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娇养皇妃要和离

娇养皇妃要和离

娇养皇妃要和离

时间:2020-09-17 15:29:57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微阅云

主角:宁玉鸢,萧笙

APP离线阅读
娇养皇妃要和离

娇养皇妃要和离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娇养皇妃要和离 阅读全文

《娇养皇妃要和离》宁玉鸢萧笙小说已经完结,这里为您提供宁玉鸢萧笙by柚纸小说完整章节。宁玉鸢淡淡笑了一下,双手撑在书桌上,露出一节雪花臂,竟是白的不成人样儿了,萧笙看着她,心里觉得异常满足,若是以后就这样,一间书房,一盏茶,她一人留在自己身边,那该多好?

精彩章节试读

  宁玉鸢和太子本在书房中写字,谁知外面喧吵,有人吵着要见她,在这晨阳宫中大吼。

  她出去一看,沈明溪正从远处走来,一来便鄙夷的说道:“这是什么奴才?谁都能在外求见姐姐吗?谁让她进来的?还不拖出去?!”

  宁玉鸢心里稍微有点不喜,沈明溪虽说性子都在明面儿上,倒也不怕她算计,但……确实是飞扬跋扈,可转眼一想,罢了,再怎么样也比宁芷碧好。

  吼叫的是昨日那宫女儿。

  “你来干什么?”

  宁玉鸢心里奇怪,冷月宫的那位如今已死,她也可以出宫了,怎么还留在这宫中?

  “太子妃,我家主儿乃是托了你的福才能得到些许纸钱,主儿一直教导我,欠别人的恩情要拿一辈子来还,我今日便来还了,奴婢红元愿意一辈子追随太子妃,上刀山下火海义不容辞!”

  红元端直着身子不卑不亢的跪在地上,倒像是破釜沉舟。

  “你这*婢,还敢说这种话!谁知道你存的什么心思?冷月宫的那位跟皇后有那么大的过节,你今日却来了太子妃这里,是不是想挑拨太子妃跟皇后?!”

  沈明溪冷哼一声,便出口侮辱,一脸的鄙夷。

  “侧福晋明鉴,我绝没有此种心思,真的是想报答太子妃,我家中只剩下一个弟弟,便是回乡了也没什么用处,还不如留在宫中,能多干些事儿便多干些,也好养活弟弟。”

  “你就是想找靠山吧?没想到你这*婢心思还挺重,说是为了冷月宫,但实则是为了自己,*婢就是*婢,血中的低*是谁也比不了的!”

  “够了明溪,只是一个宫女儿罢了,既然她想留在这儿,便留下吧,只是我身边已经有了晚月,这晨阳宫的杂事,你随便挑了一个做吧。”

  说罢便不愿意再留,回到书房。

  “外面是何事?”

  萧笙放下笔,眼里带笑。

  “一个宫女儿,冷月宫的那位去世了,我昨日拨了几两碎银子给她,她今日来报恩来了。”

  “哦?这宫女儿倒还是个知恩图报的,在这宫中不多了。”

  萧笙感叹,这宫中都是欺软怕硬,如此良诚的宫女儿倒是少见。

  “虽是难得,但到底是鲁莽了些,不会看事儿,自命不凡。”

  “此话何讲?”

  萧笙不解,便蹙起眉头问道。

  “她昨日乃是求了尚工局的太监想给冷月宫做个棺材。”

  “竟有这样的事儿?”

  “正是,宫中规矩乃是定了的,谁也越不得,偏她想试一试,外人看来她衷心为主,可在我看来,却是愚蠢至极。”

  “太子妃细细说来?”

  萧笙眼里闪过一丝趣味,越发觉得眼前这女子聪慧,知进退,乃是大智之人。

  “若我是那宫女儿,便悄无声息的安葬了,这冷月宫本就跟皇后有过节,皇后性子狠辣,不将她五马分尸便已经算是良心发现了。”

  “如今她这么一闹,若是传的宫中人尽皆知,皇后难免不会多想,觉得这是在跟她挑衅,一个冷宫奴婢竟敢求棺材,这不是打皇后的脸吗?”

  宁玉鸢倒了一杯茶,说了自己的想法。

  “你看问题倒是透彻,那我想请教你一事。”

  “何事?”

  她眉头一皱,心里疑惑。

  “你觉得沈明溪如何?”

  “明溪虽然性子骄纵了些,但人倒是不坏的,只是被惯坏了,没心思伤害别人。”

  “你当真这么觉得?”

  “正是,怎么太子觉得不对?”

  “无事,只是提醒你,伴君如伴虎,这朝中大臣的女儿心思都有几分深,更别说是沈岩的女儿了,你还是要留意着。”

  宁玉鸢淡淡笑了一下,双手撑在书桌上,露出一节雪花臂,竟是白的不成人样儿了,萧笙看着她,心里觉得异常满足,若是以后就这样,一间书房,一盏茶,她一人留在自己身边,那该多好?

  ……

  红元被安排到了杂物清理,便是打扫房间的,住的屋子也比较简陋,但她却觉得高兴。

  只要能为主儿报仇怎样都可以,主儿生前受了不少罪,都是皇后的功劳,这仇若是不报,便是下了地狱化作怨魂都不甘心!

  想到这儿,红元瞬间出了一身汗,热血沸腾,一步一步慢慢来,进了晨阳宫就是一步好棋,皇后不是很喜欢沈明溪吗?沈明溪自个儿也是骄纵跋扈,那就先从沈明溪下手吧。

  沈明溪打发了红元之后,便来到皇后宫中。

  “姨母,这红元真是大胆,竟然来了晨阳宫,看得明白点儿的都知道太子与您不和,这不是摆明了跟您做对吗?您可一定不能轻饶。”

  沈离还是抽着一杆烟,周围烟雾缭绕,她深深吸了一口问道:“明溪,你觉得此事如何?”

  “还能如何?自然是不能放过那个**,您忘了冷月宫对您做的事儿了?”

  “自然是不能放过的,我的孩子死了,红元出了不少力,怎能放过她?但是她在晨阳宫,对我们还是有很大用处的。”

  沈明溪不解,这区区一个*婢,哪来的用处?

  “姨母,您是什么意思啊?”

  “我当嫔妾时就认得红元,此人心高气傲,仗着冷月宫那时是贵妃就敢指上欺下,你当真觉得她会甘愿做了奴仆?”

  “您的意思是?”

  “她定是想寻求机会报复我,但是这正是我们的机会。”

  “什么意思?”

  沈明溪眼里大放异彩,领悟到了一点儿却又不透彻。

  “你呀,真是没得到沈岩的心思,红元想办法对付我,她又在晨阳宫,若是找到证据证明是红元做的,岂不是可以推给太子?”

  “对啊!晨阳宫做出此等事,乃是有失德行,便是迟个三年五年登基也不是不行啊!”

  “正是。”

  沈离又抽了一口烟,心里止不住的高兴,纯妃,你生前跟我斗,输了,死了奴婢还要被我算计,我待你那么好,你却害了我的孩子,死的好!

  上一章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