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一场清梦入骨寒

一场清梦入骨寒

一场清梦入骨寒

时间:2020-07-17 12:07:38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微小宝

主角:黎沫,傅听漄

APP离线阅读
一场清梦入骨寒

一场清梦入骨寒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一场清梦入骨寒 阅读全文

  五年前,为了皇位,他接近她,利用她,亲眼看着她死去。 五年后,她重生归来,他宠她,爱她,给她她想要的一切。 她笑着说:“我要的,是命。” 他揉着她的脑袋,满目深情,“我给。”

精彩章节试读

  “怎么……会是你……”

  幽暗的地牢,被锁链困住的女人,嗓音里满是难以置信。

  “不是本王,你以为会是谁?”傅听漄双眸微眯。

  黎沫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黑白分明的双眸里满是希冀,“我爹爹……我爹爹呢?”

  “死了,右相黎铭,通敌叛国,诛灭九族,死不足惜。”傅听漄儒雅的面容带着黎沫从未见过的冷漠,“他们的尸骨被扔到了乱葬岗,现在估计被野狗啃食的差不多了。”

  空气安静了一瞬,黎沫眼中的光阵阵碎裂,她不断摇头,眼泪毫无预兆的流下“不……不会的,爹爹他没有死,他是被人构陷的!听漄,你知道的,我爹爹一心为了大祈,绝不可能通敌卖国!”

  “那又如何。”

  黎沫倏地顿住,她哑了喉,怔怔地望着前方的男人。

  眼前的男人一身玄衣,却不再是她熟悉的温润模样。

  良久,她低低的复述,“那又如何?”

  爹爹说过的话在一瞬间涌入脑中,他说:沫儿,能不惊动任何人,且有动机陷害黎家的,只有九王爷,他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为了骗取你的信任。

  “那天是我生辰,我只请了你来家中,你才刚走,林丞相就带着禁军从黎府中搜出了爹爹通敌叛国的书信。”黎沫面上的泪流的更凶了,可她不吵不闹,静静地凝着傅听漄,“九王爷,是你吗?”

  他淡漠地看她,语气里不带一丝往日里的柔情,“是本王。”

  黎沫眸底最后的一抹亮光就此熄灭,她黑白分明的瞳眸里,染上了灰暗。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极低极低,“为什么?”

  他居高临下地睨她,“把心脏换给雪儿,可以留你多活几日。”

  “雪儿……林雪儿?”黎沫怔怔地望着他,眼中的灰暗又深了深。

  他肯定的干脆利落,“是。”

  “原来,从前的温情都是你骗我的,都是为了她。”黎沫低语,她眼中有泪,面上却突然染了笑,“真没想到,身份尊贵的九王爷,竟然屈尊降贵,亲自接近我,陷害我黎家……这真是为了我这小小的一颗心?”

  黎沫扯了扯粗重的铁链,低头看了看自己被锁住的手腕和脚腕,唇角扯出自嘲的笑。

  她这么能蠢到以为,天家的人会有心?

  哗啦作响声里,傅听漄玄色长袍下的手渐渐收紧,面上却更冷了几分,“她需要你自愿献上心脏。”

  “她需要?”黎沫微张着唇,双眸里满是讥讽,“若单单只是她需要,九王爷又何必灭我全族。”

  傅听漄倏地凝眸,“黎沫,本王对你足够仁慈。”

  闻言,黎沫低低的笑了,笑容里沾满了泪。

  她定眼望着牢房口的俊美男人,猛然从地上坐起,扑向他。

  哗啦作响,锁链束缚着她。

  男人的近在咫尺,可她却寸步难行。

  “傅听漄,九王爷,如果这是你的仁慈,我黎沫还真是受宠若惊。”她大笑着,眼中的爱意尽数被埋葬,双眸中的仇恨触目惊心。

  傅听漄避开了她的眼,目光落在她细嫩的手腕上。

  她自小娇生惯养,往日里,一点点小伤都会痛得不行,可现在,她白嫩的细腕磨破了皮,有鲜红的血液不断冒出,她却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痛一般。

  傅听漄瞳眸紧缩,猛地掐住了她的下巴,把她逼退,直抵着墙面。“安分一点,不要考验本王的耐心。”

  黎沫不断踉跄,直到撞上冰冷且坚硬的墙面,她才闷哼一声。

  铁链垂下,磨骨的钝痛减轻了少许。

  黎沫狠狠捏拳,越痛她越清醒。

  她凝着傅听漄,浅笑道:“这么想要我的心吗?”

  “黎沫,我说过,乖乖换心,你还能有几日好活,不然……”傅听漄捏紧了她的脸,不带一丝情绪地说:“本王有的是办法让你松口。”

  黎沫眸底压着痛意,扯唇道:“是啊,九王爷足智多谋,不折手段,连对我虚与委蛇,假意深情这样的事都能做,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

  “可你始终算错了,没了爹娘,现在我连你也不要了。”黎沫仰面直视他,一字一句,说的极深极低,“这世上还是什么是我害怕的?”

  连他她也不要了……

  傅听漄一怔,他摩挲着她脸颊的手倏地收紧。

  他满面阴霾,含着戾气说:“黎沫,你注定是会被舍弃的棋子,本王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自愿,本王可以留你最后的体面。”

  黎沫仰面把眸中的泪逼了回去,大笑着,“……不。”

  “看来是本王对你太好了。”傅听漄双眸一冷,一把抬起她的下颔,凝着她的双目,重重吻上了她的唇。

  黎沫倏然睁大了眼,她想要挣扎,却只换来铁链更加刺耳的巨响。

  ……

  良久,黎沫双目空洞地望着牢房上方,连挣扎的力气都不剩。

  傅听漄理了理不算凌乱的下摆,随手捡起一件长衫盖住她,冰冷无情地说:“好好想清楚,本王再来的时候,希望听到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

  他说完,抬步离开。

  黎沫像块破布,躺在冰冷的地面上。

  脚步声渐渐远去,她嘶哑的声音,在幽暗的地牢,阴冷的响起。

  “傅听漄,你可要好好活着。”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