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邪王欺上瘾:蛊宠嫡妃

邪王欺上瘾:蛊宠嫡妃

邪王欺上瘾:蛊宠嫡妃

时间:2020-09-29 17:19:07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微阅云

主角:容筱熙,荆玄

APP离线阅读
邪王欺上瘾:蛊宠嫡妃

邪王欺上瘾:蛊宠嫡妃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邪王欺上瘾:蛊宠嫡妃 阅读全文

前世,她为了他不顾名节,甘心为妾。 战场一役,他被下情蛊,带着另一个女人将她伤的遍体,她最终受尽折磨,身心俱死。 再次重生,她对他只剩恨意,而他对她却十分熟悉,每每午夜梦回,她的脸都清晰浮现他的脑海,他与她可曾相识? 抑或那是前世的记忆? 情蛊未断,记忆未全,他只知道,凭着本能, 他想靠近她,得到她,拥有她。

精彩章节试读

  容筱熙立时撇开目光,但浑身上下都戒备起来。

  前世的记忆深刻的印在脑海之中——她被容羽蓝激怒,说了几句浑话,被正巧路过的父亲的训斥,造成的坏印象间接导致日后那件事上父亲对她更加冷血无情。而那时候荆玄并不在父亲身边,更没有直勾勾的望过来。

  难道……她心里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她能重来一次人生,荆玄就不会了吗?

  不对,荆玄英勇无双,怎么会死?而且就算是重生的,也不可能来找她。

  容筱熙暗暗攥紧袖口,默默的平复心情,去听父亲在说什么。

  容应晟方才在朝堂之上,皇帝为青州雪灾一事大发雷霆,怒骂负责官员,就连他都没有逃脱干系。好不容易请了尹王来府中做客,却没想到正撞上如此大胆的胡言,在尊客的客人面前这样失礼,焉能不动气。

  他对身份地位看的很重,特别是尊卑贵*。

  他是容家嫡传长子,看多了庶子们为挣得一间铺子如何的阴谋诡计。后来他接手祖上基业,以此为荣,后高中进士才谋得得官职。哪里容得下有人在自己的面前嘲讽正室嫡出,而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庶女。

  “去祠堂跪着,莫再在殿下面前丢人现眼了!”

  容羽蓝一听“殿下”儿子,呆呆的看向那个斯文温雅的青年,然后怔住。

  容筱熙好笑的看着她呆滞的模样。容羽蓝让父亲在荆玄面前丢脸,将会得到最严厉的惩罚,她也可以少费些唇舌了。

  没想到这一次和荆玄相遇,他倒是间接做了件好事。

  但是无论他有多好,也和她再无瓜葛。

  容羽青抓住姐姐的胳膊,趁她说出更过分的话之前,将她拖走。

  “女儿要去给母亲请安了,先行告退。”容筱熙垂下眼帘,行礼之后便要走。

  “容小姐且慢。”

  容筱熙微蹙眉,因为叫住她的人是荆玄。

  她的心“突突”乱跳,表面上平静的转过身来,语气中无法抑制的透出一丝冷淡,“请问殿下有何事吩咐?”

  荆玄没有回答,而是静静的注视着她。

  最近一个月,他每天会做同一个梦。

  梦里,是一个天色阴沉的午后,狂风肆虐,百花摧残。

  高高的台阶下,一个女人迎风而立,风吹起她染血的裙摆,娇弱的似乎一眨眼间就会被风吹走。

  纤细的手握着一把尖锐的刀,在他出声阻止之前,刀锋毫不留情地割开她雪白的脖颈。

  血一瞬间喷溅而出,洒满一地。

  那时,他的心会痛到无以复加。

  他感觉这个女人一定和自己有着深厚的关系,可是她的面目却是模糊的。

  明明有熟悉感,却认不出她是谁。

  越是努力的去辨认,越是看不清。

  他荆玄身为当今皇上之子、尹王殿下,见过的女人无数,可没有一个让他认为和梦中女人有关,直到看到了容大人的千金……

  容小姐的脸似乎能和梦中女子重合,莫名的熟稔感在心中蔓延,伴随着一丝丝痛意在心头蔓延。

  为什么看到那个女人会心痛?

  他好奇,急于挖掘到答案。

  容应晟发觉尹王的目光不同寻常,心中起初惊讶,后来转为一丝欣喜。

  容筱熙迟迟等不到问话,压抑着心中的不耐烦,又唤一句:“殿下?”

  “敢问容小姐,我们以前见过吗?”荆玄彬彬有礼的问道。

  “没有!”容筱熙一口否认。

  她的反应过于激烈,连容应晟也诧异的看过来。

  容筱熙当即紧张起来,看来她还无法做到心平气和的无视荆玄的存在。

  面对惊讶的眼神,她连忙垂下头,一副平和乖顺的模样,轻声细语的说道:“筱熙之前从未见过殿下。”

  荆玄露出失望之色。

  这副神情落在抬起眼的容筱熙眼中,心思惶惶。

  荆玄刚要开口再问,有随从打扮的人匆匆穿过月洞门,来到他们跟前,低头行礼,“殿下,衙门传来急报,请您现在回去。”

  他遗憾的最后看一眼容筱熙,却见她微垂着头,尽管看不到全脸,但是能感觉到她的冷漠。

  面对他有如此反应的女人,倒是头一个。

  他更加好奇她为何是这样的反应,虽然不能耽搁要事,但幸好容府就在这里,不会挪窝,他有的是时间来一探究竟!

  “本王告辞,下回有空再和容大人把酒言欢。”荆玄草草说完,带着随从匆忙离开。

  荆玄走了,容应晟的面色依然不善,因为庶女给他当众丢脸的事实不会改变。

  “去把所有人召集到堂屋来!”

  将荆玄抛到脑后的容筱熙蓦地瞥见柱子后的身影,于是温和的劝道:“父亲莫要动气,妹妹年纪尚小,难免任性顽皮了些,也是人之常情,以后长大了四姨娘自会教她事理规矩。”明面强是关心,话里却直指对方胆大妄为,藐视家规,长幼颠倒。

  这番话无异于雪上加霜,容应晟越听越气,怒火中烧。

  “父亲,就饶过妹妹这次吧。”容筱熙焦急不安起来,似乎要跪下来求情了。

  “*-人,你少假惺惺的了。”一声厉喝,柱子后的人饿虎一般扑过来。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