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春日宴

春日宴

春日宴

时间:2020-09-09 16:33:31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掌文

主角:李怀玉江玄瑾

APP离线阅读
春日宴

春日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春日宴 阅读全文

热门小说《春日宴》正在火热连载中,小说主要人物是李怀玉和江玄瑾,书中故事简述是:要说这丹阳公主,那可是北魏朝廷十二年的老蛀虫,举朝上下闻风丧胆的大祸害。分明是个女儿家,却不顾廉耻在府里养了几十个面首,勾搭朝臣、调戏权贵、玩弄权术、陷害忠良!其所到之处,尸横遍野、民不聊生。其恶行斑斑,罪状之多、罄竹难书!

精彩章节试读

  “这满街的白幡是做什么?嗬,官老爷都系白腰带?”

  “你是几日没出门了,连这都不知道?护国长公主薨了啊!举国齐丧呢!”

  “护国长公主?你是说丹阳公主?她死了不是好事吗?该敲锣打鼓庆贺才是啊。”

  “嘘……这话被官差听见,可要抓你坐牢的。”

  茶肆里的人三三两两一桌,看着外头漫天的纸钱,议论纷纷。

  要说这丹阳公主,那可是北魏朝廷十二年的老蛀虫,举朝上下闻风丧胆的大祸害。分明是个女儿家,却不顾廉耻在府里养了几十个面首,勾搭朝臣、调戏权贵、玩弄权术、陷害忠良!

  其所到之处,尸横遍野、民不聊生。其恶行斑斑,罪状之多、罄竹难书!

  如果说要给丹阳公主写个传记,那朝中定然会有很多官员跳出来加笔,斟字酌句地用最刻薄的话将这位公主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让她永世不得超生!

  不过善恶有报,这位嚣张多年的长公主,终于在大兴八年,因为“**重臣”被囚飞云宫,更是在新皇亲政的这一天,“病”死在了自己的府邸,七窍流血,死状极惨。

  官府像模像样地发丧,百姓们却是暗自觉得痛快。

  恶有恶报啊!死得好!

  一片痛快叫好声中,雪白的纸钱纷纷洒洒地落下来,有的被风一卷,在空中打了个转儿,飞到了官道旁边的一所官邸门前,翻飞之间,飘过朱漆的牌匾。

  白府。

  府里西院的厢房里,有人翻了个身,手不经意扫落了床边放着的药碗。

  “啪!”

  一声脆响,李怀玉猛然惊醒,心跳如擂鼓,睁眼就出了一身冷汗。撑着身子坐起来,喉咙里抑制不住地喘息,睫毛也颤抖得厉害,半晌才六神归位。

  这是哪儿?

  简陋的厢房,各处摆设都陈旧而廉价,光从斑驳的雕花窗外透进来,照出空气里四落的灰尘,像雾一样朦胧。

  皱眉盯着那些灰尘看了一会儿,怀玉有点茫然。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有个端着水盆的丫鬟跨进门来,一看见她就喜道:“小姐,你终于醒了!”

  小姐?李怀玉皱眉看向她,心想这是哪儿来的不懂事的宫女啊?自己打生下来就被称“殿下”,何时被人称过“小姐”?

  “您这次可吓坏奴婢了,奴婢差点以为您断气了!”丫鬟自顾自地嘀咕,满怀叹息。

  断气?难不成她现在没断气?怀玉愣了愣,深吸一口气——

  还真没断气!

  她……没死?

  一阵激颤从心尖传到四肢百骸,李怀玉激动得爬了起来,跳下床扑到了窗台,一把将那木窗给推开。

  阳光璀璨,从她的指间照下来,落在她脸上,暖洋洋的。外头几丛野花开得正好,微风过处,摇乱玉彩。

  定定地看了一会儿,她深吸几口新鲜的空气,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老天有眼,她竟然还活着。

  她丹阳长公主李怀玉,还活着!

  身后的小丫头像是被她的动作吓着了,瞪大了眼,结结巴巴地喊了一声:“小……小姐?”

  笑意一顿,怀玉左右看了看,莫名其妙地回头,指着自己的鼻尖问她:“你是在喊我?”

  灵秀点头,不解地看着她:“奴婢当然是在喊您啊小姐,您不认得奴婢了?”

