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废后她命中带煞月千澜小说

废后她命中带煞月千澜小说

废后她命中带煞月千澜小说

时间:2020-10-01 11:02:57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微阅云

主角:月千澜,君墨渊

APP离线阅读
废后她命中带煞月千澜小说

废后她命中带煞月千澜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废后她命中带煞月千澜小说 阅读全文

我担心樱儿,老爷,求你一定要救救我们的樱儿啊,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不能有事啊,否则,我一定会活不下去的。”三姨娘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哭得月晟丰的整颗心,都碎了。月晟丰安抚住柳氏,随即看向月千澜,咬牙说道:“你那个什么方子,是从哪里得来的?快点交给大夫,让他们看看能不能用……”

精彩章节试读

  月千澜抬起头,眸底闪着恐慌,她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父亲,你一定要救救我,二娘说,有人想要我的命,说我阻碍了二妹的青云之路,父亲,我还不想死,纵然你再不喜欢我,我的身上到底流着你的血,你救救女儿吧。”

  月晟丰微微怔愣,似乎没想到月千澜会突然跪在了他面前。

  “是谁要害你……你挡了倾华的什么青云之路?”

  月千澜眼睛红肿的不像话,她哭泣着回道:“父亲,二娘说,害我的那个人,他是……太……”

  突然,沈氏掀开了门帘,从屋内冲出来,打断了月千澜的话。

  “澜儿啊,你怎么跪在了地上?快点起来啊,我的乖女儿。樱儿如今昏迷不醒,你头上还有伤,若是再出了什么事儿,你让二娘怎么活啊。”

  沈氏红肿眼睛将月千澜扶起。

  而后,她靠近月千澜耳畔,低声警告:“澜儿你可要想清楚,一旦向你父亲提起太子,你父亲定会将你驱赶出月府的。这事儿要是传了出来,谁也保不了你。”

  月千澜吓得一抖,颤颤巍巍的跟着沈氏站了起来。

  月晟丰蹙眉,瞥了眼沈氏:“澜儿说有人要害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月千澜耷拉着脑袋,缩在沈氏身后,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沈氏非常满意她这个反应,随即她拿了帕子擦着脸上的泪痕,低声哽咽哭道:“老爷,是樱儿身边的一个丫头,失手把澜儿推下了水,事后,我也罚了那丫头,把她驱赶出府了。说来都是我的错,是我管教下人不严,才让他们起了歹念,害了澜儿,如今又害得樱儿昏迷不醒……”

  沈氏虽说已经年近四十,可是她平时注重保养,依旧风韵犹存。

  她捏着帕子,期期艾艾的哭泣着,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着实把月晟丰的心,都给哭软了。

  月晟丰甚至顾不得旁人在场,立即上前几步,揽住了沈氏,低声哄道:“别哭了,你这掉的眼泪够多了,府里的事情多,偶尔有一两次意外发生,我又不会怪你,你别自责。

  说到底,这些事情,还不是因为我这个所谓的嫡长女惹出的祸端?”

  得,转了一圈,沈氏又成功的把焦点,转到了月千澜的身上。

  月晟丰瞪着月千澜:“你说说,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三妹的丫鬟怀恨在心,居然想要你的命?是不是你平日里,仗着嫡女的身份在府里任意妄为,惹得下人对你都不满?还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三妹的事情,惹得她身边的丫鬟看不过去,想要报复你?”

  月千澜暗暗翻了个白眼,感觉真是心累。

  有这么一个爹,她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月千澜佯装非常委屈的看向沈氏,她撇了撇嘴。

  沈氏示意她稍安勿躁,然后沈氏柔声劝道:“老爷,不关澜儿什么事儿。澜儿和樱儿都是无辜的,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追究澜儿的罪过,而是要想办法救救樱儿啊。”

  月晟丰突然想起,刚刚月千澜说有什么起死回生的方子。

  “你刚刚说有起死回生的方子,你确定不是在诓骗,胡闹?”

  月千澜连忙点头,颤颤巍巍的献上揉的发皱的方子。

  “这个据说是珍贵无比的很,我都没舍得用,如今见三妹昏迷不醒,我实在不忍心,只得忍痛割爱了。”

  恰在这时,院外响起一阵脚步声。

  呼啦啦的闯进了一群人,人还未到,哭泣的声音,便已经传了进来。

  月晟丰抬头,便看见不远处袅袅走来的一个俊俏佳人。

  她穿着桃红色大袖高领掐腰的丝绸裙子,身姿绰约,眉眼精致漂亮,头上戴着一只金光闪闪的发簪。

  月晟丰眸子微微恍惚,连忙松开了沈氏,大跨步冲向那美人奔去。

  沈氏脸色一白,眸底的怨恨,不受控制的射向那美人。

  “柔儿,你怎么来了?不是告诉过你,这里一切有我,樱儿不会有事的吗?你身体不好,受不得任何风寒的。”月晟丰护住那美人,温和了脸色,柔声说道。

  月千澜眯眸凝着那美人,盈盈一笑。

  三姨娘柳婉柔,不可多得的古典美人,月晟丰多年呵护在手心的心尖宠。

  可惜啊,她的命不好,被二夫人算计死了。

  但是,最蠢的还是月樱,自己的亲娘被二夫人害死,她居然一无所知,依附着二夫人,甘愿成为月倾华的狗。

  “我担心樱儿,老爷,求你一定要救救我们的樱儿啊,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不能有事啊,否则,我一定会活不下去的。”三姨娘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

  哭得月晟丰的整颗心,都碎了。

  月晟丰安抚住柳氏,随即看向月千澜,咬牙说道:“你那个什么方子,是从哪里得来的?快点交给大夫,让他们看看能不能用……”

  月千澜小心翼翼的对月晟丰说:“父亲,让我交出方子也可以,有几句话,我想单独与你说一下。”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