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薛凌程天源小说

薛凌程天源小说

薛凌程天源小说

时间:2020-08-05 11:28:45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微阅云

主角:薛凌,程天源

APP离线阅读
薛凌程天源小说

薛凌程天源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薛凌程天源小说 阅读全文

  上一世,她新婚不久就逃离程家,最终落得凄凉悲剧下场。 得上天眷顾,她重生回到新婚之夜,坐在床头的还是那个冷峻英挺的男子。 自那以后,薛凌最大的目标便是好好追这个外冷内热的老公,好好跟他过日子,还要让他跟自己生一大群猴子!

精彩章节试读

  昏昏沉沉中,薛凌从朦胧迷糊中清醒过来。

  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崭新却简陋的木床上,盖着一张薄薄的大红色喜被,床尾坐着一个挺拔冷峻的明朗男子。

  老式窗户上贴着红彤彤的大红喜字,屋内的灯光很昏暗,但异常温馨。

  薛凌愣住了!疑惑的看向床尾的男人。

  他……

  是他!程天源!!

  薛凌爬起来,再次打量了一下周围,喜庆的土胚房,种种清晰的触感,还有身上薄棉被的暖意,让她更加确认!

  她这是重生了?!

  重生在她和他的新婚夜!

  老天爷怜悯她,给她机会让她重新活一回。薛凌思及此,瞬间激动的泪流满面。张望着上辈子被她嫌弃至极的土胚房,心头满满都是眷恋。

  这时,静坐在床尾的程天源转过脸冷冷的说道:“你闹够了吗?你若真不愿嫁给我,以后我会寻机会跟你离婚的。我程天源顶天立地,不会勉强一个女人!”

  薛凌慌忙抬头——上辈子的新婚夜,他也是这般说的。

  随后她气恼大骂,扔砸东西,甚至对他大打出手,气得他摔门离开。

  直到他婚假结束,一直都对她不理不睬,也从没碰过她。

  重生回到这一刻,她不能再错过他,不能再毁了这一生的幸福。

  “程天源,你——”她正要开口否认。

  不料,男子冷冷瞪她,沉声:“什么都不必说了,刚才你骂的还不够多吗?”

  随后,他一脸嫌弃的转身去了屋后的厕所。

  两家人的经济情况和社会地位确实差得太远,他知道这婚事委屈了她,可她刚才不仅不肯敬父母亲茶,还说了那些难听刺耳的话——实在太过分了!

  如果不是老母亲苦口婆心,哭着一个劲儿哀求他将这个未婚妻娶过来,他一点儿也不想踏入薛家的家门。

  父亲本来身体就不好,十几年前又废了一条胳膊,现在就更不好了。

  前一阵子着了风寒,看了好多医生吃了一大堆药都不见好。母亲听了村里老人的话,哭着打电话让他火速回家成亲,为家里冲冲喜。

  硬汉子什么样的困难都敢扛,却扛不住老母亲的泪水。

  急忙忙请假回家,匆匆去帝都提亲,回来又忙里忙外准备婚事,还照顾病重的老父亲,好不容易清闲下来,刚娶过来的新娘子就大吵大闹。

  这是能过日子的女人吗?还冲喜?!

  程天源冷笑,打开水龙头,清凉的泉水浇洗在脸上和身上,总算将心头上那股火气压住些。

  高中毕业后,家里的经济情况实在太差,他毅然收起大学录取通知书,跑到县城的供销社打工。

  那边包吃包住,他将每个月的工资都原封不动拿回家。可惜老父亲身体实在太差,三天两头看病,家里的经济一直捉襟见肘。

  屋里的薛凌风风火火跳下床,跑去角落处的老式梳妆台,俯下身看去。

  镜子中的少女肌肤如凝脂,满脸的年轻胶原蛋白,五官精致美丽——果真是二十岁那时的她!

  上一辈子,她是典型的白富美,肤美大长腿,脸蛋又美又艳,身材火辣性感。

  若不是被渣男给骗了财,她也不会劳累过度,容貌早衰,身材严重变样,后来还得了重病,最终落得个凄惨的下场。

  得老天眷顾,她竟还能回到最美的二十年华!

  就在这时,厕所的门打开了。

  她的新婚丈夫大跨步走出来,套着一件尼龙布薄衫,冷硬的俊脸带着沐浴过后的水汽。

  程天源很高大,足足有一米八多,颀长俊朗,虎背熊腰,宽肩窄腰——用现代人的审美话叫禁欲系大帅哥。

  薛凌暗自吞口水。

  上辈子她肯定是脑袋被门夹了,才会抛弃这样的大帅哥跟表哥那样的文弱小白脸在一块——肯定是!

  幸好,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程天源冷冷瞥她一眼,转身大步流星往外走。

  “等等!”薛凌喊住他,却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嗓音迟疑问:“你去哪儿?”

  程天源头也不回,冷声:“去柴房那边睡。”

  薛凌杏眼瞪大,扬声:“不许去!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你去柴房睡——什么意思啊你?”

  程天源气恼撇过俊脸,沉声:“刚才是谁跟我说,她不会理我,因为她压根不想嫁给我?!你放心,我一点儿也不想碰你!房间留给你,我去睡柴房。”

  薛凌见他打开门就要出去,连忙快步冲上前,一把抱住他的胳膊。

  “你……不能去!”

  程天源自小在农村长大,八十年代初的乡里乡村民风没那么开化。

  忽然被她这么一抱,整个人瞬间僵住了!

  他耳根微微红了,低喝:“放开!”

  薛凌发现自己失态,连忙放开他,不过却仍不肯让他出去。

  不管怎么样,今晚你不能去睡柴房。

  上辈子她不理他,巴不得他离自己远点儿,甚至赶他去外头睡。

  隔天一早好些街坊邻居来看新娘讨喜糖,看到新郎官竟被踢出新房,七嘴八舌说开了,闹得整个程家村人尽皆知,好些人还当面嘲笑他无能。

  任何一个男人都受不住这样的羞辱,导致程天源对她的印象更不好了,程家人也都暗自对她很不满。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