  怀玉认真地想了一会儿,摇头道:“没印象。”

  她最后的记忆停留在飞云宫里的那一天,三月二十七,她饮下了御赐的鹤顶红,吐着大口大口的血,狼狈地趴在软榻上。

  面前有一群人跪着,红着眼哽咽着朝她磕头,齐声喊:“殿下——”

  这两个字像笛子吹空的呜咽,幽幽地在大堂里回响了几声,夹杂着隐忍的哭声,听得人心里发酸。

  之后她就闭上了眼,陷入了黑暗里。

  照理说她应该是死了,就算没死,也应该还在飞云宫啊,为什么会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疑惑地扫了四周一圈儿,怀玉看见了一方妆台,连忙凑过去瞧了瞧。

  镜子里的人很陌生,细眉软眼,皮肤白得像是从未见过阳光,衬得一头乌发如云。巴掌大的脸,耳垂小巧,脖子纤细,套一身半旧的深色布衣,整个身上都没二两肉,感觉随便来阵风就能给吹跑了。

  这不是她。

  世人都知道,丹阳公主刁蛮跋扈,一半仰仗自己皇室的身份,一半则是因为她那无双的武艺。她习武多年,一身的钢筋铁骨,哪里会像这个竹竿子似的?

  可她动一下,镜子里的人也动一下,她做鬼脸,镜子里那张秀气的脸也跟着皱起来。

  心里一沉,李怀玉扭头问了一句:“今日年月几何?”

  灵秀怔愣地看着她,呆呆地道:“今儿个是大兴八年,四月初四……”

  四月初四?怀玉的嘴唇倏地白了:“丹阳公主已经薨了?”

  灵秀点头:“薨了,今日刚好是头七,官府正出殡呢。”

  李怀玉:“……”

  丹阳公主出殡了。

  那她是谁?!

  下意识地摇头,她觉得这事太离奇了,离奇得她嘴唇直抖。原地转了两圈,她道:“我饿了。”

  “啊。”灵秀恍惚地点头,“奴婢现在就去给您拿吃的!”

  怀玉点头,镇定地看着这小丫头跑出去,等看不见人影了,才深吸一口气,提起裙子就往外冲!

  她的身体出殡了,她却还能说能跳的变成了另一个人,这种事……要是不亲眼看看,打死她也不信!

  冲出房间,外头好像是个挺大的宅院,李怀玉什么也没心思看,一路避开人跑过月门回廊,找到最外头的院墙。左右看看无人,踩着墙边堆着的杂物就往上爬。

  针线刺绣她不会,但是爬墙打鸟这些事情,她可是比谁都熟悉,尽管这院墙高了些,怀玉还是很潇洒地攀上了瓦檐,纵身一跃——

  然后“呯”地一声砸落在地!

  “啊!”痛呼一声,李怀玉半天都没能爬起来。

  失算了,要是她以前,翻墙这种小事肯定是不在话下,但她现在这身子好像虚弱得很,又不太听使唤,竟然直接摔下来了,真是丢人现眼。

  不过好在,她摔的地方还不错,比青石砖的地软点儿,不至于磕伤,只是嘴唇被牙齿给磕破了,舌尖探了探,一股子铁锈味儿。

  “嘶——”真疼!

  还不等她爬起来,旁边寒光一闪,杀气一瞬而至:“什么人!”

  李怀玉吓了一跳,侧头一看,竟然是个一身玄衣的护卫,横眉看着她,刀锋凛凛。

  至于吗?她就是翻个墙而已,又不是行刺谁,这么激动干什么?

  身下柔软的土地动了动。

  察觉到了不对劲,李怀玉眨眨眼,缓缓低头看过去。

  有个穿着青珀色织锦软云服的人被她压在了身下,玉冠依旧端正,神色也从容不乱,一双染墨似的眼眸睨着她,像黑龙破浪。有些泛白的唇上染了一抹艳丽的红,如雪上绽花。

  看第一眼,怀玉有点惊叹,这人真是世间难得的好颜色啊,姿容既好,神情亦佳。

  然而看第二眼,怀玉认出了这张脸是谁。

  这……这人……

  “还不起来?”他冷冷地道。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怀玉的脸色从震惊到铁青,跨坐在他身上,不但没起,反而有想用力压死他的想法。

  真是冤家路窄啊,江玄瑾!

  漫天的纸钱飘落下来,李怀玉随手捏住一张,低头看着身下这人,心里恨意滔天。

  世人都说,丹阳公主是因为“**重臣”被新帝怪罪,进而丧命的。然而李怀玉自己清楚她是怎么死的。

  她是被这紫阳君江玄瑾害死的!

  大兴八年三月二十七,宜丧葬的好日子,江玄瑾目光平静地奉上鹤顶红,声音里佛香缭绕。

  “恭送殿下。”他说。

  怀玉穿着她最爱的瑶池牡丹宫装,端坐在如意合欢榻上,大方地接过了毒药,一饮而尽。

  “君上一定要长命百岁啊。”她笑。

  这是她最后对他说的一句话,不是柔情缱绻,而是带着要化为厉鬼报仇的不甘,一字字从牙缝里挤出去的。一边说一边在心里发誓,只要还有机会,她一定要让江玄瑾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现在,竟然当真又遇见了。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