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原来爱情总凉薄

原来爱情总凉薄

原来爱情总凉薄

时间:2020-09-17 14:30:20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掌中云

主角:叶余烟,沈凉时

APP离线阅读
原来爱情总凉薄

原来爱情总凉薄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原来爱情总凉薄 阅读全文

《原来爱情总凉薄》又名《婚途漫漫》火热来袭,小说主人公是叶余烟和沈凉时,书中故事概述是:叶余烟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便被沈凉时推倒在床,身下的床单迅速晕出一道水圈,沈凉时扯开她的衣服时,一股冰凉彻骨的感觉紧紧包裹着她。那种心渐渐死去的感觉越来越清晰。

精彩章节试读

  沈凉时走后,叶余烟没再动回叶家的心思,叶居严是会保护她,叶家也是能豁出去跟沈凉时作对,可她……怎么好意思让叶家的心血毁于一旦?

  沈凉时下午就回来了,还带着姜恬静。

  像是笃定了叶余烟不会走似的,直接问高岚,“她在哪?”

  高岚瞥了一眼沈凉时身边花枝招展的女人,斟酌回答,“你走之后,太太就一直在阁楼。”

  阁楼?

  沈凉时随着她的话抬头看了一眼,紧了紧放在身旁女人腰上的手,“走,我带你去见见沈太太。”

  女人不知道沈凉时是什么意思,她可是打算生米煮成熟饭,趁机取而代之的,见什么沈太太?

  不过,既然沈凉时这么说,她当然不会驳了他的意思。

  “凉时,我都听你的。”

  沈凉时一路暧昧将人带到阁楼,衣服散落一地。

  男人不着痕迹的躲开对方送上门来的红唇,“怎么这么心急?”

  沈凉时绕过她,‘咔哒’一声在阁楼的门上落了锁,然后拉过那女人,将她抵在冷硬的门板上,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在她耳边说,“不如玩点刺激的……”

  不等女人开口,沈凉时接着说,“我听说姜小姐会玩的花样不少,看看什么时候能把咱们沈太太请出来。”

  女人听完,脸色霎时一白。

  沈凉时……不打算碰她?

  她有什么比不上叶余烟?沈凉时怎么能这么对她?可是……

  “凉时,我……”

  “嘘,已经开始了,别说没用的。”沈凉时的拇指按在她的红唇上,重重一抹。

  一门之隔的叶余烟听到关门的声音便开始不安,不等她走到门口,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激烈的……撞门的声音,紧接着是女人断断续续的娇喘……

  这个人是……姜恬静?!

  沈凉时把姜恬静带回来了?

  沈凉时真的很有办法扎她的心窝,沈凉时一定是知道他在这里,他是故意的!

  “沈凉时!姜恬静!你们还有没有廉耻之心!”

  她的眼底蕴积着一层厚重的湿意,强忍着才没从眼角滚下。

  门外的动静不弱反增。

  沈凉时……她是知道的,可如果就这样让她听着丈夫和曾经的闺蜜鬼混的声音,她真的会死!

  她依靠墙边身体渐渐滑落在地上,抬着脸仰望天花板,空洞的双目像是死了一般,意识仿佛被抽离。

  终于,噩梦结束了,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姜恬静脸上的红潮还未褪去,衣衫不整含娇带媚的模样像是要把整个人缩进沈凉时的怀里,这一幕看得叶余烟双目发疼。

  姜恬静十分上道,“凉时,余烟怎么在这里?咱们刚才……她不是都听见了吗?”

  呵,她的好闺蜜是生怕她不知道他们刚才在外面做了什么吗?

  沈凉时意味深长的挑起唇角,故意把姜恬静往自己怀里压了压,挑衅的看了一眼叶余烟,“咱们以后来日方长,她听见……不是早晚的事吗?”

  姜恬静可没傻到沈凉时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她能接近沈凉时总是好的,自然不会在这种时候找他的不痛快。

  她娇嗔一句,“余烟还在这里呢。”

  叶余烟冷眼看着两人眉目传情,轻声质问,“沈凉时,你怎么能跟姜恬静在一起?你明知道……”

  “恬静可比你懂事多了。”沈凉时捏在姜恬静肩膀上的手指力道越来越重,“要是不想让我碰别的女人,那就求我睡你……”

  “我没她那么*!”

  叶余烟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姜恬静缩在沈凉时怀里不愿离开,尤其是听了沈凉时刚才的话……沈凉时对叶余烟不是没有感情的,所以沈凉时没碰她……

  她问,“凉时,你为什么……”

  “滚!”

  沈凉时只冷冷的吐出一个字,姜恬静不敢多问就走了。

  沈凉时下去找叶余烟,碰上面色不虞的高岚,“太太呢?”

  高岚迟疑回答,“太太……回卧室了。”

  他没说话,大步迈进房间,隔着一道浴室门就听见淋浴的声音。

  沈凉时想到什么,脸上顿时多了一片浓重的阴霾。

  他走到浴室前重重的敲门,“叶余烟,把门打开!”

  门纹丝未动,叶余烟也没有出声。

  “我知道你听得见,最好赶紧开门,等我把这道门打开,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

  门内依然没有声音,沈凉时阴郁的视线越来越深沉,他找高岚拿了备用钥匙,直接开门进去,就见叶余烟穿着单薄的里衫,面无表情的靠在浴缸内,水面快抵到她的下巴,她一动不动。

  就像……死了一样。

  沈凉时的心跳险些跟她的呼吸一块停了,几乎是屏息凝气将人从水里捞出来。

  “叶余烟,你要是真敢死,我第一个就拿叶夫人开刀,看看你跟叶夫人的命谁更硬!”

  叶余烟凝固似的瞳孔迟缓的动了动,像是刚被救起的落水者,突然抓住沈凉时的衣服,“你别动她!”

  母亲的身体状况已经很不乐观,再也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那就拿出你的诚意来!”沈凉时死死的盯着她湿淋淋衣服,问,“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

  “看不出来吗?我觉得你脏,就连被你碰过的身体我也觉得脏!”叶余烟冷笑回答。

  “好,反正都脏了,那就脏个彻底吧!”

  沈凉时毫不怜香惜玉,连拖带拽的将人拉出浴室,衣服上的水渍淋淋漓漓拖了一路。

  叶余烟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便被沈凉时推倒在床,身下的床单迅速晕出一道水圈,沈凉时扯开她的衣服时,一股冰凉彻骨的感觉紧紧包裹着她。

  那种心渐渐死去的感觉越来越清晰。

  叶余烟十分介意刚才的事,对沈凉时抗拒的厉害,甚至不惜出言侮辱,“你不是刚跟姜恬静做过吗?还来找我干什么?难道她没有满足你?”

  她难堪说着这些近乎下流的话,面对沈凉时的撩拨,心里竟生出一丝恶心的感觉。

  “对你,我只是发泄而已!”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