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往事纵不如烟

往事纵不如烟

往事纵不如烟

时间:2020-09-13 23:26:49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微阅云

主角:白盈盈,慕北南

APP离线阅读
往事纵不如烟

往事纵不如烟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往事纵不如烟 阅读全文

《往事纵不如烟》是杨火火创作的小说,主要讲述了白盈盈,慕北南两个人之间缠绵缱绻的爱情故事。这里有(全章节)《往事纵不如烟》白盈盈慕北南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慕北南带着小睿回到了别墅,那一晚,他和小睿一起睡在从前他与白盈盈一起睡过的主卧的大床上。幸好他一直坚持没有大婚不能住在一起,所以从来也没有碰过白安安。

精彩章节试读

  四菜一汤,收拾妥当下锅的时候,慕北南的手机响了。

  他一边炒菜一边夹在耳朵上接了起来,“说。”

  “慕少,医院已经彻底的为白安安检查过身体了。”手下开始向慕北南禀告了。

  “她没生过孩子,是不是?”慕北南不需要听手下的意见,其实就已经得出结论了,之所以还要医生去为白安安检查,就是想要那一个结果让白安安彻底的死心吧。

  “是的,白安安并没有生过孩子。”

  慕北南身子一晃,第一次的,一个男人居然有种晕眩的感觉。

  这样算来,小睿就绝对不是白安安所生的了。

  那就一定是白盈盈生的。

  白盈盈从来也没有欺骗过他。

  是他错怪了白盈盈。

  开饭了。

  慕北南已经吃不下了,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小睿吃饭。

  孩子很独立,虽然才三岁,可一点也不用他*心什么,唯一*心的就是孩子太内向。

  吃饭洗澡,孩子自己都可以。

  “爹地,你怎么不吃?”慕小睿吃了好几口,就发现慕北南根本没吃,就坐在那里看着他发呆,小家伙有点不好意思了,星星眼的看着慕北南。

  “爹地不饿,小睿的吃相真好看。”

  “那我长得不好看吗?”

  “好看。”慕北南低笑,难得儿子跟自己这样亲近。

  小睿吐了吐小舌头,“爹地,你也好看。”

  “哈哈。”被人夸好看,这好象还是第一次,他只知道自己的回头率挺高的,可是那些回头看他的人,只敢偷偷看,都没人敢表白,“原来爹地还是个好看的人呢。”

  “爹地笑起来更好看,爹地不笑的时候,丑爆了。”小睿继续发表着他的意见,“比如现在,就笑得好看,比如刚刚,好丑哟,爹地你要经常笑。”

  慕北南摸了摸儿子的头,原来他不是天生内向,而是被白安安教育成这个样子的。

  突然间就想到了白荣彩,那是白安安和白盈盈的父亲,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白荣彩了。

  吃过了晚饭,慕北南带着小睿去了白家。

  白盈盈的母亲在生姐妹两个的时候难产去世,是白荣彩一个人将两个女儿养大的。

  结果,现在是白安安陷害死了白盈盈,总觉得白盈盈那天的撞车很古怪,虽然她性子温软,但不至于想不开的就撞车吧。

  还有那天她自己把手伸进了火锅的锅底,在那之前,白安安似乎是对白盈盈说了什么。

  可是现在,他甚至于有点不敢去追查真相,倘若全都是白安安所为,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白安安的,可是白荣彩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还要再失去一个女儿吗?

  “咚咚……咚咚……”慕北南敲门,慕小睿的小手就在下面跟着一起敲。

  慕北南微怔,“小睿,你有没有来过这里?”

  慕小睿摇摇头,“这里是哪里?”

  慕北南心口一颤,“你没有见过外公吗?”

  慕小睿继续摇头,“我有外公吗?妈咪没有告诉我,也没有带我去见过外公。”

  慕北南闭了闭眼,有这样的亲妈吗?

  连带孩子去见外公都没有过。

  可白安安带小睿见他的时候,每一次都是慈母的形象。

  而小睿也早就习惯了与白安安那样的相处,一直以为那样的母子相处是正常的。

  三岁多的孩子,许多事都分辩不了是非。

  “喂,大晚上的,一直敲门吵死了,别敲了,白家没人。”白家隔壁的房门开了,一个老太太不耐烦的吼了过来。

  “白先生呢?”

  “一个多月前就搬走了。”

  “搬走了?那这房子呢?”

  “一直空着的,很久都没人回来了。”

  慕北南算了算,一个多月前正好是白盈盈死了的时候,那时候白荣彩就离开这里了。

  是他为白盈盈处理的后事吧。

  一定是白盈盈的死让他受不了的离开了这座城市,就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来涤静自己的心灵接受白盈盈的死吧。

  闭了闭眼,白盈盈被送去医院,他没有看过车祸的白盈盈。

  白盈盈火葬的时候,他也没有在场。

  白盈盈的骨灰被送去墓园安置之后,他也没有去过。

  到了现在,他更不能去了。

  不是不想她,而是没有脸再去见她。

  他毁了她的脸,他还配合白安安逼死了她。

  慕北南带着小睿回到了别墅,那一晚,他和小睿一起睡在从前他与白盈盈一起睡过的主卧的大床上。

  幸好他一直坚持没有大婚不能住在一起,所以从来也没有碰过白安安。

  否则,他更对不住白盈盈。

  小睿睡着了。

  慕北南却怎么也睡不着了,静静的看着儿子,这孩子不用查也知道是白盈盈生的了。

  想到这个,指尖落在小睿的小脸上,心口骤然的痛了起来。

  明明可以一家三口幸福的在一起,结果,什么都被白安安给破坏了。

  天亮了,慕北南一夜未睡。

  手机响了。

  他打开看了一眼,又是手下发过来的关于白安安的讯息,“慕少,白安安的手机已经彻底的检查过了,她自己删除的数据也恢复了,现在已经可以十分的确定太太的死因了,是白安安拿小睿少爷威胁太太,太太担心白安安弄死小睿少爷,只好撞车自杀了。”

  太太。

  手下已经很久不敢在他面前这样称呼白盈盈了。

  原因是他不许。

  但是现在,不必他再说什么,手下自动自觉的又重新称呼白盈盈为太太了。

  白盈盈是他唯一的太太。

  从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她死了,他不会再娶别人。

  可为什么每一次想起白盈盈,总觉得她就还在自己的身边,从来也没有离开过呢。

  慕北南打开了邮箱里的那些视频。

  那是白安安的人直播凌虐小睿时的视频,而白安安亲自放给了白盈盈,就拿小睿来威胁白盈盈。

  明明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他实在是不明白白安安怎么会如此的丧心病狂,白安安就是个疯子。

  把小睿送到了幼儿园,慕北南驱车来到了郊区的一所独立的二层小楼。

  白安安一直被关在这里,她一直吵着要见他。

  既然什么都查清楚了,他也是时候来见见她了。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