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铸老谭歌小说

铸老谭歌小说

铸老谭歌小说

时间:2020-10-07 14:44:18

分类:玄幻仙侠

来源:奇热联盟

主角:铸老,谭歌

APP离线阅读
铸老谭歌小说

铸老谭歌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铸老谭歌小说 阅读全文

角铸老谭歌《封天行》是岂曰无衣最新完结的玄幻小说,主要讲述了一次残酷屠杀,令谭歌失去亲人,却让他继承母亲遗留修为,踏上修炼一途。铸造一业,焚天炼地。求长生,归仙途,开启一段修炼之路。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心中有疑惑,谭歌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不完全是为了那部让人垂涎玄阶武技,更多是因为聂震要将聂畅儿托付给他。

  以聂震的性格,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断然是不会提出这个请求。

  结合聂震今晚说的话,谭歌知道近日必定会有大事发生,而且还是连聂震也无法掌握的大事,所以他才会做出这个决定。

  看到谭歌点头,聂震紧绷的脸上才掠过一丝轻松,他从怀中掏出出一枚玉简,递给谭歌。

  那玉简不大,周身方正璇角处却又圆润异常玲珑剔透,在月光下显得流光溢彩,玄妙无比。

  “这就是那部玄阶武技,你闭上眼睛,沉神识海,我将它传授与你。”

  天玄大陆上的武技的传授方法千奇百怪,有人言传身教,有人著书立说,还有的便是如同聂震的这部武技,封武技于物中。

  利用神识来读取物中封印的武技,由于谭歌现在还没有成为一名武者,所以需要聂震相助。

  谭歌接过聂震手里的玉简,心中大为震撼,很难相信这里面就存放着让许多人垂涎不已的玄阶武技。

  谭歌闭上眼睛按照聂震说的话,心神全部沉寂到识海里,过了一会,他就感觉到头脑一阵晕眩,一股信息充斥脑海中。

  玄阶中级武技“旋火炽拳”!

  将其炼至大成可一拳轰碎千吨巨石,媲美玄阶高级武技!

  这股信息存储在谭歌的大脑中,他心神一动,关于这部玄阶低级的拳法武技信息他就能得到。

  “可轰碎千吨巨石,媲美玄阶高级武技!”

  谭歌咽了口吐沫,心中震惊,这种武技与敌人对战时,一拳轰过去简直能把人打的渣都不剩。

  可想到自己现在还只是炼体境,根本没有达到修炼武技的武者境界,谭歌不由得一阵失望,就算现在有部地阶武技摆在自己面前,自己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而无法修炼。

  那股信息里具体的记载着“旋火炽拳”的修炼方法,谭歌倒是不会为了以后修炼这部武技犯难。

  揉了揉疲累的头部,谭歌睁开眼睛看着聂震,聂震手里的玉简此时也已经碎裂的,这种为存放武技而特制的玉简,只要其中的武技被取走,玉简也就废了。

  “这部武技你现在还不能修炼,等你成为一名武者再修炼吧,在此之前就不要打它的主意了!”

  聂震对着谭歌说道。

  “还有,千万要切记,这部玄阶武技的事情你谁也不要说,包括畅儿,切记!?

  聂震满脸慎重的提醒着谭歌道。

  谭歌点头答应,能让聂震这么慎重一定有他的理由。

  “明天早上镖局的车队出了这片树林,你就带着畅儿一路往北走,到达一个叫北齐山的地方,找到赛医仙,请他出手救治畅儿身上的寒毒……”

  聂震递给谭歌一张地图。

  “地图上路线我都已经标记好了,你只需按照地图上的标示赶路就可以找到赛医仙的所在了……最后,照顾好畅儿……”

  听道后面,谭歌看到这个平时威严的男人眼圈居然泛红。

  谭歌手里拿着地图,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明白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明天肯定要有一场恶战,而且聂震也没把握打赢,要不然他也不会安排这些事情了。

  谭歌心中也想过留在镖局共同御敌,可是自己实力浅薄,留下也无济于事。

  握紧拳头,谭歌郑重的对聂震说道:

  “放心吧谭伯伯,我一定会把畅儿安全的送到赛医仙那里。”

  聂震无力的挥了挥手,示意谭歌下去休息,仿佛说完那些话让他已经失去了全部的精力,唯有他的眼神中有些愤怒,眼角处因愤怒也在不停的抽搐着。

  谭歌看了看这个威严的男人,第一次从他眼中看到一股滔天恨意。

  他是在恨躲在暗中的敌人,还是恨自己的实力不足,没法保护自己的亲人?

  看到聂震如此,谭歌第一次对实力有种发疯的渴求。

  如果自己的修炼够高,那畅儿就不用离开她父亲,自己也能继续留在镖局,不必那么早离开。

  如果能够安定,谁会选择流浪?

