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陆缜白舒小说

陆缜白舒小说

陆缜白舒小说

时间:2020-09-24 11:49:35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微阅云

主角:陆缜,白舒

APP离线阅读
陆缜白舒小说

陆缜白舒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陆缜白舒小说 阅读全文

以陆缜,白舒作为主线创作的小说《爱恨皆是心头伤》,是由作者繁花似锦编写的现代虐心言情著作,主要讲述了:陆缜怔了一下,再看着她们,蓦地无言,只有满腔的失望,和被背叛算计的痛苦愤怒,难受得让人想要爆炸。他这样尚且如此痛苦。那白舒呢?他突然想到了她。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对视数秒,徐丽娟知道,自己再也蒙骗不了他,他也不会放过自己,不会放过女儿。

  “呵呵呵!”她突然就笑了,仰着头冷冷地看着他:“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

  她突然拨高了声音,嗓音尖利。

  “我那样照顾你,也不过是你陆家的一个下人,真真陪伴了你那么多年,她那么喜欢你,那么想嫁给你,可你却迟迟不肯娶她!”

  “陆缜,我为我自己和女儿谋划,哪里错了?”

  陆缜怔了一下,再看着她们,蓦地无言,只有满腔的失望,和被背叛算计的痛苦愤怒,难受得让人想要爆炸。

  他这样尚且如此痛苦。

  那白舒呢?

  他突然想到了她。

  自己是她的丈夫,是她最亲密的人,却那样的误会她,伤害她,她该有多绝望,多痛苦啊!

  她一个女人,要怎么承受?

  想到这里,他的心脏都揪了起来,抬脚一脚踹在徐丽娟的肚子上,大骂了句“畜生!”,就离开了。

  他开着车,急忙赶往别墅,去找白舒。

  陆家别墅里。

  “呼——”

  白舒喉咙里发出一声抽搐,清醒了过来。

  她猛地睁开眼睛,张着嘴,拼命地吸着气,每吸一口气,都用尽了全部的力气,空旷的房间里回荡着她沉重的喘息声。

  好一会儿,她的胸腔里才渐渐吸入新鲜的空气,她整个人才慢慢清醒过来,胸口传来一阵阵绞痛,五脏六腑也跟着抽搐起来。

  她捂着胸口,强撑着身体坐起来,借着从窗帘里映照进来的夜色,看着周围。

  这里,是她和陆缜新婚时买的别墅,是她的家。

  她正在主卧里。

  房间里的一切都是她熟悉的,很多家具都是她亲自买的,就连床上的床单被褥,都是她被陆缜送到看守所的那天白天换好的。

  连空气的味道,都是她熟悉的。

  她吃力地下床来,拖着沉重的脚步落走在房间里,昏暗的夜色里,她看着房间里的每个角落,点点滴滴。

  视线不太清晰,每个物件的模样,却无比清晰地出现在她的脑海。

  衣帽间的一面,陈列着陆缜的衣物,领带,手表,皮鞋……大部分都是她买的。

  浴室里放着他专用牌子的洗发水,沐浴露,胡须膏,剃须刀……

  可却没有他的气息,因为他很少回家。

  即使偶尔回来,也只是粗暴地对她,然后连夜离开。

  三年来,他在这里留宿的夜晚,屈指可数。

  如今回首,只有自己在这里,空抱着幻想,幻想有一天,所有的不快都会消去,他们会像平常夫妻一样,白头到老。

  终究,是她一厢情愿的幻想罢了。

  “呵呵呵!”她无力地嘲笑了起来,眼泪在她的眼睛里打转,却怎么也流不出来。

  嘲笑曾经的自己贪、嗔、痴、蠢。

  心口倏地一绞痛,她再一次抓紧了胸口,呼吸一顿,“唔”的一下,喉咙一阵腥甜,鲜血从嘴角溢了出来。

  她擦了下嘴角,抬手看了下手上的鲜血,神色平静了下来。

  教授说她还有一年的生命,如果能研制出解药,她就能够治愈,能够长命百岁。

  可她在看守所里受了伤,又流产过,父亲的死,让她气急攻心。

  她的心肺,已经到极限了。

  更何况,她心里清楚,一年之内研究出来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以前,她肚子里有孩子,有撑下去的欲望和支撑,还想再活一年。

  现在,她什么也没有了,父亲也死了,就连母亲,也不会再原谅她了——

  她的嘴角露出一抹解脱了的微笑,拉开柜子,取出一只大蜡烛,点然,顺着衣柜走了过去,一一将衣物点燃。

  不一会儿,宽大奢华的卧室里就窜起火苗,烧起一道道火光。

  灿烂的火光里,她黑白分明的眸子眸光潋滟,往事在脑海中浮现。

  八年前,她十七岁,在美国纽约留学。

  一天晚自习后,她和一个女同学从学校离开,经过一条巷道的时候,被流氓围堵了。

  她和同学被拉到墙角,衣物被扒开,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年轻华人突然出现,抓起骑在她身上的流氓就是一拳。

  双方打了起来,年轻华人让她逃,她才跑了两步,一把水果刀向她刺来,生死攸关之际,年轻华人突然挡在了她的面前,原本要刺在她身上的刀子刺进了他的后腰处。

  她惊愕地看着护着自己的男人,昏暗的夜色里,他的五官如烙印一般烙进了她的心里。

  他的保镖及时出现,将受伤的他送到了医院。

  她记住了他的名字,陆缜。

  那之后,她再见到他,是二十一岁回国后。

  可她早在网上,新闻里,电视上,了解了关于他一切。

  回国后,她进入白氏,跟着父亲一起在商场打拼,和他渐渐有了接触。

  白家宴会上,他们被设局发生关系后,他迫于形势娶她,她毫不犹豫地就嫁给了他。

  鉴于他的态度,父母不同意,她笃定地说:一个肯为他挡刀子的男人,一定会让她一辈子幸福的。

  卧室里已经一片火海,将她的面孔照得透亮。

  一颗泪珠顺着脸颊滚了下来,她喃喃道:“陆缜,曾经,你救过我一命,一年前,我也救了你。”

  “你亏欠我的,我不要了。”

  “我们之间的一切,也没必再存在了。”

  她来到窗下,将窗帘也点燃,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烧了起来,火焰翻汹。

  “哐当!”手中的蜡烛脱落,砸在地上,她的身体也跟着软软地倒了下去。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