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宁筝萧南巡小说

宁筝萧南巡小说

宁筝萧南巡小说

时间:2020-09-28 16:44:24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微阅云

主角:宁筝,萧南巡

APP离线阅读
宁筝萧南巡小说

宁筝萧南巡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宁筝萧南巡小说 阅读全文

“我可是太子的男人!”   宁筝明明是为了保护太子,才混进太子府当侍卫,结果一见面就嘴贱得罪了这位爷,实在倒霉透顶!   众人皆叹她要完,熟料她一把抱住太子殿下的大腿,撒娇卖萌舌灿莲花,自此成了太子的心头宝!   斗侧妃、判朝臣,掀皇子,从太子府后院到朝堂后宫,她一路过关斩将艳杀四方,人人为之惊叹!   直到某天,群臣颤声进谏,“

精彩章节试读

  男人脚步未停,她急忙追上去,“属下武功不济,不敢当此大任啊!”

  这男人整天凶巴巴的不是罚她就是损她,还差点要了她脑袋,她要是真成了他的随身侍卫,那还不得立马玩完?

  萧南巡身形一顿,侧目掠了她一眼,微微的眯起眼睛,“你说什么?”

  宁筝一惊。

  对上男人危险的目光,她忽然想起自己刚才打败了刘义,说武功不济好像没什么说服力,连忙又道:“而且随身侍卫不仅要武功卓越,还要脑子特别灵活。若是遇事儿不开窍的话,不就连累了您吗?”

  “所以呢?”

  “所以……”她咽了口口水,“属下觉得自己实在……实在是……”

  男人眼神就这么一寸寸的冷了下去。

  宁筝总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被捏死了,眼看着他动唇似要说什么,她吓得一个激灵,“实在是任重而道远啊!”

  说完,她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为什么她这么怂?!

  “你一惊一乍的,就是为了跟本宫说这些?”男人目光透着明显的嘲弄。

  宁筝内心在滴血,却不得不点头。

  “是啊。”她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多谢殿下抬爱,属下真是荣幸之至。”

  萧南巡冷笑一声,面无表情的走了。

  宁筝吸了吸鼻子,幽幽的望天。

  随身侍卫……

  虽然她以后可能会很惨,但义父知道她能贴身保护太子,应该会很高兴吧?

  那她就……舍身取义吧!

  哎!!

  …………

  三十个板子下去,少说也得皮开肉绽,饶是刘义底子好也禁不住这么多下。

  后院刑房里,一声声惨叫不断,打到最后,刘义就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他满头冷汗,后背血淋淋的,趴在地上越想越觉得憋屈,有气无力的抬头,看了赵竖一眼,“赵公公……”

  赵竖挑眉,“怎么着?”

  刘义一咬牙,忍不住问出了口,“殿下这是要……护着宁筝?”

  赵竖很直接的点了点头,“跟你比起来,似乎是这样的。”

  “可殿下昨日不是还很讨厌他吗?”

  刘义猛地捶了下地面,结果扯到了伤口,顿时疼得他抽了口冷气。

  他怨愤的道:“这狗奴才到底是怎么做到,一夜之间改变殿下的心思?”

  一夜之间?

  赵竖冷笑,殿下若是真讨厌,那就该是现在对刘义这样,几十个板子直接下去了,而不是可有可无的站个木桩而已!

  不过这话,他可不会跟刘义说。

  他幽幽的道:“主子的心思,哪儿是我们这些当奴才的能揣测的?”

  说完也不等刘义反驳,扬了扬手,带着人浩浩汤汤的转身走了。

  刘义气得脸都绿了,“臭阉人,嘚瑟个什么玩意儿?!”

  还有宁筝那个该死的小白脸,今日此仇,他一定会报!

  …………

  宁筝成为随身侍卫的事,很快就在太子府里传开了。

  虽然很多人羡慕甚至嫉妒,却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刘副统领的武功是除季统领之外最高的,所以宁筝打败了他,也就相当于打败了所有其他侍卫。

  不少人前来与她道喜,等她送走他们,却又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赵公公?”她惊讶的看着他。

  赵竖走到她面前,嗓音尖细,“往后你就是殿下的随身侍卫了,不适合再与旁人一块儿住,我过来带你去新住处。”

  宁筝眼神一亮,“我一个人住吗?”

  “是啊,不然呢?”

  宁筝的眼神更亮了,她是女儿身,跟一群大老爷们儿住在一起提心吊胆不说,还容易被人发现她的身份!

  如今这样,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离开这间屋子的时候,心情还十分愉悦。

  不过走着走着,她忽然觉得不太对劲。

  “赵公公,咱们这是去哪儿啊?”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方向,好像跟太子住的主院方向是一样的?

  赵竖扭头看了她一眼,眼神透着明显的嫌弃,“不是说了么,你的新住处,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我知道是新住处?”宁筝表情复杂,“我的意思是,哪里哦?”

  “……”

  赵竖看她的眼神像在看一个傻子。

  宁筝忍不住扶额,她表达的还不够清楚吗?赵公公您才是那个傻子吧?!

  算了算了,船到桥头自然……

  啊呸!

  当赵竖在主院门口停下脚步,宁筝一言难尽的看着这座高雅奢华的院子,默默的觉得——这船可能直不了啊!

  她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要每天面对太子殿下的事实,可是现在……

  不只每天,还可能每夜都要面对他?!

  “愣着干什么,进去啊。”

  赵竖在她身旁推搡了一下,可宁筝的双腿却像黏在地上似的,动也不动。

  “嘿!”

  赵竖乐了,“我说宁侍卫……”

  宁筝幽幽的扭头看了他一眼,“赵公公,我以后都要住这儿吗?”

  “废话!”赵竖板着脸,“你是殿下的随身侍卫,即便睡梦中听到动静,也必须立刻马上去保护殿下!要是住在十万八千里外,还怎么随身保护啊?”

  “……”

  都在一个府,怎么就十万八千里了?!

  宁筝敢怒不敢言,“哦。”

  赵竖这才嗯了一声,指着西侧的屋子,“那是你的房间,一会儿你先去跟殿下报道,然后就看殿下有什么吩咐了。”

  宁筝点了点头,哭丧着一张脸,回房把自己的东西整理安置好,然后磨磨蹭蹭的来到了萧南巡的书房门口。

  刚要敲门,门却从里面打开了,一袭浅紫色的身影立时映入眼帘。

  宁筝愣了一下,就听对方怒喝道:“看什么看,见到本侧妃不知道行礼?”

  侧妃?

  是……萱侧妃?!

  宁筝顿时一个激灵,恭敬的俯身,“属下见过萱侧妃,给萱侧妃请安。”

  萱侧妃——户部侍郎叶浩瀚之女,叶凉萱。昨日刚入府的侧妃,也是太子府后院唯一的女人。

  与那些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不同,虽说这位侧妃也是饱读诗书,可她的性子却全然不是那种温柔含羞的类型。

  不过听义父说,皇上也正是看中了她这份娇蛮才将她指给太子——或许是还抱着一丝期待,希望她直爽主动的性子,能让太子“不举”的毛病不药而愈。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