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苏幼仪季玉深小说

苏幼仪季玉深小说

苏幼仪季玉深小说

时间:2020-09-14 12:34:40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奇热

主角:苏幼仪,季玉深

APP离线阅读
苏幼仪季玉深小说

苏幼仪季玉深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苏幼仪季玉深小说 阅读全文

主角是苏幼仪,季玉深的小说《盛世娇宠:这个娘娘有点懒》,是由作凉夜白创作的古代言情著作,主要讲述了:贤妃兴师问罪的事才过几日,皇后那边又来了。苏幼仪觉得自己不像个伺候皇子的宫女,倒像是个后宫的小妃嫔,成日家由着这些高位嫔妃搓圆捏扁。她立刻打起十二万分精神,问小纪子,“皇后娘娘传我,是什么名目?”

精彩章节试读

  次日从学堂回来,二皇子跟在大皇子身后,一副怯生生的样子。

  苏幼仪看到头皮一紧。

  昨夜大皇子说他自有办法对付二皇子,能让贤妃找不出破绽,不知道他是怎么对付的。

  苏幼仪装出不知情的样子,迎上去,“给大皇子、二皇子请安。”

  大皇子摆摆手,“苏姑姑,快把二弟喜欢的点心端出来,二弟,你过来!”

  他只比二皇子大了半岁,序齿比二皇子大,加上个高体健,甚有兄长风范,二皇子老老实实跟他到书案边上。

  只见大皇子从抽屉里翻出一本论语,大大咧咧道:“昨儿是我冤枉你了,还以为你是故意不告诉我背诵哪几篇的。后来我派小纪子去你院里偷看了,他说你站在廊下背八佾呢!”

  二皇子一愣,自己昨日晚膳前的确在庭中背诵八佾,不过那是为了温故而知新,并非之前没背下来。

  小纪子没读过书,连他是头一次背还是第二次背都听不出来,正好助了他。

  二皇子放松地笑起来,“皇兄没冤枉我,还是怪我。是我没听清太傅的吩咐,自己记错就罢了,还把记错的告诉皇兄。”

  大皇子拍拍他肩膀,“嗐,那有什么?太傅平日说的话我记错的多了,你又不是故意蒙骗我的,别提这茬了!”

  苏幼仪端着点心上来,“大皇子,请二皇子来吃点点心吧!”

  她刚才在门外站了站,把大皇子和二皇子的对话都听了个清,心中暗暗称奇,没想到大皇子能找到这么好的理由。

  别说骗二皇子一个孩子了,就算是她也未必能识破这个谎。

  她从前太小看大皇子了,皇上的嫡长子,从小失了生母在后宫浸.yin大的孩子,岂有心思简单的?

  “走,吃点心去!”

  哥儿两勾肩搭背,高高兴兴地坐在一处吃点心,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兄弟情深。

  只有身在局中之人,才能感受到他们各自暗藏的、不为人知的心思……

  “苏姑姑,皇后娘娘传你去问话呢!”

  贤妃兴师问罪的事才过几日,皇后那边又来了。

  苏幼仪觉得自己不像个伺候皇子的宫女,倒像是个后宫的小妃嫔,成日家由着这些高位嫔妃搓圆捏扁。

  她立刻打起十二万分精神,问小纪子,“皇后娘娘传我,是什么名目?”

  小纪子偷笑,“姑姑别紧张,大约不是坏事。皇后娘娘是后宫之主,是所有皇子们的嫡母。照管各位皇子的生活起居是她的责任,所以她每个月都会派人来传召,不过问问大皇子的饮食起居罢了。”

  苏幼仪闻言未敢放松,细细回想自己近来的举动,应该没有冒犯到这位皇后娘娘才是。

  她连明摆着的探子翠微都好吃好喝地待着,就是不想再给自己树敌。

  她想了想,“每个月都会传召,那从前我怎么没听见传召?”

  小纪子道:“从前皇后娘娘传的是我,现在谁不知道姑姑才是大皇子身边第一要紧的人?何况姑姑是女子,饮食起居的事总比我要细心些。”

  这样说来也没错。

  苏幼仪放宽了心,忽然想到小纪子从前常被皇后传召,那他对皇后应该有所了解,至少比自己和淑芽这等才入宫不久的宫女了解得深。

  便起身道:“小纪子,咱们这位皇后娘娘性情好吗?我去她跟前有什么要注意的?”

  这些问题苏幼仪不问,小纪子原本也打算说的,以免她冒犯了贵人。

  他不假思索道:“咱们这位皇后娘娘是最省事的,尤其对待大皇子的事上,姑姑不必太紧张。”

  苏幼仪颇能领会他那句,尤其是对待大皇子的事上。

  继皇后是大皇子的继母,要论嫡庶尊卑,她的身份盖不过大皇子的生母,那才是皇上的原配皇后。

  嫡长子身份贵重,身为继母的唯恐落人话柄,只能宽以待之,这是自古以来的通理。

  苏幼仪心领神会,“怪不得你说不必紧张,想来皇后娘娘对大皇子宽容,对他身边的人也一定不会难为。”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姑姑不止是大皇子身边的人,还是小心些为好。”

  小纪子如是说,朝院外瞥了一眼,“我看那个新来的翠微……”

  苏幼仪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

  小纪子嗐了一声,“何福禄就是个拍上头马屁的人物,拍不上御前的自然只能拍后宫的了。我想想姑姑待翠微的态度,不就知道了么?”

  怪道说宫里个个都是人精,苏幼仪也不打算刻意隐瞒他,便道:“你知道了也好,淑芽那丫头傻乎乎的,有你帮忙看着翠微才不会出事。”

  翠微身份存疑,但来大皇子这边后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现在身份被自己识破,苏幼仪料她不敢做什么。

  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不是自己人的,还是盯紧一点好。

  小纪子笑起来,“您瞧好了,保证给您盯得紧紧的!时候不早了,快去长春i宫吧!”

  ……

  长春i宫是六宫中最宽敞的宫殿,算得上六宫之首。

  苏幼仪头一次过来,一路低着头从眼角打量这座皇后的宫殿,只觉得宽敞有余,华丽不足。

  要说富丽堂皇,贤妃那六宫之末的咸福宫都比这里要富丽。

  皇后不住坤宁宫已经很古怪了,长春i宫的装饰又这样简单,苏幼仪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还没等她思考完宫殿的事,便听主殿里传来女子的笑声,听动静人数不少。

  一个小宫女迎出来,“是苏姑姑吧?皇后娘娘在里面和娘娘们说话,姑姑在这里等一会儿吧。”

  苏幼仪微微抬头,只见那个小宫女忍不住在她面上重复打量,眼中有惊艳之色。

  她不动声色,只笑道:“不知是哪几位娘娘,一会儿见到我也好请安的。”

  小宫女道:“是燕嫔娘娘和芳嫔娘娘,还有她们各自宫里带来的福常在和白答应。”

  她话音刚落,殿里走出来一个打扮更加精致的宫女,先前的小宫女立刻侧身立在一旁,苏幼仪见她身着大宫女的服制,忙福身问好。

  那宫女从容回礼,显得端庄稳重,“燕嫔娘娘和芳嫔娘娘听说苏姑姑来了,都说想见见姑姑,随我来吧。”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