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太子殿下有心疾,得宠着

太子殿下有心疾,得宠着

太子殿下有心疾,得宠着

时间:2020-09-25 15:10:02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微阅云

主角:阮逐月,百里宸

APP离线阅读
太子殿下有心疾,得宠着

太子殿下有心疾,得宠着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太子殿下有心疾,得宠着 阅读全文

威武将军府的独生小姐从土匪窝里救下了患有心疾的太子,回来就退了自己和永兴侯府的亲事。从此,整个紫薇王朝的天都变了颜色…… 阮逐月:前世你因我而死,不得善终,今生我为你治好心疾,全当还债。 百里宸:治好了心疾却丢了心,月儿,你要对我负责到底! 男女主双重生,互宠,甜甜甜甜到你心里。

精彩章节试读

  呕……

  再次见到纪景瑜,前世里他利用自己,利用她家人,害她身败名裂,毁她身体,纵容永兴侯府对她百般折辱的一幕幕都闪现在阮逐月面前。虚伪阴狠小人这会儿对着她柔声细语叫月儿,阮逐月不由自主就呕吐了出来。

  污秽之物直接喷了纪景瑜一身,一滴也没有浪费。

  “你……你你你……太不成体统了!”纪景瑜脸色立马变了,站起来噔噔瞪后退数步,嫌恶之色尽显。

  那小厮平日里贴身伺候的,知道三公子有些许的洁癖,往常就是衣裳沾上灰尘都要立马换掉,不然浑身不舒服。现在未过门的三公子夫人竟然吐了公子一身,公子没当场晕厥真是奇迹。

  不敢耽误,那小厮麻利上前帮着公子将身上的云锦直裰脱下,还好月白的里衣上还没被污秽物浸透,勉强穿得。纪景瑜微微吸了吸鼻子,总感觉那股味道还在身上,面色难看,怎么都缓和不过来。

  大当家元尊可不管这贵公子在想什么,一拍桌子大着嗓门道:

  “好了,银子拿上来,给我当面点。一万两白银,少一块都不行!”

  纪景瑜重新调整好心态,给了阮逐月一个安慰的眼神后,故作潇洒地来到元尊面前,微微拱手道:

  “这位想必是大当家的吧,我银子已经按照当家的要求带来,是否先把阮小姐的绳子给解了?她可是威武将军府的小姐,大当家的不怕我们永兴侯府,也总该顾忌着些将军府的威名。”

  “我呸……”元尊张嘴就是一口吐沫喷到了纪景瑜的面门,看他厌恶到快晕厥的样子,就哈哈大笑起来,回头和二当家三当家的日常唠嗑。

  “二弟、三弟啊,看到了没?做男人就得硬气,还是什么侯府小公子呢,连自己未过门的媳妇儿都护不住,还要在咱们兄弟面前低声下气地求。哈哈哈哈……”

  “大哥说得不错,我听说这侯府小公子就是个吃软饭的。”颜文渊只是但笑不语,张飞虎说话却是没顾忌,和大当家元尊一唱一和的,按照阮逐月的计划顺利代入了。

  “吃软饭的,这话怎么说?”元尊斜眼看了眼面色铁青的纪景瑜。

  “当然就是,吃威武将军府的,用威武将军府的呗。阮小姐的嫁妆我可是都看了,样样精贵,少说也值一百万两。可是聘礼大哥知道是多少吗?”

  “多少?最少也要和嫁妆数量对等吧?”

  “对等?哈哈哈……聘礼只有一千两银子,你们说怎么不是吃软饭的?等阮小姐的百万两嫁妆进了侯府,不就都成侯府的,养活着侯府一家老小。啧啧……连我这土匪都看不下去要眼红了。”

  张飞虎生得满脸胡茬,眼睛一瞪格外骇人。他粗声大气地说纪景瑜是吃软饭的,后者被戳穿心事气得面色发青,可也不敢上前直接和张飞虎理论,竟是默默忍了这口气,只把眼睛放在点银子的人身上。

  心里默默给自己开脱,他今日的忍辱负重,将来定能换取自己的飞黄腾达。忍耐,再忍耐,他不能为了土匪的几句挑拨,就放弃阮逐月,放弃和贤王的大计。

  阮逐月手上的绳子已经被解开,她起身脚步踉跄来到纪景瑜面前,一把抓住了他没来及缩回的手,眼睛红红柔弱道:

  “三公子,你终于来了!月儿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呜……”

  一旁的清风寨三位当家的,齐齐看天,忍不住翻白眼。纪景瑜眼中闪过厌恶,但终究没有挣脱掉,反而拍了拍阮逐月的手,沉声安慰:

  “对不起月儿,我来晚了!他们……有没有对你如何?”

  阮逐月猛然摇头,眼中满是惊慌害怕。纪景瑜心中一个咯噔,已经瞬间脑补出来阮逐月遭受人侮辱的画面来,再也忍不住,甩开了阮逐月的手,转过身去深呼吸。

  “月儿,此事我们回侯府再议。”

  “三公子,你是嫌弃月儿了吗?”

  阮逐月颤巍巍开了口,泫然若泣。还没等纪景瑜回答,就又自顾自开了口,绝然道:

  “既然三公子嫌弃我,我虽然肝肠寸断,也不敢再在公子面前碍眼。我这就走,绝不拖累公子,呜呜呜呜……”

  说着就作势朝外头跑去,纪景瑜吓了一大跳,忙伸手去拉阮逐月,可是只来得及抓住她喜服的一小片衣角,刺啦一声扯掉,还是让阮逐月给跑走了。

  纪景瑜一看马上要追出去,却被张飞虎提起来大刀拦住了,怒喝道:

  “你这个畜生,我看你不仅吃软饭,还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人家清清白白的姑娘,你还嫌弃,你咋不上天呢!快滚,别脏了我清风寨的地界儿。滚!”

  纪景瑜面色通红,张飞虎的刀都碰到了他鼻尖,但他不能退缩,鼓起勇气大声道:

  “赎人和嫁妆的银子我拿来,你们也点好了,一万两整。你们不能出尔反尔,再继续扣人和嫁妆。”

  “放**的臭屁,我清风寨打家劫舍向来光明磊落,说一不二,谁说我们要出尔反尔了?还在这跟老子咬文嚼字的,老子也是读过书喝过墨水的!”

  纪景瑜被张飞虎的无赖样儿给彻底弄崩溃,一时气愤连他手中的大砍刀也不管了,转身就要跑出去找阮逐月。

  元尊一使眼色,早有人扑了上来,将纪景瑜和那小厮推搡着送出了清风寨,不再给他们接近阮逐月的机会。

  而另一边,阮逐月已经带着小桃和百里宸,从另一条小路下山,由清风寨的土匪们一路护送,将人和嫁妆一起送回了威武将军府。

  回去的路上,阮逐月、百里宸和小桃三人一起挤在马车上,小桃看一眼自家小姐,又看一眼旁边病歪歪的公子,终于忍不住转向小姐低声问道:

  “小姐,咱真的不嫁去永兴侯府了吗?”

  阮逐月点头,漫不经心掀开马车帘子往外看,入城后到了一个分叉路口,往左就是回威武将军府,往右一直走三四里,则是皇宫外围。

  马车正要往左边官路上拐,阮逐月忽然喊停,朝外头车夫朗声道:

  “嫁妆先送回府,马车往右走,我要去个地方……”

  上一章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