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十七岁封王

十七岁封王

十七岁封王

时间:2020-09-14 11:38:16

分类:都市娱乐

来源:掌中云

主角:宁北,苏清荷

APP离线阅读
十七岁封王

十七岁封王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十七岁封王 阅读全文

热门小说《十七岁封王》又名《北王狂刀》上线啦,小说主要人物是宁北,苏清荷,小说精彩内容有:宁北轻声道:“那一年也是雨夜,现在也是孤夜凉风小雨,有些巧,但不妨碍你长跪明堂在这里,我会为你备好轮椅,今后你就是宁家的清洁工,将会受尽白眼!”“我父亲这些年受尽的屈辱,我母亲在轮椅上的痛苦,我会让你余生全部一一体会,敢自杀,后果自己想!!”

精彩章节试读

  言罢。

  接着北王刀爆射出去,斜插在宁辅国面前。

  意思不言而喻!

  当年他宁辅国怎么逼死自己亲大哥的,现在就怎么了结自己。

  宁辅国年迈身躯颤抖,最终闭上眼一声长叹,双手握住北王刀,却发现他拔不出这把刀。

  北王刀,刀重七百二十斤!

  没错,就是这么重!

  举国之力,采集天外玄铁,打造整整四年,这把刀是为宁北量身而造。

  宁辅国临死前,没想到还受到羞辱,老的连把刀都拔不起来!

  宁北冷酷说:“宁家人的刀,不染无辜者的血,你不算无辜,但你不配死于北王刀下!”

  宁辅国起身一头撞向门梁。

  嘭!

  鲜血飞溅,整个人倒在地上,歪着脖子气绝身亡。

  曾经的凶手,今日死于明堂!

  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宁沧海失声:“爹,宁北,我和你拼了!”

  唰!

  宁沧海的举动,换来门外千名黑衣青年,面戴黑巾,拔出腰间的黑色战刀。

  千把黑色北凉刀,产于北境,出自北凉军中!

  北境边防驻军,名字就叫北凉军团。

  第一个字很好理解,取自宁北的最后一个字,凉字出自一人,也出自北境一座最高的山,名为凉山,那是宁北封王地!

  所以北凉军团的名字,和宁北息息相关!

  千人持刀眼神冷漠,让宁沧海通体冰寒,意识到归来的宁北,有多么的恐怖!

  宁沧沽低吼:“萧远山,他们都是武者,对我们普通人动手,你难道不管?”

  门口的萧远山,皱眉:“你不是普通人,你宁家武者有五人!”

  “大叔,别犯糊涂了,萧远山我问你,你汴京组归谁管?”燕归来不屑反问。

  萧远山回答:“归华中总组!”

  “那中原总组指挥使是谁?”燕归来再问。

  萧远山凝声道:“中原战刀,张指挥使!”

  “他在哪?”燕归来询问。

  萧远山转身行礼:“在这里!”

  宁沧海沉默了,宁家人再次陷入恐惧。

  一开始他们都没想过,宁北身边默默跟随的人,来历这么恐怖!

  这哪是随从,分明就是恐怖人物!

  宁沧沽自嘲一笑:“力压中原三省所有武者,被誉为泰山之巅的人物,没想到竟然会来我宁家这种小地方!”

  “抱歉,今天来的指挥使,不止我一人!”

  张中原冷峻回答,又道:“他西陵侯郭白枫,华西指挥使!”

  “他华北猛虎慕臣,前华北指挥使!”

  “他灵剑吕归一,华南指挥使!”

  “他大魔王燕归来,华东指挥使!”

  “天下五大指挥使,今日齐聚你宁家!”

  张中原冷峻说出各自身份。

  宁沧沽跪在地上,他的腿已经废了,这辈子都站不起来。

  宁北持北王战刀,轻声道:“四叔就在明堂门口,死于你手,可四叔无后,他待我如亲子,这仇我来报!”

  宁北手中北王刀,化作一道黑色流影,贯穿宁沧海胸口,钉死在明堂大门上!

  剩下的宁家人,都在瑟瑟发抖。

  宁北没动他们任何一人,北王刀不染无辜者的鲜血。

  今晚的清算,只针对十三年前的元凶!

  对于宁沧沽,宁北拎着他,来到明堂外,倾盆大雨不止。

  宁北轻声道:“那一年也是雨夜,现在也是孤夜凉风小雨,有些巧,但不妨碍你长跪明堂在这里,我会为你备好轮椅,今后你就是宁家的清洁工,将会受尽白眼!”

  “我父亲这些年受尽的屈辱,我母亲在轮椅上的痛苦,我会让你余生全部一一体会,敢自杀,后果自己想!!”

  宁北淡然轻笑,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可宁沧沽顺着目光,看向跪在明堂中的两个儿子。

  他感受到空前的绝望和屈辱,想要自杀,不想屈辱面对这一切,可他不敢!

  他敢自杀,保不准地府鬼门关前能见到他两个儿子。

  堂堂宁家二爷,这些年何等威风!

  转眼间,双腿尽废,沦为宁家园丁。

  这落差能让任何一人崩溃。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慕臣将黑色披风给宁北披上。

  宁北转身说:“爸,宁家一切本就属于你,家主位本该是你的!”

  宁沧澜张口欲言又止,但宁北阻止他的话。

  宁家一切,本就是宁沧澜的。

  这里面有**几十年的心血,拿回这一切,才能对得起**在天之灵!

  宁北轻声道:“二叔和四叔的墓在哪?”

  “在西郊墓场!”有人回答。

  结果宁北轻声道:“死不葬祖坟,那你们也一样!”

  宁家祖坟不在西郊墓场,宁辅国敢这样对待死去的人,宁北便这样对待他们。

  整个宁家,现在宁沧澜说的算!

  他就是宁家的家主!

  宁北冒着风雨,要去墓前祭拜,不想等第二天再去。

  在宁家庄园大门口,停下一列黑色车队,下来近五十人。

  在车内,还有重伤的梁少龙。

  为首是一位鹤发童年老者,穿着黑色手工唐装,手中盘着一串佛珠,旁边中年西装男人为其打伞。

  老者缓缓说:“跟我进去,我倒要看看这宁家消失十三年的弃子,究竟有多厉害,连我梁家长孙都敢伤!”

  老者就是梁义洪,梁家老爷子。

  他和宁辅国,苏老太太几人,都是同时代的人物。

  而且都是武者!

  梁家带人入门,正好撞见出门的宁北。

  雨夜当中,冷风呼啸,全部选择止步。

  遥遥对峙。

  宁北腰间北王刀已经归鞘,交给燕归来保管。

  这把刀需要封存,盛世不见北王刀,这是当年宁北立下的规矩。

  吕归一见人拦住,皱眉:“我来清路!”

  “这里是中原,盛世汴京城,不是咱们北境,这里没有异国大军犯我边疆,是锦绣盛世的繁华都市,老吕你的剑也该收起来了!”

  郭白枫忍不住笑了笑。

  就在这时,另一家车队来人,是苏家人!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