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侯府夫人娇宠日常

侯府夫人娇宠日常

侯府夫人娇宠日常

时间:2020-09-28 12:03:01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微小宝

主角:庄子萱,敖霄

APP离线阅读
侯府夫人娇宠日常

侯府夫人娇宠日常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侯府夫人娇宠日常 阅读全文

庄子萱敖霄小说叫什么,这里提供《侯府夫人娇宠日常》全文阅读,小说侯府夫人娇宠日常讲述的是庄子萱敖霄之间的故事,非常好看不容错过。别人穿越,吃香喝辣。 老中医庄子萱一睁眼,全家都在刑场候斩。 好不容易抱大腿保住一命,回头就被未婚夫皇子当众退亲。 后宅不宁,继母渣妹搞事。 宫里暗潮,冤名急需洗刷。 阴差阳错,还招惹了光复会的疯子。 一次次身临险境

精彩章节试读

  “是宫中的案子有什么眉目了么?”

  庄子萱给敖霄把脉。

  她闭目细细体察脉搏,觉得几日不见,敖霄的病情已经有了起色,自己医术初见成效,可喜可贺。

  敖霄看着她面有霁色,心中也通畅许多,脸色不似先前那般难看。

  “让你失望了。本侯这次来不是为了光复会的事。本侯刚刚接到密报,赵国太子元稷不日将抵京访问,国书此时还没有下达礼部,不过想必很快就能听到通报了。”

  “侯爷的消息倒灵通的很,竟比天子的耳目还要快。”

  “在京虎卫有一半都是本侯的人,左安门就是有只兔子进出,本侯也能知道它到底是公兔还是母兔。”

  “话说的这么满,就不怕有朝一日下不来台么?”

  庄子萱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她一面施针一面从原主的记忆中搜寻,敖霄口中的赵国好像是一个毗邻北疆的小国,民风剽悍骁勇但主上暗弱,数年以来边上小摩擦不断,并无大规模的战役。

  这本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可她却感到隐隐的不安。

  这赵国太子来访的背后如何波谲云诡,此时尚未可知。

  “这倒奇了,谁当日说一定能够治好本侯的病,本侯这旧疾由来已久,看了许多方士医者,万金的草药成斤的服下,总是不见好,庄姑娘一句轻轻巧巧的‘能治’到底是诓本侯,还是真心?”

  庄子萱知道敖霄是在奚落当日刑场之事,恐怕他现在还以为自己是因为为了保命而情急之下应承下来的。

  你不相信我可以,可你不能不相信现代医学啊。

  她想了想,向一个古代的将军解释什么毒理学肯定是行不通的,只能用春秋笔法隐去了理论部分,先卖了个关子。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何况侯爷这病是后天染上,没个一年半载,怕是难以根除。先说好了,你要是不遵医嘱加重病情可不能算在我的头上。”

  “好,好,医嘱如军令,本侯是不是要在你这立下字据才能取信于你?”

  庄子萱此时正站在敖霄的身后点刺穴位,看着他的脖颈如美玉一般丰泽健美,这背影杀轻轻松松就将那些明星小鲜肉比下去了。

  从前书中兰室桂梁,钟鼎之家的贵子今日竟距自己咫尺之遥,她心下震动,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敖霄半晌没听见下文,转过头来观瞧,一伸手便抓住了她的腕子。

  庄子萱站立不稳险些跌在敖霄身上,热气拂面,两只耳朵烫得要烧起来。

  屋子里又不止他们两个,还有若干侍奉在侧的武士,庄子萱几次挣动不脱,两人脸对着脸,倒真如少年夫妻一般。

  “怎么样,小庄大夫?本侯现在就写军令状给你,你可满意?”

  “侯爷休要拿我取笑,我如何当得起侯爷的——”

  古人的进展速度都这么快的么?

  这根本不符合常理啊,才见了几面还没有约会,这就要确定关系了吗?

  庄子萱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视野里只有敖霄的剑眉星目,眼看着两个人的嘴唇就要相贴。

  “好啊,原来你们两个诊病诊到了这个光景!”

  门口一声棒喝!

  庄子萱一抬头,就看见柴恢白着脸站在那,一副气的天灵盖都要飞出去的样子。

  他在厢房喝了好几杯苦茶,肚皮都要撑满了,正没处找补,进门就看见两个人正拉扯在一处,模样不要太好看。

  敖霄面色如常,极其淡定的放开了庄子萱的手臂。

  “你,你们在干什么?光天化日下私下攀扯,还有没有廉耻心了?”

  七皇子的胸臆起伏不定,脸上的鞋印都因为肤色涨红显得更明显。

  还没等庄子萱开口奚落,那边敖霄就先发话了。

  “殿下这是改行做了朝廷的风宪长官,要来管官员的私德了?可是庄家的小姐在为本侯诊病,不过在一处说几句话而已,你们看见什么了吗?”

  敖霄看了看周围站着的几个黑衣甲士,他们无一例外的摇了摇头,齐声答道:

  “回禀侯爷,属下什么都没有看到。”

  四下里都是敖霄的人,柴恢左看看右看看,一时间怒火攻顶,指着庄子萱和敖霄大喊大叫起来。

  “好啊,好个冠军侯,在这医馆之内行此苟且之事,还有你,庄子萱你还有没有医德了!”

  这柴恢跳脚的样子实在是可笑之极。

  庄子萱眼睛转了转,想出了一个捉弄他的法子,向他微微屈膝,施了一礼。

  “我医术不精,耽搁了许多时间,请上座,我这就来为殿下诊病。”

  柴恢一拳打在棉花上,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她做何想,将信将疑的坐下来让她诊脉。

  他看着庄子萱面含笑意,心跳莫名慢了一拍。

  这柴恢年纪不大,表面光鲜亮丽,脉象却虚浮孱弱,底子已经有被掏空的迹象,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

  庄子萱微微皱了皱眉头,信手写下了一个清热毒的方子,将那黄连丁香的分量加重了一些。

  夏天热伤风的病人本就很多,药都是现成的,医馆的伙计端上热腾腾黑乎乎的一碗,摆在了七皇子面前。

  “这个方子吃两副下去便能有起色,殿下若是嫌麻烦,放在医馆里熬好了也是可以的。”

  柴恢抬头看看庄子萱笑的春风和煦,面前一碗颜色可疑的药正冒着白气,看起来也不像是好喝的样子。

  “孤,孤不吃药。”

  “不吃药病怎么能好呢?来人,侍奉殿下服药!”

  敖霄一声令下,两旁的甲士不由分说按住柴恢就灌,硬生生将一大碗中药灌了下去。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