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婚途有宝:爹地超棒的

婚途有宝:爹地超棒的

婚途有宝:爹地超棒的

时间:2020-09-22 14:23:54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掌中云

主角:许绵绵,厉尘爵

APP离线阅读
婚途有宝:爹地超棒的

婚途有宝:爹地超棒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婚途有宝:爹地超棒的 阅读全文

书中男女主人公分别为许绵绵厉尘爵的小说叫《婚途有宝:爹地超棒的》的总裁婚嫁文。小说的内容是: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早上厉尘爵还犹如一头暴怒的雄狮,对她又是质问,又是五花大绑,又是上测谎仪的,现在怎么就……许绵绵一脸震惊的看着厉尘爵,让他很不自在。他清了清嗓子,追问她:“你的手又是怎么回事?”

精彩章节试读

  天呐,厉尘爵的笔记本电脑上该不会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吧?

  话说她刚才也没细看,他应该不会迁怒于她吧?

  尴尬的动了动唇瓣,许绵绵小声的为自己辩解:“可是我真的就只是借用你的电脑报了个名而已啊。”

  厉尘爵看着许绵绵,没有说话。

  许绵绵心里没底,眨了眨眼睛,再次开口:“我真的没看你电脑里的东西。”

  说话的功夫,许绵绵将笔记本电脑整个递向厉尘爵。

  男人没有走过去接电脑,而是目光落在许绵绵的脸和她包扎的很醒目的手上。

  若不是管家告诉他,许绵绵受了伤回来,还一脸心情低落的样子,许绵绵本人是不打算跟他说吧。

  明明相识不久,明明没有任何感情基础,可厉尘爵就是该死的心疼许绵绵,没有理由。

  甚至于,他还想要跟她更近一点。

  他们的关系,他希望更亲密一点。

  这样的想法很危险,是啊,明明知道她生了孩子,明明知道她的身上有秘密,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这样的厉尘爵,他自己都觉得陌生的可怕。

  但……想要靠近许绵绵的心思,厉尘爵难以自控,或者说他根本不想控制。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他不反感的人,何其幸运?他不愿与她陌路,他更想让她在他身边,永不离开。

  “谁打了你?”

  男人突然的询问,问的许绵绵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她讶异的睁大了眼睛,盯着厉尘爵看了好久好久,才小心翼翼的抿了抿唇瓣:“我……我今天回了一趟家,遇到我舅妈了。”

  许绵绵一想到自己和小雪糕那么辛苦赚钱买的房子被刘艳梅给侵吞了去,她就气的不行,然后她的眼眶红了,再开口的语调委屈到她自己都没觉察。

  她说:“他们占了我的房子,还找人把我赶出了小区。”

  厉尘爵俊朗的眉眼因为许绵绵的话和可怜兮兮的表情,顿时微拧起来。

  许绵绵没有注意到厉尘爵的情绪变化,她像是找到了宣泄口,再次出声:“我从来不喜欢跟人争什么,可那房子是我和小雪糕一点点赚的,就算是我不要,她也不配得。”

  说着,许绵绵抱着电脑走向厉尘爵,然后挪出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拽动着厉尘爵的衣袖:“厉少,我们是夫妻,对不对?”

  许绵绵问这一句话的话,眼睛里好似是有漫天星光。

  很闪,真的很闪。

  厉尘爵看了一眼她白皙且纤细的纤纤玉手,而后才迎着她的目光,问她:“所以呢?”

  许绵绵抿了抿唇瓣,眼神坚定清明:“我要起诉他们,你能不能帮我找个律师,最好的律师。”

  厉尘爵听了许绵绵的要求,诧异的不行。

  他本以为许绵绵会说,你帮我把房子要回来。没想到人家根本没有打算靠他的权势,而是想要走法律途径。

  诧异之余,厉尘爵不轻不重的挑眉:“就这样?”

  许绵绵点点头:“嗯。”

  “好。”

  男人应答的爽快,是许绵绵意料之外的事儿。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早上厉尘爵还犹如一头暴怒的雄狮,对她又是质问,又是五花大绑,又是上测谎仪的,现在怎么就……

  许绵绵一脸震惊的看着厉尘爵,让他很不自在。他清了清嗓子,追问她:“你的手又是怎么回事?”

  手?

  许绵绵被唤回神,她的目光在手上扫了一眼,然后小声说:“被咖啡烫到的。”

  厉尘爵何其聪明?

  他看了一眼许绵绵受伤的部位,意味深长的问她:“怎么烫到的?能烫到这个位置?”

  许绵绵不能说谎,自然不可能编造理由去敷衍厉尘爵。

  可既然已经决定换地方上班了,实在是没有必要去耿耿于怀,斤斤计较。

  人活一世,该大度的就要大度,该放下的就要放下,如若不然无数的压力只会压垮了你。

  思绪到此,许绵绵认真的接过厉尘爵的话:“厉少,我不想提了,你能别问了吗?”

  “我的女人只有我能欺负。”

  厉尘爵突兀的一句话,说的许绵绵一脸懵比。

  额?

  他的女人只有他能欺负?

  什么意思?

  他要表达什么?

  许绵绵正思绪万千之际,厉尘爵喉结微动,又道:“他们不配。”

  话罢,男人掏出手机拨给景安,交代几句后就挂断了电话。

  他让景安去查了,一查肯定露馅儿没跑。许绵绵抿了抿唇,看着厉尘爵大概两分钟后,正打算如实相告时,景安的电话打了进来。

  景安的效率高,速度快,大致说完许绵绵今天在公司的遭遇后,厉尘爵冷不丁的掐断了电话,然后目光微薄凉的睨着许绵绵的脸。

  男人没有说话,但他眼底和周身散发出来的冷意,足矣让许绵绵背脊发麻。

  她握紧了手里的笔记本电脑,唇瓣微动了好几次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却终究又是什么都没说。

  厉尘爵本来想给许绵绵开口的机会,但看她好像没有打算要开口的样子,他也绷不住了。

  厉尘爵夺走许绵绵手里电脑丢到沙发上后,目光情绪不明的紧缩她的眸眼:“你知道你是谁吗?”

  许绵绵不明所以。

  男人挑起许绵绵的下巴,又一次道:“顶着我妻子的身份,被一个小公司的设计师欺负。厉太太,你可真给我长脸。”

  许绵绵:“……”

  是错觉吗?

  为什么厉尘爵明明是在讽刺她,却让她心里满满都是温暖的感觉?

  “我……”

  许绵绵动了动唇瓣,刚说了一个字厉尘爵就凛声打断了她:“换衣服。”

  “换衣服?”许绵绵轻喃了一遍厉尘爵的话,不可思议的追问:“厉少,我们是要出门吗?”

  男人扫了她一眼,没作答。

  许绵绵也不敢再问,毕竟厉尘爵说得对,是她盯着厉太太的身份,却给厉尘爵丢了脸。

  她“哦”了一声,去了衣帽间挑了一条裙子。

  因为裙子好穿上身,也不会碰到手上的伤。

  许绵绵走出衣帽间,出现在厉尘爵的眼前时,厉尘爵真的有血脉膨胀的感觉。

  这个女人,身材真一级棒。

  没错,许绵绵身上的裙子明明是那么保守的款式,竟被她姣好身材撑得分外吸睛,凸显她的风情,妖娆……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