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曹二柱孙明芝小说

曹二柱孙明芝小说

曹二柱孙明芝小说

时间:2020-09-25 14:45:57

分类:都市娱乐

来源:掌中云

主角:曹二柱,孙明芝

APP离线阅读
曹二柱孙明芝小说

曹二柱孙明芝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曹二柱孙明芝小说 阅读全文

《田园美好生活》曹二柱孙明芝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哪里有?《田园美好生活》是一本都市乡村小说,主要讲述曹二柱,孙明芝两个人之间发生的事情,该小说正在热门推送当中。曹二柱也闭着眼睛,虽然水肿,可除了有点胀,有点热,不是太痛,让廖作艳捏在手里洗着,他还感觉有点惬意。廖作艳故弄玄虚一番,洗好了,她站起来又给曹二柱开了几粒阿托品,闭上眼睛算了算
标签: 都市 爽文 乡村

精彩章节试读

  一直在旁边愁眉不展没说话的丁艳萍这时也说:“我也愿意给的。”

  没想到曹二柱睁开眼睛看了看说:“哎,你们说说,你们能给我什么?”

  三个女人都无语了,她们想了想,还真没什么给曹二柱的。

  没想到曹二柱说:“那个祝定银不是动员我们钉子户搬迁么?你们拿了补偿款,每人给我五到十万,你们愿意不?”

  给那么多呀?五个女人都像没有听见的,谁也不作声。

  曹二柱看几个女人都舍不得给钱,他换了一个要求:“哎,你们不愿给我钱也行,要么,你们让我吃人肉。”

  吃人肉?五个女人也皱着眉没有说话。

  “呜,你们五个人,恐怕只有曹金霞嫂和张玉芝嫂嫂的肉嫩一点,你们四个……太老了,估计那老肉我啃不动,你们给,我还不想要哩。”曹二柱说完又闭上眼睛。

  曹金霞听曹二柱说自己的肉嫩,想笑,可她想了想,感觉不妥,又“呜呜呜”假哭泣起来,那伤心的样子就像死了亲爹亲**。

  曹二柱又“哎呀哎呀”地叫起来,他说:“算了,我什么也不要了,还是报警算了,钱你们不愿意给,吃人肉又是犯法的……”

  这时,乡村医生廖作艳风风火火地背着出诊箱,跟在张玉芝和崔世珍的后面来到了曹二柱的窝棚里。

  “曹二柱,是中毒了,是吧?”廖作艳放下箱子便问。

  “哎哟,真要命!是的,敌敌畏中毒了,廖医生,赶紧救我的命,不然我就要死了!”曹二柱故意大喊大叫。

  廖作艳看到枕头边有一个手电筒,便拿在手里,大白天的,这窝棚里又不暗,她竟然还是打开手电筒照了照曹二柱的脸,又掰开眼睑看了看瞳仁,知道中毒不严重,可她仍然眯上眼睛问:“哎,曹二柱,你头晕、头痛、恶心呕吐、腹痛么?眼睛看东西模糊不,呼吸困难不?”

  廖作艳这叫诱导性问诊。

  曹二柱眨了眨眼睛,想了想,顺着廖作艳的话说:“嗯,头痛、头晕……这些症状我都有的……廖医生,还有更关键的……你还没看哩!”

  曹二柱说着指了指自己的下身,张开腿,掀了掀盖在身上的被子,看了看几个傻子似的娘们,但没掀开。

  作为病人,任何地方对医生来说都算不上是隐私。廖作艳掀开被子一看,把她吓了一跳,曹二柱没穿裤子,那儿肿了……

  廖作艳从卫校一毕业就回村当医生,干了十多年了,看到过无数稀奇古怪的病症,也见过无数农药中毒的病人,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症状的,她惊诧不已,嘴巴张了半天没合拢。

  她吃惊地问:“奇怪呢,这地方又接触不到农药……怎么水肿成这样了呢?”

  五个女人都红着脸低下头不吱声了。

  曹二柱“哎呀哎呀”叫了几声后说:“他**,虎落平川被犬欺,我今天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被她们几个娘们儿按在地上脱下裤子,曹金霞拿喷雾器对准我的身子喷敌敌畏,唉,严重中毒了!廖医生,要是我死了,你告诉公安人员,是她们五个娘们干的,让公安人员把她们全部枪毙了!哎,我死了,还有五个女人垫背,**,不过都老了一点。”看了看曹金霞又说,“有一个年轻一点呀,又胖,还丑,还是比我大十岁……”

  曹金霞听曹二柱说自己胖,还丑,她皱起了眉头,但不敢反驳。

  廖作艳听了曹二柱的介绍,原来是一场恶作剧造成的伤害。

  廖作艳作为医生,别的管不着,她只管看病。她看了看那五个女人,一个脸朝东,一个脸朝西,个个像死了亲爹的,满脸愁云。

  她咂咂嘴说:“啧啧,是有机磷药物导致的严重水肿,这地方血管很丰富的,容易充血,反应敏感,要是治疗不及时就会引起全身性症状,比如败血症,再比如肾衰,弄得不好就会出生命危险哩!”

  当医生的总是要把小病说成大病,把大病说成更大的病,是又狠又厉害,反正他们都是棒槌,对医学知识是一窍不通。

  廖作艳这么一说,曹二柱的病情是超级严重,已经病入膏肓了,甚至有生命垂危了。

  这话没吓着曹二柱,却把那五个女人吓得要死。这曹二柱真有一个三长两短,我们会有好过的日子吗?坐牢是肯定的,没准主犯还得吃枪子儿呢!

  五个女人都抬头看着廖作艳,眼巴巴的,都希望廖作艳能妙手回春,让她们快点度过这个难关。

  医生的目的很明显,这“严重”的病要是医治好了,是他有水平,医术高明,要是治不好,也不是他的事儿,是病太重,我医生尽力了,自己什么责任都没有。

  廖作艳从出诊箱子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小瓶苏打水,让曹二柱喝下,然后拿出高锰酸钾溶液,蹲下身子,抿紧嘴巴,动手清洗起曹二柱的身子。其目的是想让高锰酸钾和敌敌畏起化学反应,从而减少对人体的危害。

  廖作艳来来**洗着曹二柱的身子,好像洗了好几遍。

  五个女人只看了一眼,有的赶紧闭上眼睛,有的把眼睛盯到地上,想看稀奇的,可又不好意思明目张胆地看,只敢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看。

  天琴婶闭了一下眼睛,又接着看,心里还说:真是**难吃钱难挣哩,医生也不是好当的,一个女医生竟然帮男病人清洗那种地方!要不是医生,谁好意思动手啊?

  曹二柱也闭着眼睛,虽然水肿,可除了有点胀,有点热,不是太痛,让廖作艳捏在手里洗着,他还感觉有点惬意。

  廖作艳故弄玄虚一番,洗好了,她站起来又给曹二柱开了几粒阿托品,闭上眼睛算了算账,然后说:“哎,一共四十六元八角,哪个结账啊?”

  没有人吭声了,窝棚里静得掉下一片树叶就能发出一声巨响。

  天琴婶忍不住,她指着曹金霞说:“哎,由曹金霞结账。”

  曹金霞哭丧着脸说:“呜呜,应该由张玉芝结账。”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