撞一般。

  苏凉橙以为他还在生气,神经大条的完全不知道自己春光乍泄了,还傻乎乎的坐在了程以北的旁边,纤纤玉手放在了程以北的胳膊上,娇滴滴的说道:“别生气了嘛?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哭的。”

  程以北反应敏捷快速甩开她的手,面红耳赤,自己完完全全可以听到自己强有力的心跳声,他低着声音沙哑的说道:“我没生气,能不能别坐在我旁边?”

  他怕苏凉橙在坐着她的身边真的会做错事了,这女人是诚心来勾引他的吗?还还真的有那么神经大条。

  苏凉橙坐回自己的位置,低着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肩带掉了,而且还是两边都掉了,她有些欲哭无泪,连忙拉紧自己衣服的衣领,现在该怎么办,想到刚刚程以北的怪怪的神情该不会看光了吧?此时的她可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又害怕程以北真的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她小心翼翼的问道:“程以北,你刚刚没看到什么吧?”

  程以北又想到刚刚苏凉橙胸前的白皙,脑袋立刻充血,摇摇头心虚的说道:“没有。”

  苏凉橙这才放下心,看了一眼对面的房间,她里面的内衣都快掉下去了,她羞得脸红耳赤的说道:“我可以进去你房间一下吗?只要五分钟就马上出来。”

  程以北还完全不知道什么状况,想都没有想就直接拒绝道:“不要,谁知道你进去是干什么,不会是偷东西吧?”

  苏凉橙真的快急哭了,她欲哭无泪急得脱口而出的吼道:“程以北就当我求求你了,我内衣快掉出来了。”

  程以北差点一下子喷出鼻血,脸红的可以和猴子屁股媲美,只好指了指第一间房门,别过头不去看她,尴尬的说道:“这是我的房间,换好后,立刻,马上给我出来。”

  苏凉橙二话不说就扭**门,冲进房里,又扑通一声的关上门,在里面迅速调整好肩带。

  程以北更是坐立难安,他对苏凉橙知道名字以外其他的以然是一无所知,没想到第一次让他遇到这样的女生,不知道该说他艳福不浅,还是倒霉。

  其实,苏凉橙以前也不是这样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程以北面前就老是失态,出糗。

  苏凉橙从房里出来因为觉得尴尬就匆匆道别,打了出租车回兰帝斯学校了。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