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苏鱼景长风小说

苏鱼景长风小说

苏鱼景长风小说

时间:2020-09-25 15:12:12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奇热

主角:苏鱼,景长风

APP离线阅读
苏鱼景长风小说

苏鱼景长风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苏鱼景长风小说 阅读全文

为您提供热推古言重生《苏鱼景长风》全本阅读,苏鱼景长风小说是麻仓洛倾心创作的一本优质好文,故事的主角是苏鱼景长风,主要内容:苏鱼嘴角噙笑,点了点头,“我会,我独爱舞蹈,遂外祖父想方设法的找来许多古籍供我观看,我钻研了许久,才将失传的惊鸿舞一点点的补齐,所谓惊鸿舞,一舞惊鸿。”

精彩章节试读

  苏娉婷一来,苏一萍再也没有了先前的随性,反而端端正正的坐了起来,面容严肃,胖嘟嘟的小脸一严肃起来,叫苏鱼更加想揉一揉了。

  “多谢二妹妹惦记,二妹妹快坐下吧。”苏鱼笑着道。

  那篮青枣被苏娉婷放到了桌子上,苏一萍先忍不住,抓了一个吃,一边吃,还一边像个小大人一样严肃的点头品鉴,“果真是十分鲜甜,大姐姐你快尝尝。”

  苏鱼手里被塞了一个青枣,她没吃,将青枣放到了桌子上,眼眸微微弯起来,露出一个笑,“方才才用了午膳,我可没有你这么能吃。”

  苏一萍不服了,她又往手里抓了一个,含糊不清的道,“我才不能吃呢,我胃口可小了。”

  苏娉婷含着笑,目光落在苏鱼清丽的脸上,“这青枣个个儿都十分的大,大姐姐待会可以尝尝鲜儿。”

  苏鱼淡笑着应下了,前世贵妃为她设的宴,她没有去成,原因就是突如其来的腹泻和头痛,她自幼跟着外祖学过武功,身体一贯是硬朗,前世只当是水土不服,可她重生后问了一路的大夫过来,终于确定了一点。

  前世她去不成宫中的宴会,原因就在苏娉婷带来的这青枣上头。

  这青枣自是没什么大问题的,可她中午用的是虾羹,虾和青枣合起来,可是会令人腹泻头痛不已的。

  苏娉婷和尤氏,自打她一踏进这侯府,就无时无刻的在盯着她,想要对她下手,千方百计的想让她不影响到苏娉婷的地位,夺了苏娉婷的风光。

  她偏不如了这帮蛇蝎的意。

  苏娉婷啊,准备好接招了么?

  “对了,我听说,大姐姐会跳惊鸿舞,那失传已久的惊鸿舞,据说会舞者,跳惊鸿舞时,能够立于人的掌心,风吹下的落叶上翩翩起舞,身姿窈窕动人,舞姿轻曼,不知道大姐姐是不是真的会跳。”苏娉婷做出好奇的模样来,她回去这半日,也不知用了什么药,脸上淡淡的一层红已经褪下了,露出乖巧可人的一面来。

  来了。如前世一般的话语,如前世一般乖巧的面目。

  苏鱼嘴角噙笑,点了点头,“我会,我独爱舞蹈,遂外祖父想方设法的找来许多古籍供我观看,我钻研了许久,才将失传的惊鸿舞一点点的补齐,所谓惊鸿舞,一舞惊鸿。”

  苏娉婷听得呼吸都加快了几分,旁边的苏一萍也听得呆了。

  好一会儿,苏娉婷才克制住了内心的激动,开口说道,“妹妹也一向是极为喜爱舞蹈的,对惊鸿舞也仰慕许久,大姐姐可否教导我惊鸿舞,我们是姐妹,若是都会惊鸿舞,传扬了出去,必定会令人觉得,长乐侯府的千金是京城中最曼妙的佳人,大姐姐,你教教我好不好嘛。”

  “好呀。”苏鱼爽快的答应了,她冲着苏娉婷友好的笑了笑。

  既然苏娉婷想学,她教她又何妨?

  只是端看,苏娉婷是否还能够独占了她费尽心血研究出来的惊鸿舞了。

  苏娉婷大喜过望,心里暗骂苏鱼傻子,连惊鸿舞这样的宝贝,都能教导她,看来,先前的一切不过是这苏鱼运气好罢了。

  待她学了惊鸿舞,再将苏鱼踹开,当着所有人的面称自己是世上唯一一个会惊鸿舞的,届时,俊贵公子,岂不都成了她的入幕之宾?

  苏娉婷越想越美好,脸上的笑也越发扩大,“多谢大姐姐,那……那等明日宫宴回来,大姐姐可要教导我才是。”

  苏鱼点了点头,瞥见一旁吃着青枣安静的听她们讲话的苏一萍,突然就灵光一闪。

  前世苏一萍和甘姨娘感染了天花,送出府就再也没回来过,若是尤氏下的手,可为何前面数年都忍着甘姨娘母女没动,偏她回来以后不久就动了手呢?

  可若是苏娉婷想要真正的霸占这惊鸿舞,她同意了不将自己会惊鸿舞的事情传出去,可知情的苏一萍,还有甘姨娘……

  如此猜测,甘姨娘和一萍,就极有可能是尤氏为了灭口,这才选择对甘姨娘动手的?

  一想想,前世没有发现的东西,此时一点点的朝她明亮舒展开来。

  说了会话以后,苏娉婷因着得到了惊鸿舞的消息,寻了个由头离开了。

  而苏一萍,也吃了个十分饱,被奶娘给带了回去。

  临走之际,苏一萍冲着苏鱼挥了挥手,笑嘻嘻的道,“大姐姐,我下回再来看你哦。”

  苏鱼应了,等苏一萍走了,白砂才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问了出来,“主子,您为何要将惊鸿舞教给二小姐啊?”

  回府一日,她都瞧出来了,尤氏和那三小姐,对自己主子充满了恶意,那和三小姐一母同胞的二小姐,又岂会是真心的与主子为善?

  而且二小姐说的是听说主子会惊鸿舞,这边疆的事情,边疆许多人都不知道这事儿,二小姐上哪去听说去?

  唯一有可能的,就是二小姐先前有查过主子的事情,这才查了出来!

  白砂一脸的不赞同和不认同,苏鱼都看在眼里,她沉沉的叹了一口气,“白砂,你都看得分明。”

  可前世,她看得不分明啊!

  把她们当亲人,却被利用致死,她该是有多愚蠢,或者说是,她对自己投以信任的人,该有多放松多松懈?

  白砂不理解苏鱼话里的意思,可是瞧见苏鱼面上的神情,她又忍不住心疼起来。

  罢了罢了,主子想要如何做,那就如何做吧,她会一直站在主子的身后的。

  入夜。

  尤氏那边,一直都没有听见苏鱼这边生病的消息,苏娉婷和苏珍宝都坐在尤氏的房中等着。

  这时,有婢女匆匆过来道,“夫人,二小姐三小姐,爱嘉院那边……什么事也没发生,大小姐正在用着晚膳呢,奴婢去找彩蝶,彩蝶告知,大小姐一颗青枣儿也没吃。”

  “真是该死!那丫头竟然不吃那青枣!这会儿,虾羹都消化完了。”尤氏厉声斥道。

  苏娉婷靠坐在榻上,听见这个消息,她笑了笑,“母亲勿急,稍安勿躁。”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