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农家娇医:夫人不当废柴

农家娇医:夫人不当废柴

农家娇医:夫人不当废柴

时间:2020-07-21 15:00:15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微小宝

主角:曲浮笙,夜忱舟

APP离线阅读
农家娇医:夫人不当废柴

农家娇医:夫人不当废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农家娇医:夫人不当废柴 阅读全文

  现代中医圣手意外穿越,成了村里一个弱小无依的小寡妇。 前有亲戚频繁陷害,后有黑衣人登堂入室,某女崩溃:大哥,你把我床头柜放下!!! 最终,某女终于明白,家里被她嫌弃的东西,居然是引起朝堂混乱的异宝??? 等下一次贼人再出现,家里养的小傻子突然挺身而出,她突然惊觉,自家傻子不怎么傻,还挺帅。

精彩章节试读

  河岸两边站满了看热闹的人。

  而河水里,有两个大汉押着个瘦小的女子。

  女子双脚绑了石头,只要大汉松手,这急速的河水定会把女子拍倒。

  她脚上又有石头,必死无疑!

  村长抿唇,看着河里的人,犹豫不决。

  “村长,这**竟敢与人私通,万万心软不得。”

  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肥胖妇人凑到村长面前哭:“可怜我那兄弟,才走了两个月不到,这**就敢这样……”

  她哭的稀里哗啦,村长一皱眉,挥了手:“沉河!”

  曲浮笙感觉自己被人拖着往水里走。

  她脚上貌似绑了什么东西,沉的厉害,拖的她脚腕生疼。

  她下意识垂眸看去,看到了高到大腿的水,而且,水位还在缓缓升高。

  !!!

  她意识瞬间清醒。

  这才发现,她竟被人抓着!

  “你们……”

  她想问他们是谁,略挣扎了一下,却挣不开。

  可看到他们身上的灰布短打,再看看他们头上小小的发髻,她懵了。

  记忆翻滚,她也终于想起来。

  她要去a市做医学讲课,却飞机失事……

  那现在……

  她身子微僵,震惊于这个狗血的事实,她穿越了!

  穿越到了一个苦不拉叽的小村子,还是个寡妇!

  原主叫小凤,是奴隶场子的丫头,模样不错,被守山村的赵家花了一吊钱买来冲喜。

  赵家大郎自幼体弱,药石无医,只能这样试试了。

  可成亲一个月,赵大郎还是去了。

  赵家老爷子和老婆子哭了几天,双双陪着赵大郎走了。

  原主就成了寡妇。

  赵大郎死后两个月,原主上山,却被一个陌生男人强要了,脏了身子。

  这种事可大可小,赵大郎的姐姐回娘家,不知怎的,一口咬定她不洁,要她浸猪笼。

  这才有了今日的事。

  至于原主,记忆里,被押到河里就吓死了,这才有她穿越过来。

  曲浮笙整个人都不好了。

  老天爷啊,那让她来干嘛?

  体验一次死亡吗?

  “村长,我不脏,我没有与人私通!”

  眼瞧着河水到了小腹,她拼命的大喊。

  声音都尖了。

  村长没说话,她身边的两个大汉也是面露鄙夷。

  曲浮笙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吼。

  “村长,你想想,我已然是寡妇,若我真是有了情人,我直接改嫁不好吗?”

  村长眉目稍动,似乎也是迟疑了。

  这件事,的确没证据。

  但是,赵家女儿一提私通,小凤吓的什么话都不敢说,也不反驳,这才算是默认了。

  难道还有隐情?

  看见有希望,曲浮笙接着道:“村长,我一直守寡也没个贞节牌坊,真有情夫,早改嫁了,不然当寡妇图什么?这件事真是误会啊。”

  她自然没有做。

  至于小凤,那也是被强迫的。

  她声音虽然尖,还带颤,但是却不心虚。

  这下,村长也不敢确定了。

  就连抓着她的那两个大汉都迟疑了,也不往前走了,等村长说话。

  那肥胖妇人就是赵家出嫁了的女儿,叫赵翠兰。

  如今见村长面有迟疑,赵翠兰急了,连忙说道:“胡说,谁干了这种肮脏事敢承认的?村长,这是万万不能信的啊,如果真是误会,早点为什么不说?”

  周围人也是连连点头。

  现在是小凤怕了,想诓人了。

  曲浮笙见那两个大汉又要把她往河里扔,没办法了,只能大喊。

  “如果我死了,那赵家最后的血脉就没了!”

  岸上的人懵了。

  她怀孕了???

  赵翠兰冷笑:“胡说,如果你真的怀孕了,为何早不说?而且……”

  她一咬牙:“我那弟弟哪儿有这能力,走动都难。”

  村长本就心有疑虑,不管是真是假,还是让大汉把人从水里带出来了。

  到了岸上,曲浮笙才是彻底松了一口气。

  “大夫,刚好你也在,帮忙把把脉吧。”

  赵翠兰对人群里站着的大夫说完,又扭过头,目光不善的看着她:“如果你没怀孕,是诓人,老娘就打死你。”

  曲浮笙垂着眉眼,没说话。

  她身上沉的厉害,下半身全湿了。

  如今坐在地上,是半分力气都没了。

  曲浮笙眼瞧着人群里走出来一个老头子,似是要给她把脉。

  她身子僵硬,脸好似更白了些。

  老头子给她把脉,仔细的感知着。

  赵翠兰轻蔑一笑。

  就算作这种妖,又能怎样?

  改不了一死的命。

  她就不信,自己那个走两步就得咳半天的弟弟,能把人肚子搞大。

  不止她这样想,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

  村长也是一连串的叹息。

  赵大郎是他看着长大的,如果真是赵大郎的孩子,那自然是好事。

  可他也不信,但,既然人都这样说了,那就试试,万一呢。

  他盯着这边。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就等大夫说话了。

  老头子摸了片刻,点头:“不错,是有身孕。”

  赵翠兰身子一晃,脸都白了。

  “什么?不可能,是不是错了……”

  看见大夫脸色不好,她又连忙说道:“我的意思是,这个孩子是多大了?怎么肚皮一点动静都没有,该不会是那情人的吧。”

  大夫轻哼一声:“孩子有两个月大了,应当是赵大郎的。”

  这一句,宛如暴击,赵翠兰险些站不住。

  村长又惊又喜。

  这样一来,那曲浮笙的私通之名自然没了。

  “快快快,把她脚上的给解开,赶紧送回去,换身干净衣裳。”

  村长一连串的吩咐。

  曲浮笙松了一口气,脸白如纸。

  她微垂着眉眼,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有个善心的婆子扶着她,把她扶回了赵家。

  人也散了,有不少人看赵翠兰的笑话。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