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美人倾城:陛下宠妻甜蜜蜜

美人倾城:陛下宠妻甜蜜蜜

美人倾城:陛下宠妻甜蜜蜜

时间:2020-10-12 16:38:41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微小宝

主角:温墨晟,沈卿颜

APP离线阅读
美人倾城:陛下宠妻甜蜜蜜

美人倾城:陛下宠妻甜蜜蜜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美人倾城:陛下宠妻甜蜜蜜 阅读全文

精品小说《美人倾城:陛下宠妻甜蜜蜜》的作者是织梦美人,美人倾城:陛下宠妻甜蜜蜜是一本架空古言小说。美人倾城:陛下宠妻甜蜜蜜小说完本阅读:沈卿颜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的红色身影,男人身姿笔挺而修长,精致的五官犹如精雕细琢一般,斑驳的树影落在他的身上,整个人看起来如梦似幻。温墨晟把玩着手上的扳指,淡淡应了一声,给身后的侍卫一个眼神。

精彩章节试读

  “当然!”强忍着下巴上的疼,沈卿颜一脸认真的对上男人深邃的眸子,语气坚定的开口。

  在她的记忆里,温婉儿经常发高热,身体乏力,食欲不振,盗汗,身体严重消瘦,偶尔会出现紫癜,这是身体严重贫血而导致慢性白血病的症状。

  上一世,在做法医之前她是特种部队的军医,虽然白血病是顽疾很难治愈,但她曾偶然从一世外高人那里得知了一个偏方,这种病治愈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看着她不像撒谎的样子,骨节分明的大手松开女人的下巴站起身来,鹰一样凌厉的目光扫过即将被斩首的十几个人:“此案还有疑点,先把人押回大牢,本王这就面见陛下,请他重新定夺。”

  “这……”

  下面的官员听了温墨晟的话,大吃一惊,难道晟郡王这是要抗旨不遵?

  “所有后果由本王一人承担。”男人朗声开口。

  此话一出,大家凝重的脸色终于轻松起来,如果陛下震怒,就把所有的责任推到温墨晟身上。

  其中一个官员听了,面色不安,急忙上前再次劝阻:“晟郡王可要想清楚,就算陛下同意,如果这案子再查出其他蛛丝马迹也好办,但如果最后结果还是一样,您这样让陛下难堪,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况且,温墨晟跟沈家,并没有太深的交情,他这岂不是自寻死路?

  趴在地上的沈卿颜原本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温墨晟不会真听了那个人的话,忽然改变主意吧?

  男人转了转手上的血玉扳指,冷冽的声音响起:“这件事本王自有定夺,容不得他人来跟本王多费口舌,照做就是!”

  他脊背挺直,冷着一张俊脸,衣袖一甩,转身就要走。

  沈卿颜终于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忽然想起什么,她急忙伸出手抓住男人红色金丝云纹的衣摆,略带恳求的目光对上温墨晟有些不耐烦的眸子:“小女不才,会些验尸技术,还求郡王给我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那个凉国公主的死很可疑,况且原主生前跟那个公主并没有什么交情,怎么原主大婚当天她会到沈府,为什么又偏偏在她休息的房间发生了火灾呢?

  盯着趴在铡刀下狼狈不堪的女人,温墨晟忽然觉得这女人变了。

  以前的沈卿颜懦弱胆小,说话都不敢大声,刚刚这铡刀即将落下的时候声音洪亮,跟他辩论的时候字字珠玑,就仿佛换了一个人。

  难道人被逼到绝境真的会性情大变?

  直到一家人被送回大牢,众人被吓走的三魂七魄才渐渐归了位。

  惊魂未定的沈夫人一把拉住沈卿颜的手:“颜儿,你跟晟郡王说了什么,他竟然愿意冒着惹怒龙颜的风险,替我们一家人说情?”

  沈卿颜摸了摸被铡刀硌的生疼的脖子,淡淡的开口:“我说,如果晟郡王愿意救我们一家人性命,从今以后我们定以他马首是瞻,为他效犬马之劳。”

  她会医术这件事暂时瞒了下来,毕竟原主是不会医术的,如果说出来定会惹大家怀疑,一切都需要从长计议。

  一旁浑身是血的沈东黎一脸的不可置信:“我们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也没有什么高官厚禄,晟郡王怎么会……”

  就知道沈东黎是个聪明的,沈卿颜急忙打断:“大哥你可是陛下钦点的状元,如果真能洗清嫌疑将来定是前途无量,或许晟郡王就看中了这一点吧……”

  一家人思索半天,觉得沈卿颜说的也有理。

  “也不知道陛下能不能采纳接受晟郡王的建议,如果拒绝,我们恐怕还得上一次刑场。”靠在栏杆上的沈父一脸沉重的开口。

  “只要他开口,应该没什么问题,毕竟陛下最宠爱他这个外甥了。”沈东黎安慰道。

  听说,当年大凌国四面楚歌,即将面临国破家亡的险境,是安宁公主自告奋勇与实力最强的北赫国联姻,这大凌国才安定下来。

  后来怀胎十月的安宁公主在北赫惨死,北赫皇帝刨腹取子,这才有了温墨晟和温婉儿活命的机会。

  大凌国皇帝知道妹妹惨死,所以一怒之下率兵攻打北赫,北赫战败,大凌国皇帝便将兄妹二人还有安宁公主的遗骨带回京都,不但厚葬了安宁公主,对她的孩子更是宠爱有加胜似亲生一般。

  沈卿颜靠在墙角,听着沈东黎讲着安宁公主的故事,对温墨晟兄妹的遭遇不禁有些心疼。

  折腾了一天,筋疲力尽的沈卿颜浑浑噩噩中昏睡了过去。

  在睡梦中,她竟然见到了这副身体的原主人。

  “你要替我照顾好我的家人,让那些害我们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如若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沈卿颜点头:“放心,从今以后我就是你,你的仇就是我的仇!”

  听了她的话,原主欣然一笑,黑暗中的人影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就在沈卿颜昏昏欲睡中,牢房的大门忽然被狱卒打开。

  那人高声一喝,吓得她一个激灵:“沈卿颜,出来!”

  被惊醒的沈卿颜艰难的地上站起来,随即便跟着狱卒出了牢房。

  “颜儿……颜儿……”

  沈父和沈母见远去的女儿顿时声泪俱下,担心她会有什么不测。

  沈卿颜顿住脚步,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淡笑着安慰:“我没事,爹娘不用惦记。”

  出了门口,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沈卿颜释然一笑,自己是真的活了过来。

  狱卒卸了她手脚上的镣铐,随即朝着一处恭敬的行礼:“晟郡王,按照您的吩咐,人已经带出来了。”

  沈卿颜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的红色身影,男人身姿笔挺而修长,精致的五官犹如精雕细琢一般,斑驳的树影落在他的身上,整个人看起来如梦似幻。

  温墨晟把玩着手上的扳指,淡淡应了一声,给身后的侍卫一个眼神。

  很快,沈卿颜的手上又多了一副轻便的手铐。

  “什么意思你……”看着男人英俊的脸,沈卿颜有些蒙。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