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隐婚大叔超暖甜

隐婚大叔超暖甜

隐婚大叔超暖甜

时间:2020-09-22 14:19:49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奇热联盟

主角:苏浅,贺泽川

APP离线阅读
隐婚大叔超暖甜

隐婚大叔超暖甜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隐婚大叔超暖甜 阅读全文

传言,二爷贺泽川又老又丑又克妻,身体某方面有隐疾。 后来又传言,二爷贺泽川‘高龄’娶到老婆苏浅后,捧在手里怕丢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二爷说:“我老婆身材好,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家里十几个服装设计师翻白眼。 二爷说:“我老婆胆儿小,从来不敢打架。” 市长千金捂着脸:“二爷,我脸谁打的?” “那一定是你的脸打了我老婆的手,快看看老婆有没有事

精彩章节试读

  “不要……”

  “宝贝,别动!”

  苏浅鼻子里闻到的,全是强烈的男人气息,有那么一双灵活又冰凉的手指,一点点撕开她的衣服……

  厚厚的窗帘遮挡住透进来的月光,暧昧的气息充满密闭的空间里。

  她惊恐极了,不知道压在身上的男人是谁,想要挣扎可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冰凉的唇忽然将她的声音堵了回去。

  ……

  清晨。

  苏浅从梦中醒来的时候,浑身出了一身冷汗,睡衣湿哒哒的黏在后背上让她很不舒服。

  她茫然的盯着窗外下起的雨滴,良久没有回过神。

  已经记不起,这是第多少次做这个梦了!

  苍白的娃娃脸上升起一抹绯红。

  这时,卧室的门被人敲响。

  “表小姐,先生让你过去,快一点。”

  “哦,知道了。”

  苏浅才想起,今天是大表姐的婚礼,手忙脚乱的开始收拾自己。

  来到客厅,舅舅和舅妈果然阴沉着脸看着她!

  “舅舅,舅妈……”苏浅声音很小。

  舅舅白清源微微蹙眉,眉宇间带着嫌恶。

  “怎么才起床?”

  “对不起舅舅,昨晚连夜打扫迎宾的大厅,所以睡的有点晚……!”

  所以她起床晚了!

  舅妈徐慧冷冷盯了她一眼,这一眼就看的苏浅浑身发毛。

  她意识到接下来等待她的,一定是一场狂风.暴雨。

  然而徐慧却并没有指责她,而是吩咐一旁的几个下人。

  “快去将婚纱拿来,珍珍的婚纱穿在她身上肯定会大一点,但是现在拿去改时间已经来不及了,那就将就一下吧!”

  苏浅闻言浑身一颤:“舅妈,大表姐的婚纱为什么要我穿?”

  徐慧根本就不理会她,继续吩咐下人道。

  “去通知贺家的大管家过来,就说这丫头虽然年纪小一点,但是长得还算过的去,如果满意就让她替珍珍嫁过去!”

  苏浅脸上一瞬苍白,只觉背后生出一抹寒意。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几个女佣抓住手臂架去化妆间。

  有人在她脸上抹着什么东西,有人开始扒她的衣服。

  一套洁白的婚纱,直接套在她身上!

  “舅舅……”

  她近乎哀求的看着自己的舅舅,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切!

  白清源叹口气,说出的话却让苏浅从头凉到脚!

  “浅浅,珍珍逃婚了,你也知道贺家不是我们白家能招惹的起,白家养了你十八年,这次就当什么都还清了!”

  一旁的徐慧不耐烦道:“和她费什么口舌,就算一条狗养了十八年也该知道报恩。”

  苏浅咬着嘴唇,眼泪一个劲儿的往下掉。

  “舅妈……你答应过外公会等我完成学业的,我才十八岁……”

  一把掌落在脸上,火辣辣的疼。

  徐慧红着眼睛怨毒的盯着她。

  “还真像你那个不要脸的妈,还想在白家白吃白住吗,嫁不嫁人是我说的算!”

  “我不嫁!”

  苏浅一把推开女佣往外跑,紧接着脑后一痛,她被人打晕!

  耳边浮游着徐慧尖锐的声音。

  “贺泽川又老又丑,整个空城都知道他的三任未婚妻还没嫁过去就被他给玩死了,这种变态男人你不嫁真让珍珍去嫁?”

  深夜。

  苏浅清醒的时候眼前一片昏暗,模糊中可以看清这里是一间布置奢华无比的新房,脑袋里的仍然疼的厉害!

  她发现这里只有她一个人,长长的松了口气。

  传言贺泽川又矮又胖还秃头,最喜欢虐待她这种小姑娘。

  苏浅浑身一个机灵,不行,她一定要逃走,不能嫁给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变态!

  她快速跳下床,观察了一圈,迅速有了主意。

  苏浅顺着窗外的大树爬下二楼,落地的时候不小心拐到脚,疼的她吸了吸鼻子,心脏跳个不停!

  提着婚纱一瘸一拐的往远处的公路走。

  男人双手放在口袋里,漆黑的眼眸望向窗外。

  那一瘸一拐的单薄身影快速远去,他妖异的薄唇勾起浅浅的笑,带着戏谑意味。

  小丫头有点意思,居然会爬树,倒是小看她了!

  按下内线电话:“让她走,谁也不许拦着她。”

  “好的,二爷!”

  男人转身迈开大长腿,背影高大挺拔,步伐不慌不忙。

  他贺泽川过了门的媳妇儿,怎能说跑就跑?

  “二爷,您怎么出来了?”

  下了一楼,老管家祥叔守在那里。

  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值千金。莫非,二爷真像外界传言那样不解风情?

  男人脚步微微一顿,随意的一个姿态,都透出与生俱来的尊贵优雅,如同玉树般屹立,可让任何人看上一眼都无法忽视。

  哪里是传言的那样又老又丑?

  漆黑的眸心淡淡,睨向祥叔,薄唇轻启。

  “太太出门散心,告诉**,不必担心。”

  祥叔疑惑:“太太出门了?”

  贺泽川漆黑的眸心一冷,一股威严从他身上扩散而出,祥叔急忙低头。

  “二爷您去就是了,家里我知道该怎么说!”

  贺泽川迈开修长笔直的大长腿,那身笔挺的黑色西装,一尘不染。

  走出门外,贺泽川淡淡出声。

  “跟上我。”也不知他在对谁说。

  黑暗中,快速出现一群黑衣人,训练有素的恭敬九十度弯腰。

  “是,二爷!”

  雨夜的街头异常的安静,苏浅眼睛里出现一抹茫然,离开了白家之后,她除了剩下的这一身婚纱已经一无所有!

  雨水淋在她身上,洁白的裙摆溅起了点点泥渍,她终于忍不住在一间银行前停下来,如同丧家犬般,走进柜员机室蹲下来抱住肩膀,浑身忍不住瑟瑟发抖。

  要回白家吗?

  回去之后舅妈一定会将她送回贺家,她就算死,也不要嫁给那个男人!

  终于忍不住抽泣。

  “既然冷的发抖,为什么不回家?”

  一道声音打破了她封闭起来的世界,她艰难抬起苍白的脸。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