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陆先生对我上了心

陆先生对我上了心

陆先生对我上了心

时间:2020-09-29 14:22:20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微阅云

主角:陆景琰,顾溪

APP离线阅读
陆先生对我上了心

陆先生对我上了心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陆先生对我上了心 阅读全文

结婚之前,顾溪就知道陆景琰心里有人,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了。 不为别的,只因他也是她心里的人。 后来有一天,陆景琰的心上人重回他的怀抱,顾溪以为有了孩子终于能稳固的婚姻,在他们惊天地泣鬼神的狗血爱情面前,轰然倒塌。 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离婚。 爱了这么多年,赔上了青春赔上了心,还给人家生了个孩子,不能再连尊严也没了。

精彩章节试读

  陆景琰有给请过月嫂,但是她不愿意自己的孩子经手别人,所以就又辞了,自己亲力亲为照顾女儿的吃喝拉撒。

  所以这会儿,一想到今晚要丢下女儿,她就难受得要命,眼泪也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

  然而这一次却也是狠了心铁了心的要弃掉这段婚姻了,她安慰自己,过了这几天等他们把婚离了,她就再也不会跟女儿分离了。

  她会带着女儿离开这里,远走高飞,让他跟夏瑜双宿双飞。

  她含泪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轻声安抚女儿,

  “暖暖乖,湘湘阿姨生病了,妈妈来照顾一下湘湘阿姨,今晚就不回去了,你跟爸爸睡吧。”

  苏湘跟前夫也有个女儿,比暖暖大两岁,离婚的时候苏湘将女儿的抚养权要了来,但是现在苏湘要上班,所以女儿被送回苏湘老家父母那儿,让他们帮忙照看了。

  以前顾溪经常带暖暖来找苏湘的女儿玩,两个小姑娘玩的很好,所以暖暖也知道苏湘,并且跟苏湘的感情也很好。

  她以为懂事的女儿听说湘湘阿姨生病了会体谅一下,结果没想到女儿反而哭的更凶,

  “不要,我不要——”

  “我不要跟爸爸睡,爸爸好可怕——”

  女儿这样一喊,顾溪瞬间就明白了女儿为什么忽然哭的这样凶了。

  作为一个父亲,陆景琰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跟女儿单独相处过,更没有在晚上陪女儿睡觉,也不曾跟女儿有什么温情时刻。

  女儿对他,生疏居多,再加上他此时的脸色和表情肯定都很难看,所以女儿才会排斥成这样。

  “妈妈,你快回来救我——”

  女儿竟然用了“救她”这个词,看的出来陆景琰这个父亲在女儿眼里是何等的恐怖。

  酸涩与疼痛齐齐猛戳她的心脏,顾溪的眼泪再次喷涌而出。

  没有办法再继续听女儿的哭喊,她狠心地对电话那端的那人喊了一句,

  “我今晚不回去了,你哄哄她吧!”

  然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的她,丢掉手机,坐在沙发里死死咬着自己的唇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然而眼泪却是一颗颗的滚烫滑落。

  一旁的苏湘看了,抬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想哭就大声哭出来吧。”

  同样是做母亲的人,苏湘对这种跟孩子分离的感觉深有体会。

  苏湘以为顾溪会继续哭下去,但是她却抬手猛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然后就那样在泪水中弯起嘴角笑了起来,

  “我不哭,我才不哭呢,结束这场婚姻,对我来说是解脱,我为什么要哭?”

  她的语气固执而又倔强,

  “以后我不会再为这件事流一滴眼泪,我之所以难受,是因为暖暖,然而,以后再痛也痛不过今晚,我已经看开。”

  苏湘看着她决绝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还真是洒脱,我走出这件事来,可是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也是最近我才释怀看开了。”

  苏湘当初得知前夫外遇且是外遇了那样不堪的一个女人之后,一口气没上来,当场就昏了过去,而且在醒过来之后一度的精神崩溃,冲到楼顶差点从楼上跳下去。

  而如今顾溪这样三言两语就将这段五年的婚姻舍弃,苏湘佩服她的洒脱和决绝。

  可是苏湘不知道,那是因为心彻底被伤透了,不再对这段婚姻抱任何的希冀了,才会这样洒脱。

  苏湘的话音刚落,顾溪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屏幕上闪烁着的,还是陆景琰的来电。

  顾溪直接按了挂断键,顺便关了机,起身对还坐在那里的苏湘说,

  “借你的卫生间洗个澡,顺便再借身衣服给我穿。”

  然后便起身离开了。

  苏湘看了一眼她那只黑屏关机的手机,对她离婚的决绝心思已经有了大体的了解,也没再说什么,只起身去卧室找衣服给她穿了。

  离就离吧,在一起过的这样辛苦和压抑,又何必再继续维持呢。

  顾溪跟陆景琰还只是五年的婚姻呢,她跟前夫孙涛十年的感情都可以说断就断,更何况只是一个五年。

  顾溪洗了个澡换了苏湘找给她的家居睡衣,整个人感觉清爽了许多,神智也愈发的清晰了。

  苏湘还拿了一套崭新的衣服给她,

  “这是我前几天刚买的,你先拿去穿吧,别嫌弃廉价就行。”

  顾溪接了过来,轻轻笑了笑,

  “怎么会嫌弃,我现在可是一无所有。”

  书香门第。

  儿童房里传来惊天动地的哭声,

  “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粉红色的儿童床旁边,站着脸色铁青且衣衫不整的陆景琰,正拿着手机一遍遍的拨打着顾溪的电话,但是一遍遍提示他的,都是冰冷的关机声。

  陆景琰之所以衣衫不整,是因为他刚刚从晚宴上载女儿回来,将依旧睡着的女儿抱回房间放下之后就直接去了浴室洗澡,结果刚洗了没一会儿就听到了女儿的嚎啕大哭声,他只好匆匆擦了擦胡乱套上衣服跑了出来。

  他从未有过这样单独照顾女儿的经历,女儿自从出生,所有的事情都是顾溪自己亲力亲为,而他每天晚上要么有应酬很晚才回来女儿都已经睡了,要么早下班回来晚餐之后继续去书房工作,要么,繁忙的出差不在家。

  亲子时间少之又少,完全没有照顾小孩子的经验,所以手忙脚乱狼狈不堪。

  一开始他还耐心安抚几句,然而在左等右等不见那个女人回来之后,他的耐性也被磨完了,更何况女儿还一直在哭。

  刚刚在晚宴上被那个女人闹了一通让他颜面尽失,现在回了家女儿又闹了起来,他的火气可想而知。

  他跟女儿最亲密的,也不过是他在家的时候早晚他上下班的时候,小小的人儿会站在门口笑眯眯地跟他说一声爸爸再见,又或者是爸爸你回来了。

  其他的亲密接触,再无。

  很多时候他本能的不去跟女儿亲密,本能的不去仔细看女儿那张明媚张扬的小脸,因为实在是像极了几年前初识的那个顾溪。

  不光是模样像,连她总是笑眯眯的乐呵着的神态,也像。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