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废后她命中带煞小说

废后她命中带煞小说

废后她命中带煞小说

时间:2020-10-16 11:46:16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微阅云

主角:月千澜,君墨渊

APP离线阅读
废后她命中带煞小说

废后她命中带煞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废后她命中带煞小说 阅读全文

前世,她助他登上皇位,换来的却是,被废后位,痛失爱子,失去家人,被砍掉一双腿。 死前,她攥着剑尖,狠狠捅了自己五刀,将对他的情爱统统斩断。 最后一刀,他亲手所赐,扎在了心窝,她死不瞑目。 一觉醒来,她回到了十五岁那年,重活一世,她杀刁奴,虐庶妹,惩继母,诛渣男。 她冷情冷心,再不沾染情爱,封锁了心门。 某太子:“我丢了东西,你把心门锁了,

精彩章节试读

  君冷颜迈步而来,身姿欣长俊逸,一身龙袍加身,尊贵显赫,王者气势彰显的淋漓尽致。

  他眯着一双阴鸷到极寒的眸,如一把锋利的剑,刺向月千澜。

  “听说,你在牢中不安分,日日夜夜诅咒倾华?这些日子,倾华日夜不安,总是做噩梦,她腹中的胎儿也不安稳。月千澜,倾华向来纯善,她受不住你这个毒妇的诅咒。你如果想死,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你。”

  是了,就在她生下孩子后不久,宫中传出喜讯,新后月倾华怀孕两个月。

  月倾华,大越国第一美人,凭着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俘虏了天下男人的心。

  月倾华的一滴泪,君冷颜便赦免了月府其他人的罪。

  赦免的这些人中,却不包括月千澜的母亲,她的大哥。

  凡是跟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统统都被他杀死。

  纵有一身才华又怎样,即使她为这个男人掏心掏肺,做牛做马,都抵不过月倾华的一滴眼泪。

  “诅咒她?我没了腿,你还怕我杀了她不成?如果诅咒有用,我早就诅咒你们统统不得好死了。”

  “月倾华是你心底的白月光,那我呢?这么多年,我费力扶持你,助你登上皇位,你是怎么对我的?君冷颜,你可曾对得起我?月倾华她为你做了什么?她只会掉眼泪,博取你的怜悯。”

  君冷颜抬手狠狠扇了她一耳光,冷声道:“*/人,你不配提倾华,你还敢骂她?实在是其罪当诛……”

  “其罪当诛?可惜,我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除非你把月倾华和月樱还有月府的其他人都杀了,他们都是与我流着相同的血,都是我的同族,哈哈……”

  “你……该死,你信不信我掐死你……”君冷颜一双冰冷的掌,箍住她的脖颈,眸底闪着杀气。

  月千澜不惧,冷眼迎上他。

  “事到如今,我还怕死吗?,我有罪,也该死。我罪在不该痴心错付,该死在不该错信小人。可是月倾华她凭什么,凭什么不费吹灰之力,便夺走我的东西?”

  “凭她是高贵美丽的月倾华,而你只是卑劣下/*的月千澜……”君冷颜狠狠的甩开她,眸底的厌恶浓烈。

  月千澜低声冷笑,或许,这就是命,命啊。

  她本是高高在上的嫡女,在他眼中却只是一个卑劣如尘埃。

  她低笑着,笑声在这冰冷的牢房里,久久回荡。

  “哈哈……可笑至极,原来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是比不过她的。”

  眼角泪水滴落,她却不是为他哭,她只是为自己的愚蠢忏悔而哭。

  可是,眼泪,是这世上最不值钱的东西。

  她擦了泪,仰头看君冷颜。

  “我心甘情愿去死,君冷颜我求你看在稚子无辜的份上,饶过他一条命吧,孩子到底是你的骨血。”

  君冷颜笑了,好似听到了多么一个可笑的可笑。

  “让朕饶他一命?呵……妄想,君墨渊的孩子,我恨不能杀之而后快。”

  月千澜面容震惊,不可置信的望着他,他说,孩子是君墨渊的?

  “那晚,救了我的男人不是你?”她惨白着一张脸,歇斯底里的问。

  那晚,她为了帮他查探敌情,中了药性极强的情毒……“当然不是,朕不是君墨渊那个蠢蛋,为了替你解毒,他不惜以身涉险。如果他不是把毒素过渡到自己身上,朕设计的那个陷阱,又如何能够困得住他?智谋无双的太子殿下,为了一个女人断送了大好河山,更为了一个女人失去了一条命。”

  “呵……都说红颜祸水,你却连倾华的一根手指头都不配比,真不知道君墨渊那个笨蛋,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你。”君冷颜哈哈大笑,心里的畅快,是前所未有的。

  这一刻,他坐拥江山,他成了成王败寇的王。

  原来,那晚是他?是她一直避如蛇蝎,恨之入骨的太子君墨渊救了她?

  月千澜直觉喉间一甜,血,顺着嘴角冉冉流下。

  记忆里,那个惊艳绝伦的太子殿下,他似拨开了她眼前一层层的云雾,含笑向她走来。

  那个人啊,她欠了太多,多到今生后世,她都无法偿还。

  恨,滔天的恨意席卷而来。

  她睁着一双圆目,瞪着君冷颜。

  “为……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君冷颜失去了耐性,他抽出一柄长剑,冰冷闪着寒光的剑尖抵住了她的面门。

  “因为,君墨渊喜欢你啊,所以我便要掠夺,摧毁,他所在意的所有东西。无论是大越国江山,还是他心爱的女人,我统统都会摧毁。凭什么他生来便是高高在上,享受万人仰望,同为皇子,我却要匍匐在他脚下,仰赖他的鼻息怜悯才能存活?”

  “不过现在呢?成王败寇,太子身死,父皇薨逝,皇位悬空,终是贤能者居之了。哈哈……”

  月千澜感觉特别冷,血液里的冰冷,让她的身体抑制不住的轻颤。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