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美妆博主在古代

美妆博主在古代

美妆博主在古代

时间:2020-09-22 11:37:18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奇热联盟

主角:童芳若,程安廷

APP离线阅读
美妆博主在古代

美妆博主在古代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美妆博主在古代 阅读全文

初登王牌美妆博主之位的童芳若,在直播时意外穿越到了古代。公主之女,手握皇家嫁妆,分明是王炸,抑郁症的原主却被二房逼迫至死。宅斗虐渣,重整旗鼓,她要利用自己所学,在这没用先进仪器的古代重拾老本行。她很快就成了京城人人追捧的人物,受欢迎程度堪比相府嫡子程安廷。程安廷不动声色,随即上书一封,请求赐婚。童芳若愕然,什么骚操作?
标签: 穿越 古代 直播

精彩章节试读

  “你为什么还活着呢?”

  “你的母亲就是因生你难产才伤了根本,以至于后来断送了性命。”

  “你的生辰,就是一个笑话,你看府里,可有大张旗鼓帮你过生辰?”

  好冷啊……

  全身被水包裹着,她张着嘴,却喊不出声。而比冷水更刺骨的,是如同刀子一般的言语,将她的心一寸寸割裂。

  童芳若猛地睁开了眼。

  心脏仍像是被什么攥着一般,她大口呼吸了几次,才勉强从梦中那令人窒息的忧伤中挣脱。

  不,那不是梦。

  她看着自己葱白的手指,和梳妆镜中映出的清痩脸颊,再次确认了一个事实。

  她还是童芳若,可却不是21世纪有机化学专业研究生毕业,后来却转而从事美妆行业,凭借扎实的专业一举夺得最热主播的美妆博主童芳若,而是成了陈朝童府的嫡女。

  原身的记忆一遍遍涤荡着她的灵魂,她几乎已经要被那刻骨的忧愁侵蚀。

  停!

  童芳若忽然反应过来,这原主怕是有抑郁症吧!

  她狠狠地将脑袋里那些过于消极的想法甩出去,重新整理了一下思绪。

  童府嫡女童芳若,生母乃是陈朝永安公主,因生产时难产,伤了身子,又整日郁郁寡欢,永安宫主在她六岁那年撒手人寰。而后童正越凭借自己的能力加官进爵,虽如此,但他并未再娶,如今府中主事的,乃是当年随永安公主一起嫁入童府的丫鬟宋氏。

  而自己这次落水,是宋氏的女儿,童芳凝假借玩笑的名义所为。

  “姑娘,你醒了!”

  一个端着水盆的丫鬟进了门,脸上依稀还挂着泪痕,见童芳若醒了,一脸惊讶地跑过来道:“二柱已经去禀报老太太了,郎中很快就会来,姑娘,你可有什么不舒服的?”

  这是她的贴身丫鬟,小桃。母亲过世后这几年,她越发消沉,在府中更是成了一个尴尬的存在,若不是这些身边人的贴心照料,她怕是也撑不到这个时候。

  童芳若起身道:“我怎么了?”

  小桃愣了愣,以为她是伤到了脑袋,眼里一下子又积了泪,道:“姑娘不记得了?大姑娘说要与你说说话,让我们别跟着,你们二人便去了花园中,可没多久,大姑娘就慌慌张张地跑来,说你落水了,奴婢喊了人将姑娘救起来,刚刚才帮姑娘换上了干净的衣裳,还在等大夫。”

  “出事多久了?”

  小桃不明所以,但还是回答道:“约莫半个时辰了。”

  童芳若点点头。半个时辰,折算成现代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时间,便是皇宫内院,若是要喊人也应该到了。她想起落水前童芳凝与她说的那些话,心底涌起一股恶寒。

  这分明是一场有预谋的**!

  她还记得自己落水前的场景,童芳凝对她说完那些话,便推着她到了池塘边,边走边笑着道:“妹妹不是一直很痛苦吗,没有朋友,也没有人疼,姐姐便帮你一程吧。”

  随后,腰间一重,她脚下打滑,滑进了池塘之中。可那时的她被说得心灰意冷,看着站在岸边笑着的童芳凝,竟也开始觉得她说的话有道理。

  如此沉沦着,失去了自救的机会。

  真是个蠢货!

  沉吟片刻,童芳若道:“去把二柱拦回来吧,我没事,不用请大夫了。老太太这会不会过来,你去西院,告诉二夫人,我醒了。”

  小桃有些疑惑,但自家姑娘看着清醒得很,且说话间多了一股杀伐之气,与往常忧郁懦弱的模样大不相同。她心里忽然也有了底气,应了一声,急急往西院去了。

  童芳凝既挑了她生辰这一日,还是父亲不在家时动手,自然是与宋氏商量好了的。他们必定会拦着通报老太太的人,一直拖到她没了气,这一场闹剧才算能落幕。

  童芳若在府中向来性子古怪,与谁都不亲近,到时人都没了,自然就是童芳凝一张嘴的事情了。

  童芳若冷笑了一声,不过就是宅门内斗的那些拙劣伎俩,她活了二十多年了,还真是看不上。

  小桃回来得很快。

  一同前来的,还有带着礼物,急急忙忙上门的童芳凝母女。

  等人都进了院子,童芳若将小桃唤到身侧,道:“现在可以去通报老太太了,你亲自去。”

  小桃点点头,借着端茶倒水的名义走开,童芳若转过脸,就见童芳凝一脸不可置信地走上前来。

  童芳若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没什么温度的笑,道:“我才醒来,听小桃说已过了半个时辰,怕姐姐和二夫人担忧,便让她通报你们一声。”

  宋氏脸上有些尴尬,上前道:“你这孩子,怎么会出了这样的事?今日是你生辰,怎么竟做出这样的傻事?也怪你姐姐,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傻了,方才小桃来通报才回过神,幸好你无事,不然我可怎么向死去的公主交代啊!”

  说完,她便象征性地开始用手帕擦泪。

  一旁的童芳凝犹豫着道:“妹妹,你方才一心要寻死,都怪我,没有好好拦着。”

  原来她们是这么打算的。童芳凝低着头,冷冷一笑。自己若是死了还好说,童芳凝只管以这一套,她自寻死路,自己没来得及阻拦的说辞便是,可如今自己还活着,她又是哪里来的底气?

  她脑中开始闪现过往的一些片段。

  永安公主在世时,总是自怜自艾,并不怎么重视对她的教育。长此以往,她便养成了孤僻的性子,不喜辩解,不喜交友,什么事都闷在心里面。

  这些变化,当年产后抑郁的永安公主没有注意,西院的两位却都看在眼里。无数次的试探,令他们确信,即便是冤枉了自己,自己也绝不会辩解。

  见她果真低下了头,童芳凝与宋氏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都放下心来。宋氏让小厮将礼物递上来,道:“今日是你的生辰,原本我便准备了礼物,是丽妍斋新出的胭脂。还好你没事,这便给你压压惊吧。”

  童芳若看了一眼,点了点头,道:“多谢二夫人。”

  童芳凝有些不放心道:“一会若是爹爹或者老夫人过问,你可千万记得好好说,是你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不然他们误会是我就不好了。你已经害死了**,可千万不能再害人!”

  宋氏佯装打了一下童芳凝,道:“说什么呢!**妹是个善良的孩子,心中自然有数,对吧,芳若?”

  童芳若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