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一孕双宝:总裁爹地好欢喜

一孕双宝:总裁爹地好欢喜

一孕双宝:总裁爹地好欢喜

时间:2020-08-03 15:16:17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奇热小说

主角:乔舜辰,秦静温

APP离线阅读
一孕双宝:总裁爹地好欢喜

一孕双宝:总裁爹地好欢喜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一孕双宝:总裁爹地好欢喜 阅读全文

乔舜辰是高不可攀的霸道总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手可遮天,而她身份卑微。一朝分娩,一个变成两个,是老天恩赐,还是命运多舛?她将一切埋葬过去,拿着他的天价酬金从此消失。四年后,她携女归来,谁知还没下飞机,妈咪,那个小哥哥在看我们。”她顺着女儿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萌宝一个高冷的男人,两个人及其相似……

精彩章节试读

  秦静温坐在医院冰冷的椅子上,一脸的凄惨和哀痛。

  父亲在车祸现场当场死亡,母亲全身多器官受损现在还处在生死边缘,虽然妹妹没有太严重的伤,但她被血腥的场面吓得晕死过去,到现在还未醒来。

  车祸的责任认定是父亲全责,而且对方死去的司机和一名受伤人员的所有赔偿都要由秦静温一个人来完成。

  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足以让秦静温身心崩塌,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父亲的公司破产,欠了巨额的外债。债主都找到了医院,在知道她父亲去世的消息后更是不依不饶的不肯放过秦静温。

  秦静温欲哭无泪的呆愣在那里,这时护士走了过来。

  “秦小姐,请你尽快把你母亲和妹妹的住院费交上,如果再不交我们会停止治疗。”

  “好好,我这就想办法。”

  现在仅仅一个医疗费已经让秦静温无能为力,更何况是死伤者的赔付和父亲留下的巨额债务了,就算她把命给卖了也是杯水车薪。

  就算是无能为力,可是她还是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想办法。现在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她唯一能想到的人就是楚杨。

  “楚杨……”

  只叫了男朋友的名字,下面的话就不知如何开口了

  “找我有事?”

  楚杨的声音从电话的那一端传了过来。

  “我……我母亲生病了,现在急需一笔钱。我……”

  秦静温不顾纠结的内心,把自尊心抛到九霄云外,才把她的困境说出来。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对面就传来了楚杨冷硬的声音。

  “钱?你是跟我借钱?还是想要在我这里骗钱?”

  “骗钱?楚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楚杨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秦静温浑身血液温度在急剧下降。

  她哪里做的不好,竟然让楚杨认为她是个**?

  “你还装,你已经漏出了真面目,竟然还在跟我演戏。秦静温你太无耻了,你为了骗钱竟然诅咒自己的母亲。”

  “我……楚杨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没……”

  演戏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又被打断。

  “秦静温你还有什么无耻的要求,还想要诅咒谁?我告诉你就算你家破人亡我也不会给你一分钱。”

  听得出来楚杨愤怒至极,可他的愤怒让秦静温觉得讽刺,看来楚杨已经知道了她家的情况,这就是墙倒众人推,连最爱的人都急着撇清关系。

  但此时她的状况又不允许她傲娇,不管楚杨怎样她都想抓住楚杨这最后一颗稻草。

  “我……”

  然而就在她不顾自尊心开口求助的时候,电话的那一边却传来了女人的声音。

  “亲爱的,洗澡水已经放好了,再不洗要凉了。”

  “你快一点,我在浴室等你。”

  娇滴滴的声音烧的人快要融化了,可秦静温却脊背发凉,这个声音……

  “楚杨你们……”

  “听到了也好,我正想告诉你,别以为欺骗我很得意,我对你也没有真心。”

  楚杨的一句话寒冷刺骨,直接把秦静温送进了地狱。

  “你所说的**是她告诉你的?”

  “对,是她告诉我的。你想怎样?威胁她?秦静温我警告你,她现在是我的女人,有我在你休想动她。”

  愤怒的警告,没有一点留恋的就挂断了电话。这还是那个她爱的男人么?

  愤怒,不甘还有绝望般的委屈瞬间吞噬了秦静温。

  VIP高等病房里,昏迷了三天的乔舜辰终于苏醒过来。

  头上缠着的纱布,脸上轻微的划伤,还有那因为头疼而隆起的眉宇,这些都没能掩盖掉他英气刚毅的外表。

  “头怎么这么疼。”

  乔舜辰低咒着坐了起来,一边乔舜辰的姐姐乔雨赶紧来到床边关心着,“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

  “你的司机死了。”

  “该死的,我要让肇事者付出惨痛的代价。”乔舜辰拧眉。

  “舜臣,肇事者也死了,而且这个肇事者是秦军。”

  “秦军?”

  乔舜辰惊诧无比,肇事者为何会是秦军?是秦军有意为之,还是一个巧合?

  “没错,是秦军。秦军车上还有老婆和孩子,你们相撞的地点是机场的高速。秦军应该是出去躲债,一时心急超速行驶。警方断定车子速度太快,秦军*控失误车子失去控制,然后冲破高速的隔离带撞到了你的车子。”

  乔雨把**调查的初步结果简单的告诉了乔舜辰。

  “……”

  乔舜辰无声沉思,按照乔雨的说法,这场悲剧也许是个意外。不,就算是意外,就算秦军也死了,他也不会原谅肇事一方。他跟秦家的仇这辈子是解不开了。

  “秦军的老婆和孩子怎么样?”

  乔舜辰低沉询问。

  “秦军的老婆重伤,至今没有脱离危险,医生说活下来的希望微乎其微。小女儿受到严重的打击和惊吓现在还在昏迷。大女从国外回来在处理这事。”

  乔雨又说,“二叔趁你昏迷不醒的这几天又开始蠢蠢欲动,**给你下了死命令,让你醒过来就结婚生子,只有你有了稳定的家世,他才能光明正大的把公司掌权人的位置给你。”

  “二叔竟然这么急不可耐,还没确定我是死是活他已经沉不住气了。好,那我就让他所有的希望破灭。”

  乔舜辰冷道:“不就是要继承人?既然**要,我给他就是。”

  天黑之后乔雨离开,乔舜辰出去透气。

  在经过医院公园时,一阵痛苦哭泣声让他驻足。

  秦静温站在医院的公园里,无法去面对母亲和妹妹,更接受不了楚杨这个时候的背叛,忍不住失声痛哭。

  “为什么……为什么……”

  秦静温也不知道在问着什么,只觉得这所有的一切太不公平,让人愤怒更让人委屈,最凄惨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

  此时天空不作美,瓢泼大雨如柱般倾泻而下。雨水淹没了泪水,泪水混合着雨水。

  就这样,大雨中哭的撕心裂肺的女人让乔舜辰皱眉。

  漆黑的房间里没有一点光亮,暗的让人害怕,让人惊慌。同样不安的还有那颗忐忑的心。

  一会走进这个房间的男人是个什么样子,她完全不知道,可是她却要把自己的所有都献给他。这就意味着就算楚杨来找她,她们也已经没有可能了。

  没给秦静温太多的伤感时间,漆黑的卧室门就被推开,听到门响的那一刻她突然害怕的抖动起来,也有一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可是现实就摆在眼前,她需要钱必须这么做不是么,哪有任性逃离的资格。

  男人迅速的关上了房门,按照他所熟悉的环境直接来到了床边,可以看到女人就坐在那里,但却看不清女人的容貌。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