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容筱熙荆玄小说

容筱熙荆玄小说

容筱熙荆玄小说

时间:2020-09-29 17:24:58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微阅云

主角:容筱熙,荆玄

APP离线阅读
容筱熙荆玄小说

容筱熙荆玄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容筱熙荆玄小说 阅读全文

红叶一想到身上这件华丽裙袄里面藏着的东西,就浑身冷颤,那可是她亲手缝进去的!上百条蚂蟥!她用死猪肉从河里钓起来的,再饿上十几天,裹在棉花堆里,最后里缝进衣裳。只要接触到活物,蚂蟥就会疯狂地吸血,又不会在人的皮肤上咬出明显的伤口,就算是大夫也只能检查出病因是因为失血过多,却找不出缘由。她听从命令准备这样一件东西来害大小姐。

精彩章节试读

  红色锦缎缓缓揭开,一把巨大的黑色戒尺置于木盘之中,尖锐的铁钉钉入尺身,留下尖锐的钉头,在火光的照应下,折射出凌厉的光芒。

  容羽蓝吓得缩了缩,她记得前不久一个丫鬟失手打碎了祖上流传下来的青花瓷瓶,被父亲罚用家法。拖回来的时候,丫鬟身上没有一块好肉,活生生地去了半条命。

  “不,我不要。”容羽蓝惊恐万状,反应过来后连滚带爬地往屋外跑。她才不要受那么痛苦的刑罚。

  众人神色各异,没想到在这箭在弦上之时,这个庶女都敢反抗,果真是被娇宠的目中无人。此时乖乖低伏才能少受皮肉之苦,徒劳的挣扎,只能让她受到更加严厉的对待。

  几名老仆妇连忙上前将她按倒在地,为首的那个老仆妇持着黑色戒尺逼近容羽蓝,一板戒尺稳稳的落在她的背上。

  “啊!”容羽蓝尖叫一声,背上火辣辣的疼让她奋力地扭动身体,但是几个老仆妇力气之大,令她像个被鹰隼捉住的小鸡,任何挣扎都是徒劳的。

  一板板戒尺打下来,痛彻心扉。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哪里受得了这种痛楚,哭喊着:“救命啊,娘亲,你快来跟爹爹求情啊。”

  听见此话,楚氏内心讥笑一声,还敢喊许氏“娘”,那就吃尽苦头去吧!

  今天就要让所有人都清楚的明白谁才是容家的女主人。

  她严厉的下令道:“打,打到悔改认错为止!”

  这种事情本来就该容家的女主人管,容应晟身为男人,不便开口。

  容筱熙淡淡地看着,眼中不带任何情绪。

  前世,她被人诬陷与荆玄通奸。容府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同情她,不单连一句求情好话也没有,个个都抱着看戏的心情辱骂她,而被父亲惩罚时用的是比这戒尺还粗上两倍的棍子,修养了三个月才起得来床。

  府中的人对母亲封闭了消息,但纸包不住火,七天后母亲终于知道了情况,赶到厅中和容应晟讨还公道,最后却得到一封休书,被弃如敝屣,她也被赶出家门。先帝驾崩后,党争爆发,容应晟站错了队伍,新帝登基,判容家满门抄斩,母亲和她反倒因此而未遭受到牵连。

  戒尺一板一板地落在容羽蓝的身上,她已经疼的没有力气开口了,背上倒是未见血。

  楚氏发觉没有看见期望的场景,想了想便明白其中原由,颇为不满的吩咐道:“把她的冬衣扒下来。”

  老仆妇听了吩咐,粗蛮地扒开容羽蓝外面的那层冬衣,留下单薄的衣衫,再狠狠地打下去。

  戒尺上的钉尖刺进肉里,戳破白皙的皮肤,血水涓涓的开始往外冒着,很快就染红了浅色的衣衫。

  “啊……蓝儿错了……”之前隔着冬衣惩戒与现在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彻骨的痛意瞬时蔓延全身,她满头大汗,几乎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姨娘们见到鲜血淋漓的场面,都别过头去,光是看着就觉得背上生寒。

  容筱熙依然默默的看着,这几个老仆妇残忍无情的手法果然还是与前世一模一样。

  门外响起一阵杂乱匆忙的脚步身声,由远及近,她听着,心想该是许氏请来了老夫人吧?

