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傲娇皇叔请自重

傲娇皇叔请自重

傲娇皇叔请自重

时间:2020-09-30 15:59:10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微阅云

主角:慕长歌,慕君卿

APP离线阅读
傲娇皇叔请自重

傲娇皇叔请自重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傲娇皇叔请自重 阅读全文

傲娇皇叔请自重是鱼子酱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慕长歌,慕君卿她,东璃国权倾朝野慕国公家的‘废材’女儿,传闻她其丑无比,疯疯癫癫,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妄想嫁给三皇子,婚礼当晚,命丧黄泉。 再度睁眼,她是21世纪的异界灵魂,斗渣男灭女配,她可不是任人欺宰的包子性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他,东璃国第一美男子,传闻不近女色,似有龙阳之好

精彩章节试读

  酉时,柳云烟准时踏进了慕长歌的小院。

  女子似乎特意打扮过,换上了一件粉红烟纱裙,比白日里多了一丝妩媚。

  身后的婢女端着酒水菜肴,慕长歌站在大门口轻浅的笑,“进来吧。”

  慕长歌穿着绯红色长裙,腰间系上腰带,瞬间将她的身形展露出来。

  慕长歌本来就肤色很白,绯红色更是衬的她肤色更白,怕是没人能将红色穿的比她还美了。

  柳云烟的眼底闪过一丝嫉妒,传闻不是说她其丑无比,是个草包吗?可看她现在这样,哪里像个草包。

  果然传闻不可信,柳云烟暗下决心,她今日便要毁了慕长歌唯一的资本。

  酒菜上桌,慕长歌和柳云烟相视而坐。

  柳云烟不时的说着话,慕长歌坐在桌边喝着茶水,始终嘴角含笑,淡淡回答。

  三杯酒下肚,柳云烟晃了晃有些晕的脑袋,含糊不清道,“这酒有些上头了,能否在姐姐屋内歇息片刻醒醒酒。”

  “好。”慕长歌颔首点头。

  屋内的飘着淡淡清香,慕长歌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心中明了。

  柳云烟在慕长歌的屋内躺下,眼底看似几分迷离不清,望着慕长歌说道,“姐姐嫁进来怕是还没侍过寝吧,昨日王爷在云阁歇息,可是好生威猛,要了妾身三次水呢。”

  慕长歌坐在一旁的软榻上,似没听见般,含笑不语。

  此时的柳云烟不知是真醉还是装醉,“姐姐没嫁进来之前,都说姐姐长得丑,还是个傻子,缠着澈王爷不放。可依妹妹看啊,姐姐可一点都不傻。”

  “传言不可信。”慕长歌轻抿一口茶水,淡淡的开口回道。

  话落,柳云烟点了点头,撑着手臂从榻上起来,“姐姐说的有理,时候不早了,妹妹就不打扰姐姐了。”说完,便招呼外面的丫鬟扶她起来。

  慕长歌迈步上前,虚扶了她一把,“妹妹喝醉了可就在这歇息。”

  “还是不打扰了。”柳云烟摇头拒绝,丫鬟掺着她离开了暖阁。

  慕长歌站在院内,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直到两人彻底消失在眼前后,她转身折回,吩咐锦玉将榻上的被褥全部换掉。

  这边,柳云烟和丫鬟回到云阁后,眼神清澈,哪里有半分醉酒的样子,她招呼来丫鬟翠云,“事情都办妥了吗?”

  “回柳侍人,都办妥了。”她已经按照柳云烟的吩咐,在市场上买了一条剧毒的蛇,偷偷放在慕长歌的床上。

  据说,只要被咬,毒性发作的极快。

  柳云烟满意的点了点头,递给翠云一锭金子,“这件事你办的好,拿去吧。”

  “多谢柳侍人,这是奴婢应该做的。”翠云连忙接过柳云烟手里的金子,塞进荷包里。

  一旁的翠绿有些嫉妒的看着翠云,在心里暗暗鄙夷道,“哼,不就是锭金子嘛,若不是今晚自己陪柳侍人去了暖阁,这件事儿她也能做。”

  “今儿王爷过来吗?”柳云烟接着问道。

  “奴婢今日去打听了一下,王爷今日陪慕家的大小姐放风筝去了,这会还没回府呢。”翠云低着头回道。

  “号称东璃国第一才女的慕语嫣?”柳云烟脸色有些冷,不甘心的问道。

  翠云看着她的脸色,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正是这个慕小姐。”

  “行了,你们下去吧。”柳云烟面色不耐的甩了甩手,吩咐两人退下。

  送走了柳云烟后,锦玉收拾好了桌上的残渣,换好了房间的被褥,她给慕长歌沏了壶茶,“小姐,您果然没猜错。咱们现在该怎么做?”

  “她送我一份礼,我自然要还她一份。”慕长歌挑了挑眉间,淡淡的回道。

  “时辰不早了,你下去休息吧,等着明早看好戏就成。”

  话落,锦玉不再多问,应声退下。

  半夜,慕长歌睡得迷迷糊糊,清冷的夜风从窗外拂来,不知什么时候床前立着一身形高大的男人,慕长歌瞬间清醒,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警惕道,“你是谁?”

  借着窗外的月光,慕长歌勉强看清楚了男人的模样,男人眉目清丽高雅,秀色绝伦,容颜清俊,神色有有些清冷。

  这是她穿越过来之后,第一个,对他没有任何记忆的人,她想破头也想不起这个人,更想不通他此时半夜三更,潜入自己的房间是做什么。

  “你是要劫财还是劫色?”慕长歌接着问道。

  男人清冷的目光看了她一眼,又往前迈了一步,男人清润好听的嗓音响起,“慕长歌。”

  “嗯?”慕长歌不明就里的应了一声,好看的眉头皱在了一起。

  这人能不惊动澈王府的一个侍卫而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自己的卧室里,偏偏她还不能喊,这一喊,她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就在慕长歌思索着如何打发走这尊不知名的活佛时,门外突然传来锦玉拍门的声音,她的声音很急,“小姐小姐,快出来,不好了。”

  慕长歌淡淡的看了男人一眼,回道,“什么事?”

  “柳侍人今晚说是被蛇咬伤了,王爷这会正带着人过来了。怎么办啊小姐。”锦玉在门口急的直跳脚,她是见识了慕容澈的手段的,若是自家小姐再被关进去,怕是又要小命不保了。

  话落,慕长歌目光微微一冷,她问,“过来兴师问罪的?”

  “奴婢不知道,小姐,要不你赶紧逃吧。”锦玉在门外说道,声音带着哭腔。

  慕长歌轻叹一气,哪有这么容易跑得了,外面一个,屋里一个。

  男人显然对这一切都不在乎,他从袖口拿出一瓶药扔给她,然后丢下一句话,“别留疤。”便从窗户上离开。

  慕长歌一时没理解过来,她拿着药发呆,半夜三更跑到她闺房,就是给她送药?

  屋外的锦玉听着慕容澈一行人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在原地急的跳脚,一颗心都提到嗓子口了。

  “慕长歌,你给本王出来。”慕容澈将锦玉推到一边,一脚踹开了房门。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