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不臣

时间:2020-07-28 12:22:16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微小宝

主角:芙珠崔安凤

APP离线阅读
不臣

不臣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不臣 阅读全文

  芙珠撞破那个男人的秘密后,被他狠狠撑开嫩蕊,冷冷怒道:“妖童娼妇也敢窥伺。” 后来他压着她在龙椅上肏弄,心甘情愿臣服:“卿卿是我的眼珠子。” 芙珠与亲哥哥偷情,“死”了恩爱的丈夫,被迫当他的禁脔。 她叫他九皇叔,从身到心永不臣服。

精彩章节试读

  芙珠睡到半夜,从殿门到宫闱,整个都城忽然震动起来,响起丧钟声。

  丧钟声起,皇帝驾崩。

  芙珠的父皇死了,纵欲过度,死在一个妃嫔的肚皮上。

  后宫一团哭声,芙珠和姊妹们跪在先帝棺前哭灵,她一身重孝,垂头低眉的模样儿,被排挤到最后面,乍然看去,还以为是个奴才,事实上,芙珠是小哑巴,也的确是最不受宠的公主。

  哭到第二天,有个姓沉的武将勾结御林军**。

  叛军将杀进来,援军又迟迟不到,已经被尊为太后的皇后裴氏倒有血性,要一群公主妃嫔自尽殉国,免遭叛军奸污,第一个拿来献祭的是芙珠。

  因为芙珠不小心抬头,撞上了太后猩红的眼睛,被押出来,两个年长的太监死死按住,往她脖子上缠满一圈又一圈的白绫,骤然收紧。

  芙珠张大嘴呼叫,她是哑巴,喊不出一个字,哆哆嗦嗦被绞死的时候,突然一只箭穿透殿门,力大无穷,直直扎进两腿之间。

  箭**地砖极深,铮铮地响动,差点儿就射中她肚子了。

  紧接着是疯狂的箭雨,殿门被捅穿轰然倒塌,芙珠瑟缩着往后躲,看到漫天火光,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大步跨进来,一身银白盔甲,眉飞入鬓,眼中带着杀伐之气。

  看到他,所有人欣喜若狂,高喝道:“大将军来了!”

  “大将军来救驾了!”

  太监扔了长鞭,跪在地上激动大哭。

  芙珠瘫倒在地,恍惚中看到一个高大男人,朝她走来,最后越过她,向年轻冷艳的裴太后跪下。

  “臣救驾来迟,请太后恕罪。”

  众人欢呼雀跃的大将军,叫崔安凤,是先帝最小的弟弟,排行第九,镇定一方边疆的大将,先帝驾崩,他带叁十万兵马,奉旨入京。

  沉氏怕他夺权,才急慌慌挑这个时候叛乱,想挟天子以令诸侯,谁想崔安凤早收到风声,瞒着进程,今夜闯入皇宫,直接杀得沉氏措手不及。

  殿外火光冲天,叛贼都被杀了个干净,公主妃嫔们经历了一夜的担惊受怕,被纷纷送回去休息,就在太后离开时,附近潜伏一名刺客,抓着地上的断箭,趁机行刺。

  “啊!”裴太后惊得尖叫,往后跌去,这时腰间伸来一条手臂,将她稳稳扶住。

  男人大手擦过她衣袖,臂上青筋鼓起,捏住刺客的手腕,竟硬生生弯折,那刺客痛得大叫,厉声咒骂,“奸臣!”

  崔安凤闻言仰唇一笑,他脸上带着明亮熏红的笑,唇边却凝固成冰。

  噗嗤一声,箭尖冲着刺客的半只眼,尽根没入。

  力道极深,也极蛮狠,从刺客一只眼刺穿脑后,人瞬间没了气。

  望着这极血腥的一幕,众人还没回过神,崔安凤伏下身子,朝裴太后道:“臣殿前溅血,惊扰先帝,让太后受惊了。”

  众人心惊胆战,裴太后望着眼前英武狠厉的男人,想到他杀死刺客,手段务必血腥,现在却对她俯首称臣,心砰砰地跳。

  崔军很快理清混乱的灵堂,逆贼全被拿下,拨出一支士兵,恭恭敬敬送太后离开,做足臣子本分。

  部下们吊唁完退下,殿上瞬间空了。

  崔安凤走到先帝棺木前,提起剑柄往上一抬,顶开棺盖,看到一具苍白腐臭的尸体,才确定曾经不可一世的皇兄,真的死透了。

  若有旁人在场,定会惊讶,大将军竟然掀先帝棺材,这是大不敬之罪。

  但现在殿中只有他一个人。

  可以完全不掩饰**裸的野心。

  “啊……”

  寂静的灵殿上,从阴暗的角落里,忽然发出极沙哑的叫声,仿佛在暗处偷窥他的野心,吓人得很。

  烛火照不见的地方,芙珠身子紧紧蜷缩。

  刚才崔军涌进来,她悄悄躲起来,脖子上的青筋一跳跳的。

  狂风涌进来,头发缠住,她费力伸出手拨开,发出嘶哑痛苦的叫声。

  这时,眼前飞扬的白幔子被拂开,一只筋骨分明的大手探进来。

  她惊得仰起头,看到一个高大男人,披着带血的盔甲,火光照在他脸上,眼仁漆黑而又猩红,带着危险气息。

  崔安凤灯下看他,慢慢按住剑柄,灯火下,察觉到他骤起的杀意,少女仰头,露出一张小脸,唇红齿白,惊慌说——

  我不是刺客。

  崔安凤垂着眼皮,目光定在她嫣红的唇上,轻轻一哂。

  原来是个哑巴。

  下一刻,毫不客气捏住她脖子,手筋暴胀,眼里迸出杀意。

  却见她身子摇摇欲坠,鬓边一朵白色绢花栽下,落在他带血的手背上,她涨红脸儿,拼尽力气说——

  皇叔。九皇叔。刺客,不是我。

  崔安凤望着她这双眼,拧起眉头,记忆深处似乎有什么被勾了起来。

  看见她脖子里青紫色的勒痕,那对颤抖肥美的双乳,掩在破碎的衣襟里,随着呼吸,如两块嫩豆腐,抖动不停。

  原来她现在长这么大了。

  四公主芙珠,小时候顽皮,在御花园乱跑,撞破崔安凤一件秘密后,睁着这双眼儿,呆愣愣的,尖叫了一声逃跑,当时她才多大,还是一个孩子,但可以去向长辈告密。

  后来她嗓子被毒哑,再也不能说出秘密。

  现在她又用这双含情动人的眼儿,勾着他,哀求他。

  厮杀一整夜的崔安凤,眉眼间还没擦去血污,望着她这双干净的眼睛,连同刚才栽倒在他手背的白色绢花,心里极细小地搔了一下。

  崔安凤慢慢松开手,掩了掩眼中的血红,往殿外唤来一个部下,“送四公主回去。”

  部下刚送回去,迎面走来一个年轻宦官,头发衣衫凌乱,穿着玄青色袍子,眉眼俊秀,一双桃花眼生的漂亮多情,看到晕过去的芙珠,紧绷的脸色顿时一松,走上前恭敬行礼,出示身份的牙牌。

  “臣是承欢殿内侍李琢,公主交与臣便是。”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