  可惜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羽蓝!”许氏冲进来,一双杏眼哭得红肿,但也遮不住那张脸的美丽动人。一看见女儿瘫软在地,满身是血,连忙扑过去,哭叫道:“住手,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娘亲……救我……”容羽蓝嗓子早就喊哑了。

  容筱熙见只有她一人进来,诧异的望向门口,哪里有祖母的身影?

  再看容应晟一副了如指掌的神态,她瞬时明白过来——想来是父亲知晓许氏去搬救兵,于是差人抢先一步,将事情前后之严重告诉祖母,令她没有回来救人。

  祖母虽是疼爱子孙,但也一向要求严苛。容羽蓝犯下这样的过错,断没有轻放的道理。

  仆妇们置若罔闻,下手依旧不带丝毫犹豫,许氏恨不得立马扑倒在女儿身上,可是,她知道这并非是解决事情的办法,反而会更加触怒容应晟。

  许氏在容应晟面前跪地求情,哭得梨花带雨:“老爷,放过蓝儿吧……她还小,不懂事才冲撞了熙儿。”

  容应晟看见许氏那张貌美如花的脸,心神荡了荡,又见美人此刻哭得楚楚可怜,心中不禁生出一片怜惜之情,扶起许氏正要安慰。

  容筱熙连忙上前,“父亲,打了这么久了,羽蓝已经迟到苦头了,您就饶了羽蓝妹妹这一次吧!下回她知晓分寸了,再也不敢随意顶撞您和母亲,而且我也没有被妹妹刺伤。”

  这番话除了打断容应晟即将说出的话之外,还是故意说给楚氏听的。

  意思很明显,只要许氏出马掉几滴眼泪,你在容家就不管用了。

  楚氏见容应晟眼中真的有就此饶恕之意,心中咬牙切齿,表面上满是疼惜的拉着容筱熙的手,叹道:“你们都是我的女儿,身为母亲,我不会偏袒任何一个人。傻姑娘,你倒是心地善良为她求情,可她恶意伤你时可曾留过情面?况且,她冲撞的不单单是你,还有尹王殿下呢!”

  她故意加重了“尹王”两个字,看着容应晟。

  容应晟本来看见许氏的眼泪,心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此刻却又被楚氏的话给动摇了。

  他嘴一抿,皱眉不说话。

  不多时,容羽蓝挨不住痛意,昏死过去。

  许氏大叫一声,扑上去痛哭哀嚎。

  容应晟被她尖厉的哭泣惊住,恍然发觉心头的火气已经去了大半,再看许氏悲伤的模样,张了张口却没能吐出半个字。

  发生这样的丑事,岂有他去安慰人的道理?

  他斜瞪一眼楚氏,示意她发话。

  楚氏心里对容应晟当个甩手掌柜的行为的不满,脸上却还挂着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她正了正神色,才走到许氏的跟前,意味深长地教诲,“想必今日羽蓝也知道错了,惩罚就到此为止吧。四妹妹以后可要好好管教羽蓝,顺顺她那嚣张跋扈的性格,若是敢有下次,你也逃不了干系。”

  许氏得宠多年,还不是仗着这种狐媚子脸!楚氏今日看着许氏母女在自己脚下可苦苦哀求的脸,真是痛快至极,那幅模样犹如可怜巴巴的丧家之犬。

  许氏收好用来惹人怜爱的眼泪,低眉顺眼的应道:“姐姐说得对极了。”心里却怨恨至极,楚氏!今日的梁子是结下了,日后最好莫要她有机会抓到把柄,否则今日羽蓝所受的苦楚,必要你百倍千倍的偿还!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