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225587

时间:2020-08-14 12:08:37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微小宝

主角:花莲,殷漠

APP离线阅读
225587

225587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225587 阅读全文

花莲哑然,不是对殷漠口中那五十几口人命。原来花莲已经在这水牢中熬过了十日。而殷漠,她一心念着的人,在十日后才来看她,目的是要花莲认罪!“……你也觉得是我做的么?”“……施主,事实如此,并非贫僧信与不信便能决定的。”殷漠打着机锋,却更是惹得花莲反骨。

精彩章节试读

  花莲哑然,不是对殷漠口中那五十几口人命。

  原来花莲已经在这水牢中熬过了十日。

  而殷漠,她一心念着的人,在十日后才来看她,目的是要花莲认罪!

  “……你也觉得是我做的么?”

  “……施主,事实如此,并非贫僧信与不信便能决定的。”

  殷漠打着机锋,却更是惹得花莲反骨。

  她缓缓起身,拖着繁重的枷锁一步一步走向殷漠。

  被水浸湿包裹在身上的衣衫勾勒着玲珑身段,花莲就那么站在殷漠身前,束缚着她的枷锁让她不能在往前一步。

  就像她和殷漠之间的距离一般,无论她如何努力,那一步都无法靠近!

  近乎疯狂,花莲轻笑了两声,仰着脸凑近殷漠,有些苍白的唇在牙齿的肆咬下泛着勾人的红。

  “和尚……”

  她轻喃着,两个普通的字硬是叫她念出了千种风情。

  殷漠面无变化的看着花莲,而后慢慢的退后了一步:“贫僧法号一心。”

  花莲闻言一僵,看着殷漠的眼神变了又变,最后归为了一片静寂。

  佛门子弟,受戒时由师父赐法名,出走江湖则是自己起的法号。

  两者不同在于,后者是外人的称呼!

  她花莲,于殷漠来说是个外人!

  湿意消抹在眼尾,那一刻,花莲像是豁出去了般。

  不顾枷锁带来的窒息感,生生的往前迈了一步,温软的唇触碰在殷漠的脸上。

  看着他猛然睁大的双眼,花莲失笑,却也被枷锁毫不留情的拽回去,跌倒在水中,满身狼狈。

  而殷漠,根本没有看这一理整诗情小切,转身便走。

  徒有那一声徘徊在水牢,惹得花莲泪流满面的话语——

  他说:“施主,请自重!”

  自从那日殷漠离开,这水牢就像是被封印了一般,再也没有人踏足。

  花莲却日日沉醉在那日殷漠绯红的耳廓之中,走不出来。

  她有时也在想,她怎么就会爱上一个和尚呢?

  花莲和殷漠初次相识是在三年前,那时的花莲刚刚从巫族出来,不大懂这人世间的人情世故。

  也不知是幸还是劫,走出山的那一瞬,她瞧见了殷漠。

  那时的他和现在的他没有区别,依旧双目清亮,不惹尘世。

  唯一变的人,只有她。

  三年,她将一颗真心彻彻底底的搭在了殷漠身上。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有时候,花莲都厌恨自己的执拗。

  爱上谁不好,怎么就爱上一个没有心的和尚呢?!

  花莲心自苦笑着,闭眼将一切情绪都埋藏其中。

  “咚——!”

  突然的一声暗响,惊动了花莲。

  她眼神陡然凛冽,防备的看向黑暗处:“谁?!”

  “这就是你不愿回去,留在这儿过的好生活?!”

  骤然响起的声线令花莲怔愣,而随后露出在光下的脸更是让她心惊。

  “……祭……祭司哥哥!”

  三年不见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花莲没有高兴,只有惊慌。

  而祭司厌离看着花莲的神色变化,了然于心,眼底划过抹悲伤。

  “花莲不想见我?”

  “没有!”下意识的否认,是前十五年刻在骨子里的惧怕。

  祭司厌离,是巫族的掌权者,也是花莲没有血缘的兄长。

  巫族与人世不同,兄妹之间没有那些深厚的感情,有的只是命令与服从。

  所以花莲绝不相信厌离是为她而来!

  “啪——!”

  一声脆响,束缚着花莲的枷锁霎时碎裂,可她没有感觉到自由的喜悦,只有对未知的害怕。

  “走吧。”

  “祭司哥哥,你来找我是想要我做什么?”

  花莲没有动,依旧站在水潭中看着厌离。

  背对着她的厌离蓦然收紧拳头,平声道:“你出来的太久了,该回去了。”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