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沈倾素年倾心小说

沈倾素年倾心小说

沈倾素年倾心小说

时间:2020-09-27 10:08:32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微阅云

主角:沈倾,慕归程

APP离线阅读
沈倾素年倾心小说

沈倾素年倾心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沈倾素年倾心小说 阅读全文

小说简介:沈倾是帝都最声名狼藉的女人,她死那日,挫骨扬灰,帝都最富贵倾城的几个男人,却捧着她的骨灰红了眼眶…… 重生后,沈倾开直播。 “沈小姐,作为无数男人的人间妄想,请问在你眼中,爱情是什么?” “爱情啊,开始的时候,是光明,是信仰,是蜜里调油,后来才明白,爱情,不过是穿肠砒霜,饮下它,万劫不复,却也认了。”

精彩章节试读

  “姐姐,好好投胎呀!”

  血液的快速流出,让沈倾的意识,越来越迷蒙,昏昏沉沉之中,她仿佛做了一个梦。

  在梦中,她又回到了孤儿院,她在孤儿院,和年幼的祁盛璟,相依为命。

  那时候,她的盛璟哥哥,真好啊,他说,他们是一辈子的家人,等他长大了,他要赚好多好多钱,让他的倾倾,做世上最幸福的小公主。

  只是那场地震后,一切都变了。

  地动山摇那一刻,她不顾一切,将昏迷的盛璟哥哥推出了摇摇欲坠的房屋,她却被掩埋在了废墟之下。

  后来,她的盛璟哥哥,被他的亲人、帝都赫赫有名的祁家人找了回去,她就再也没有盛璟哥哥了。

  他富贵倾城了,却也再不记得,她是他说过,要一生守护的小姑娘。

  拼却生死,救他性命,她心甘情愿,她也从来不曾想过要他回报。

  只是,她也从来不敢想,她的盛璟哥哥,会亲手……杀了她!

  沈倾血癌晚期,有很严重的凝血障碍,磕破点儿皮,止血都分外艰难,现在她被这么狠狠地在手腕上划了一刀,血根本就止不住。

  沈倾知道,她马上就要死了,血液流干而死。

  可她,不能死啊!

  沈倾的手,颤抖着从她高高隆起的肚子上抚过。

  若是她死了,她肚子里孩子,也只有死路一条!

  一个多月,她只需要再撑一个多月,她肚子里的孩子,就可以好好地生出来了!

  沈倾的眼前,已经彻底发黑,但她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还是往前爬了一大块。

  “救命!救救我……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

  “救救他,救救他……”

  “求求你们,救救他……”

  沈倾知道,若是沈雪瑶和祁盛璟还在这里,肯定不会有人对她伸出援手,但现在,他们已经离开,她希望能够有人大发慈悲,给她肚子里的孩子一次活下去的机会。

  没有人救她的孩子。

  沈倾喊得嗓子都哑了,她强撑着不让自己昏死过去,因为她知道,在这座不见天日的地狱,若是她就这样闭上了眼睛,她就真的再也睁不开了。

  她不能就这样闭上眼睛,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她得活啊!

  沈倾艰难地扯下外套,她疼得浑身发颤,但她还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布料缠在自己的伤口处,给自己止血。

  只是,她已经凭借着记忆里面的知识,很努力很努力地给自己止血了,她依旧能够感觉到,有血液不停地从她手腕的伤口处流出。

  最终,她再也使不出半分的力气,只能如同一滩烂泥一般,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彻底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仿佛听到有人心急如焚地喊她的名字,那声音,像极了她的小九。

  她还感觉到,她的小九,温柔而又小心翼翼地抱住了她。

  她的小九,怎么可能会来这个地方呢!

  她果真,又开始做梦了。

  她坐牢的那四年,她的小九,从来不曾过来看她一眼。

  那个时候,她真的特别特别想念她的小九。

  她被人逼着狗一般吃下各种脏东西的时候,她想念她的小九,她被群殴,被打到左耳出血、失聪的时候,她想念她的小九,她被按在肮脏的卫生间中,尊严被踩在脚下的时候,她想念她的小九……

  那些时候,她特别特别想要一个拥抱,她想要她的小九抱抱她。

  可她的小九,已经好多年不曾抱过她了。

  他嫌她脏。

  其实,她真的挺脏的。

  一个干干净净的人,怎么可能会被人按到马桶,一个干干净净的人,又怎么会每一天都是遍体的脏污、数不完的伤痕……

  在**的那四年,其实,她自己也是嫌她脏的。

  可她的小九,一次次嫌她脏,她依旧会很难过很难过。

  她的小九不愿意抱她了,她也真的很冷很冷。

  也就只有在梦中,她才能肆意地依偎在她小九的怀抱之中,幻想着,自己还是那个,有人疼的小姑娘。

  她想,做一场温暖又绚丽的美梦,可她这一生,太疼了,终究还是噩梦更多。

  她又梦到,她在那座见不得光的牢笼之中,看到了祁盛璟。

  他面无表情地让人灌她喝下一杯杯甲醛水。

  她不想喝,她讨厌死了那种味道,她被灌到狂吐不止,可不管她吐得多厉害,折磨,仿佛永无尽头。

  很多人说,甲醛可能会导致血癌。

  她不知道,她会得血癌,是因为在**里被多次逼着喝下过量的甲醛水,还是单纯地因为她太倒霉。

  她只知道,她当成了最亲的亲人的盛璟哥哥这么对她,她真的好委屈。

  所以,当她再次看到,她的盛璟哥哥端着一大杯的甲醛水,要亲自灌她喝下,她忍不住开口,“盛璟哥哥,你不……”

  “沈倾!”沈倾话还没有说完,手腕就被粗鲁地扼住,疼得她所有的美梦噩梦都一瞬间消散,她忍不住艰难地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只见慕归程双眸猩红地盯着她,他那副模样,仿佛被触了逆鳞的恶龙,似乎随时都会扑上来,将她撕碎。

  “呵!大哥,江临,现在又是祁盛璟。沈倾,你到底有多少男人?!”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