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霜棠沈棠小说

霜棠沈棠小说

霜棠沈棠小说

时间:2020-09-24 15:05:55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奇热联盟

主角:沈棠,南宫宸

APP离线阅读
霜棠沈棠小说

霜棠沈棠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霜棠沈棠小说 阅读全文

容颜绝美家世显赫的沈棠最终成女炮灰,惨死在祭台上。她带着满腔怨恨重生,为仇恨而活。 然而,高冷禁欲谪仙般的宸王殿下偏偏用溺死人的温柔,要把她宠回天真矜贵的模样。 沈棠:断情绝爱,了解一下。 南宫宸:文能张口撕白莲,武能提刀杀渣贱。能逆袭,会打脸。只要一个么么哒,全能夫君带回家。 婚后,被欺负得哭唧唧的沈棠悔不当初!

精彩章节试读

  除了南宫宸和沈萱以外,就只有几个阿谀奉承之辈在夸赞沈棠,说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之类的。

  其余的人并非不想讨好沈棠,只是沈棠刚刚用簪子掷琴发出来的声音实在太难听了!

  让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昧着良心说话,有点困难。

  “堂堂琴圣首席大弟子就这点本事,难怪要往婉儿身上泼脏水!”顾蔓儿红着眼睛,胸脯因愤怒而起伏。

  燕婉站在那里似弱柳扶风,贝齿咬着下唇,眸中带着水光,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令人心生怜惜。

  “你觉得我刚才弹的曲子不好?”

  “你觉得很好?”顾蔓儿怪腔怪调地反问道。

  “嗯,很好,至少比燕婉弹的要好。”沈棠一脸认真地说道。

  顾蔓儿看向沈棠的眼神越发的鄙夷了,冷笑道:“沈棠,你是有多大的脸说出这番话的?!燕婉弹奏的曲子令人动容,而你弹奏的曲子令人作呕!我真怀疑谢先生是不是眼瞎了才会收你为徒!”

  沈萱面色铁青,看向顾蔓儿的目光几乎喷出火来:“顾蔓儿!沈家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蔓儿,不许乱说,五小姐能让谢先生收她为弟子,自然是有她的本事。”

  “当然是有本事的,仗势欺人的本事。”

  “顾小姐好一张利嘴。”

  “五小姐过奖了,我比不得你伶牙俐齿,三言两语就将婉儿谱写出来的琴曲说成是亡国之音。”

  沈棠嗤笑道:“原来是不服啊,既然不服那就找人来评判一下。”

  “评判?”

  尾音微微上扬,说不出的讽刺。

  顾蔓儿被沈棠风轻云淡的态度气笑了,“沈棠你好手段,你说婉儿弹的是亡国之音,又有谁敢说好?不要命了?”

  燕婉委屈地说道:“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弹一首缠绵悱恻的曲子,以至于让人误会,现在就算是有几张嘴都说不清了。”

  “燕三小姐也不必太过自责。”沈棠瞧着她惺惺作态,倒也不急着戳穿,唇边的笑意愈浓,温声细语道,“你身在闺阁,年纪轻,沉迷于那些缠绵悱恻的曲子里也情有可原。要不然,又怎会泛舟濮水有感而发谱神曲呢。”

  燕婉一听这话便苍白了脸色,藏在袖中的手指猛然收紧,几乎咬碎银牙。

  沈棠这番话表面上是在宽慰,实际上是拐着弯在骂她目光短浅,与那些怀春少女别无二致,失了世家的脸面!

  而且,沈棠话里又提及她泛舟濮水谱曲一事,摆明了要把她这首曲子定义为亡国之音!

  亡国!亡国!

  沾惹上这两个字,能有什么好下场?!

  燕婉心头一口恶气难消,娇艳的眉目都有些扭曲,她今日盛装而来,为了宴会特意做了精心的打扮,此时眼圈泛红,一双美目恨恨地瞪向沈棠,嫣红的花钿随着眉毛高高挑起,竟隐隐有几分阴沉的味道:“五小姐此话差矣,琴棋书画本就是世家女子陶冶情*的物事,我练琴也是为了修身养性,何来沉迷之说?”

  顾蔓儿也连忙在一旁帮腔道:“沈棠,你不要随便扣帽子,在座的姐妹们哪一个不是以才艺为荣?你技不如人还不敢承认,只会用下作的手段给婉儿泼脏水!我瞧不起你!”

  她这话说得义正辞严,嚷嚷的满座都听见了,又配合燕婉楚楚动人的模样,当即引得席上神色各异。

  “噗嗤——”

  沈棠却是一下子笑出声来,她生了一副好相貌,眉如远山唇若施脂。

  如果说燕婉是纯白无瑕的雪,以清姿胜人,那沈棠就是雪地里最醒目的那一枝红梅,明艳荣光不可逼视。此时她眉眼微弯,秋水明眸波光潋滟,连在宫中见惯美人的南宫慕都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沈棠微笑着说道:“我倒是不知道修身养性要用亡国之音。”

  燕婉神色一僵,正要反驳,却被沈棠轻轻柔柔的声音截住话头:“燕三小姐这是想亡谁的国呢?!”

  燕婉脸色煞白,身子摇摇欲坠,两腿一软险些摔倒在地上,幸得身旁的顾蔓儿扶了她一把。

  捏着丝帕的手指用力到泛白,望向沈棠的眼神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沈棠!这个梁子结下了!

  终有一天我燕婉要将你挫骨扬灰,以消我心头之恨!

  在座的人自然也都听明白了,仔细琢磨着这话也都回过味来,看向燕婉的眼神里带着说不出的微妙。

  那些原本为燕婉琴曲叫好的人一个个心惊肉跳,都闭紧了嘴不敢说话,生怕惹上一身腥。

  在这一片静默中,又有两人齐齐看向沈棠。

  一个温润俊秀,然而却紧紧地皱着眉,面露不悦之色,这人正是江珩。

  一个丰神俊朗,看向沈棠的目光里充满了打量,仿佛时刻都在算计着什么,这人正是南宫慕。

  江珩是在气恼平日里温顺的沈棠怎么今日如此牙尖嘴利,处处针对燕婉,同时在暗暗心惊于她的陌生。

  南宫慕则是对沈棠生出了几分兴趣,心里盘算着娶她为妃的事情。

  觥筹交错的宴席间,众人各怀心思,沈棠扫了四周一眼,几乎要藏不住眼底的讽刺。

  然而正当她要收回目光时,却无意对上一双澄澈的眼眸。

  那人一袭白衣胜雪,如谪仙般高贵,似玄玉般冷冽,乌黑幽深的眸子淡淡地看着她,既不像江珩那般充满了憎恶,又不像南宫慕那般充满算计。

  目光微微一错,便淡然移开。

  沈棠愣了愣,惊于他的绝世姿容,忽而听得顾蔓儿声音尖利地说道:“沈棠,难道你只会逞口舌之利么?!”

  沈棠将目光投向那张气急败坏的脸,轻笑出声:“我还会弹琴呀。呐,我刚刚不是弹了一首曲子么?”

  “是啊,随手之音便是一手曲子,五小姐当真厉害,只是燕婉不知,如五小姐所言,岂不是世上人人皆会琴艺,左右出声便能称之为曲子。”

  燕婉挺直脊背,讥笑道,“我那曲子纵有千般不好我也认了,但五小姐说曲子是亡国之音,我是万万不敢认的。今日沈府一行,见识到五小姐的风采,也算不枉此行,告辞!”

  沈棠美目轻抬,犹如月射寒江,清冷逼人,冷然启唇:“慢着!”

  此言一出,满座目光齐刷刷地看向沈棠。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