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慕时暖傅斯爵小说

慕时暖傅斯爵小说

慕时暖傅斯爵小说

时间:2020-07-21 10:51:38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微小宝

主角:慕时暖,傅斯爵

APP离线阅读
慕时暖傅斯爵小说

慕时暖傅斯爵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慕时暖傅斯爵小说 阅读全文

  在傅斯爵的心里,慕时暖是一个贪得无厌,手染鲜血的杀人犯,他欺她辱她,恨不得她早点死! 当他亲自将她送上冰冷的手术台,把她千方百计瞒下来的胎儿,彻底从她身体里剥离,那一瞬间,慕时暖死心了、放手了! 然而,等她彻底离开了他的世界,决心踏入新的生活! 却被傅斯爵逼近墙角:“慕时暖!两年前你费尽心机要和我结婚,又霸占了傅太太的名头整整两年,招惹

精彩章节试读

  浴室的水声传来,慕时暖躺在床上,白皙的鹅蛋脸上还泛着激烈情事后的红晕,双眼却空洞无比,她望着身旁的墙壁,久久未曾闭上眼。

  直到听到浴室门开的声音,她才不急不缓的下床,穿好睡裙,端起床边早已准备好的白水,戴上快要摘不下来的面具,恢复了往日的媚笑,“傅总,今天兴致这么好,要不要留宿?”

  她说完将手中的杯子递给傅斯爵,并送上一记谄媚的笑容。

  傅斯爵擦着湿发,身上的浴袍微微敞开,露出健壮的胸膛,面前的女人一向擅长演戏,他凝视着慕时暖精致的面庞,猛地掐住她的双颊,眸中尽是恨意,这副完美的皮相下,藏着多少歹毒的心肠。

  “留宿?你也配?最近正宫娘**戏拍多了,真以为自己是正宫了?!”

  慕时暖的脸被甩至一侧,她不在乎的笑笑,“我是你妻子,不是正宫是什么呢,我说的对不对啊老公?”

  傅斯爵冷笑,喝了一口水,然后将剩下的水泼在了面前女人的脸上。

  “恶心!”

  杯子被摔在墙壁,散落一地碎片,事后他总有喝一杯水的习惯,所以每一次慕时暖都有先备好,她看着一地的碎片,想到这两年的经历,舌尖泛出苦味。

  “既然恶心,那我们离婚吧!”

  她一边弯腰捡起碎片,一边轻声说道,话音未落,一双大手猛地拽住她的手臂将她甩在床上,纤细带着吻痕的脖子被掐住,“离婚?!慕时暖,你一辈子都别想离婚!我要让你用一辈子痛苦来偿还顾锦的命!没有傅家就没有你的现在,你想逃离我?做梦!”

  傅斯爵低下头,在她耳边响起如同鬼魅般的声音,“既然你爱我多年,既然父亲让我好好照顾你,那就做好你的傅太太!”

  身下的女人双眼噙泪,还是这双倔强的眸子,无论他说什么,无论他如何羞辱,这双眼睛永远都是带着不服输的目光。

  该死的!明明该看到的是她求饶的样子!

  余光瞥过她的手掌,有一丝血迹渗了出来,杯子的碎片还在她的手中,傅斯爵冷静下来,松开手。

  “别去动你不该有的心思,不然你在乎的我都会让它粉碎!你知道我的手段!”

  他清楚的知道慕时暖软肋是什么,掌控多年顺风顺水。

  门“哐当”的一声关上,慕时暖不知道他又要到哪个莺莺燕燕那里留宿,凝视着手心中快要干涸的血液,心中的痛苦渐渐扩大。

  她就知道,傅斯爵不会离婚的。

  结婚两年,两年间她无数次的示好,傅斯爵喜欢什么她就做什么,永远投其所好,但他还是恨,她永远比不上死去的顾锦,如果当初绑匪没有绑错人,死去的人该是她,她也不用同傅斯爵过什么狗屁契约婚姻。

  慕时暖走进浴室,冲洗干净血迹,看着颈间的红痕,她因为傅斯爵父亲临死前的那句“照顾好暖暖”,再一次于傅斯爵的手下逃脱,看来明天只能求一下导演先拍冬雪那场戏了。至少可以遮挡。

  慕时暖之前接了一个小品牌的代言,h国的大牌显然看不上她这十八线女演员的,又没有靠山金主,再加上傅斯爵从中作梗,她几乎没有太多主流正面报告和戏份。

  但这个品牌在彩妆界也算是小有名声,尤其是口红,颜色既正又佳。代言费也算可观,对于慕时暖这个永在缺钱路上的人而言,根本没有拒绝的道理。

  闹钟在六点响起,无论折腾多疯,慕时暖都不会因为私事而影响工作进程。

  今天的口红代言是经纪人方圆恳求很久得来的,她必须**完成,关闭闹钟时,方圆的消息刚好进来。

  是一段视频,时间是昨夜十一点,傅斯爵从御园别墅区离开后,去了简菲所住的酒店,俩人一起走进房间。

  看来是约好的,原来昨晚回来突然回来开荤并没有过瘾,还有下半场,只是换了口味,改吃妖娆形的了。

  慕时暖叹口气,真是冤家路窄,今天在《她杀》的剧组还有和简菲的对手戏。

  前往发布会的途中,方圆不断说着视频的事,“暖姐,我真是不明白,傅总放着你这个漂亮又上进的老婆不要,非要三天两头找一些名媛网红小明星的,在外面还不承认你,不帮你就算了,还暗地里踩你,你们两口子这是过的什么日子啊?”

  慕时暖听的耳朵都长茧子了,困的不行,昨晚傅斯爵折腾的太凶,“都跟你说过他是他我是我,合约婚姻没什么可提的,男人是靠不住的。”

  方圆气不过,“就算是包养关系也会有所交换吧?他在家的时候,你就请假伺候他忙前忙后,出来工作还要被他添堵,结个婚什么都没落下,明明自己老公是大名鼎鼎权势滔天的傅斯爵,在外面你还不透露一个字,我真是服了。

  你这样下去,一直演小角色,什么时候能达到你影后的梦想?什么时候能赚够还给傅家的钱?

  网上简菲一天到晚黑你陪酒陪睡的,干脆这次用这个视频,咱们炒作一把,简菲一向是清纯著称,谁能想到半夜和傅总进了酒店?”

  慕时暖捂住她的嘴巴,“你小点声!”

  “这个圈子,我就信得过你,你再气也不能给我用这种方式出气,姐走到今天都是靠演技,又不是靠脸靠炒作。”

  至于陪酒陪睡,在傅斯爵的帮助下,她在酒桌上受辱又不是一次两次,至于陪睡,不就是陪他傅斯爵本人吗,别的女人陪他都有报酬,唯独她换来的是一顿臭骂,都习惯了。她这26岁的人生活的真是不容易。

  “可是……”

  慕时暖换着准备上台穿的高跟鞋,没有理会方圆的牢骚。

  “可是今晚的饭局也是傅氏举办的,张总要您势必拿下宫墙柳的女二号。”

  张总作为经纪公司的老板,对慕时暖可谓是竭尽了全力,不愿一个有才华的演员被埋没,处处想着她。

  只是奇怪的是,慕时暖怎么都无法大红,应该是她的角色代言,也会因为各种原因不翼而飞。方圆多想告诉老板是傅斯爵搞的坏。

  “好。”

  慕时暖装作不在意的应下,捏捏僵住的脸,迫使自己微笑起来,想拿下宫墙柳这块肥肉,必定要经过最大投资人傅氏的饭局。

  又不是第一次,怕什么。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