  可是谭歌明白,这种流浪恐怕要伴随他很久。

  畅儿身上的寒毒尚未救治,父母还下落不明,村民们被**的大仇未报,这些都要靠自己去寻找和完成。

  谭歌回到自己的马车,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下准备明天的离开。

  “要不要去通知下畅儿?算了,这么晚了她应该已经睡下了,而且聂伯伯应该会和她说明天的事……”

  心思如同脱缰的野马在奔腾,躺在马车上的谭歌久久不能入睡,回想起这一个月来在镖局的生活,谭歌十分不舍。

  可是自己又能怎么办?连一个武者都不是的他,在连聂震都没把握打赢的战斗中,他什么也做不了。

  谭歌在马车上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第二日。

  镖局的人一早就开始忙碌起来,检查货物,套上马车开始出发。

  已经打完一套拳的谭歌也从山林里出来,跟着马车出发。

  谭歌在车队里看见聂震骑着马走在人群的最前方,旁边是眼圈泛红的聂畅儿,她此时已经没有了平时那股古灵精怪的气质,整个人也如同失去了灵魂般在马上坐着。

  显然,聂震已经将自己的计划都告诉了女儿。

  车队快要行至树林的出口处时,聂震给了谭歌一个眼神示意。

  谭歌很快就明白聂震的意思,但是还没等谭歌走到聂震的身边时,情况突变。

  “嗖!嗖!嗖!”

  树林中几片骚乱,掠空声不断响起。

  很快一群黑衣人就把镖局的车队包围在其中,树林的出口处也被突然出现几人把持住。

  “震霆镖局!这名字倒是起的挺威风!”

  出口处一个浑身散发邪气的男人缓慢的走出,乌黑色的氅袍让他整个人仿佛隐身在阴黑中。

  看他的样子,似乎是这些黑衣人的首领。

  聂震手里抓紧重刀,对那那人道:“阁下是谁?为何要阻挡我镖局的去路!”

  “嘿嘿,老大和他啰嗦什么,咱们直接抢东西,他旁边的那个女孩长的倒是挺水灵,咱们不妨也一块抢来,嘿嘿。”

  一个长相十分**的男人盯着聂畅儿不停的打量着。

  “哼,老三你这样迟早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一声冷哼,从那个为首的男人左边传出,声音的主人是一个拿着折扇,面须白净的书生。

  那个被称为老三的**男人只是闷哼了一声,并没有回答,显然那个白面书生的话对他还是有些作用的。

  只不过他那一双贼溜溜的眼睛还在聂畅儿的身上不停的探看着。

  “几位是来劫镖?如果是这样那就问问我手中的重刀吧!”

  聂震说着,在马背上抽出那柄明晃晃的重刀。

  聂震从这群人出现就在注意着他们的行动,从他们的气息中大可分辨出那个为首的男人的实力与自己一样,玄武境三重,而他旁边白面书生和**男人也在玄武境二重的境界。

  如果打起来自己这边铁定是打不过的,只能制造混乱让畅儿和谭歌突围出去。

  打定主意,聂震便不再慌乱。

  “劫镖?那倒是不会,只要你们镖局交出玄阶武技,我们倒是可以考虑放过你们,如果不交,我们嗜血堂**越货的事干的也不少,交还是不交,你自己掂量着看吧!”

  那个白面书生嘴角咧一抹阴冷的笑说道。

  “还有,把那个女人也交出来”

  **男人*笑一声,突然插话道。

  他们居然是为了玄阶武技来的,难道是聂伯伯昨天传授给我的那部武技?

  谭歌心里大惊,仔细的留意着这群嗜血堂的人。

  “那我选择不交……”

  言语落下,聂震便策马飞奔过去,挥起重刀沿路便砍。

  聂震心里很明白,纵使自己交了武技,这群人也不会放过他们,在大陆上押镖这么久,他见过很多斩草除根的事例,更何况这群贼人对畅儿还有所图,他不可能让女儿遭到这些贼人的毒手。

  只能一战!

  “找死!”

  嗜血堂为首的那个男人也拔出长刀。

  聂震身上迅速覆盖一层青色真气,连同着手中的重刀上也有真气流动。

  护体罡气!

  玄武境特有技能,催动罡气能抵御外来攻击和增加攻击速度。

  嗜血堂的那个首领身上此时护体罡气也催发至极致,漆黑如墨的真气在他的身体周围不断围绕。

  “砰”

  两炳刀砍在一起,火光四射。

  两股势力也开始混战起来。

  聂震手持重刀,每次挥舞间大开大合,而嗜血堂的那个首领手中却是一把灵巧的弯刀,刀法如灵蛇探舞般狡猾刁钻。

  聂震大喝一声,手中的重刀上猛的涌出青色真气,带着凶悍气势汹涌的砍向敌人。

  嗜血堂的那个男人也不示弱,手中的弯刀猛然迎击,漆黑的真气如墨水般精纯,顿时肆虐开来。

  “铿锵!”

  两把刀的碰撞声,不断的向四周扩散。

  随后两股罡风不断肆虐,将周围的物体袭卷出去。

  两人本就是同属玄武境三重,一时间竟拼的不相上下,难以分出胜负。

  “老二老三,还不赶快过来帮忙!”

  嗜血堂男子对还在战斗外的两个兄弟大叫一声。

  白面书生和**男子也紧忙加入战斗,聂震以一敌三,原本平衡战局顿时发生变化。

  白面书生和**男子都是玄武镜二重的高手,单打独斗聂震丝毫不惧他们,可此时三人合力与聂震打斗,这让聂震根本无力招架,身形连连退后。

  谭歌已经护到聂畅儿的身边,聂畅儿焦急的道:“谭歌哥,爹不会出什么事吧?”

  “放心吧!谭伯伯应该会没事的。”谭歌出声安慰着聂畅儿。

  他心里也在为聂震着急,此时的聂震已经处于下风,只不过在凭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在强撑着罢了,三个玄武境同时出手,聂震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