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千亿暖婚酒醉娇妻不好惹

千亿暖婚酒醉娇妻不好惹

千亿暖婚酒醉娇妻不好惹

时间:2020-07-14 12:22:06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掌中云

主角:唐念,楚佑霖

APP离线阅读
千亿暖婚酒醉娇妻不好惹

千亿暖婚酒醉娇妻不好惹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千亿暖婚酒醉娇妻不好惹 阅读全文

  唐念因为闺蜜的惨死,而被楚佑霖记恨在心,她无辜至极,却也辩解无门,只能接受来自深爱男人的折磨……

精彩章节试读

  “我没有,你相信我好不好,我没有让爸妈去收购沈家,我也......我也不记得自己喝酒开车,我明明,明明是在......”

  “你是说监控器里的人,不是你而是另有其人?”楚佑霖打断她的话,手上力度丝毫不减。

  对着他嗜血般的鹰眸,唐念如鲠在喉。

  她不知道!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车里,明明她得知茵儿要和佑霖订婚后,就只是在喝酒买醉,根本没开车......

  “你当所有人都是瞎子吗?”下颚被掐的力度又重了几分,唐念眸下一片痛色。

  嚅嗫着唇,半天也说不出话。

  是啊,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原因,解释只是徒劳的挣扎罢了。

  看着男人眼中对她越来越深的憎恨和厌恶,她苦涩一笑。

  就这样吧......

  哪怕恨着她,至少会永远记得她。

  视线越来越模糊,她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唐念缓缓醒来,睁开眼,入门便是四堵冷漠的灰墙。

  巨幅的婚纱照挂在墙上,新郎是楚佑霆,新娘......则是沈茵儿。

  两人的柔情蜜意和记忆里那阴森诡异的墓碑交错着在眼前出现。

  唐念缩在墙角,脸色苍白如纸,泣不成声。

  自从五年前在茵儿家的舞会上一见钟情,这个让她如今卑微到尘埃里的男人,就占据了她的全部心绪。

  楚佑霖是茵儿的邻家哥哥,茵儿也知道她喜欢佑霖,一直以来都是茵儿在帮她传递感情。

  直到茵儿家出事,被迫继承公司要和楚家联姻的时候。

  她酒驾撞死了茵儿。

  紧接着,楚佑霖在半年内,让唐氏所有国际上的合作链都断裂,合作商纷纷撤销投资,唐氏从安城权势的最顶端落下来。

  她堂堂唐家大小姐,为了活命,只能逃去精神病院装疯卖傻。

  啪——

  白纸黑字的协议甩到了唐念面前,打断了她的思绪。

  “签了它。”楚佑霖冰冷的语调里不含一丝情绪。

  唐念惶恐的翻开协议,才看了几眼,就惊慌的将协议丢开。

  “不,不可以!我不签!”

  男人不耐烦的睨了她一眼,伸手钳住她的下颚。

  “让你怀孕,是因为茵儿一直想和我有个孩子,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碰你?”

  唐念捂着小腹无助的摇头,“佑霖,这是我的孩子啊,求你不要让我和他分开......”

  “呵,一个精神病人也想养孩子?”楚佑霖毫不留情的讥讽道。

  “不,我没有......”话说到一半,唐念才发觉自己说错话了。

  “不是什么?不是精神病人?”楚佑霖钳住唐念下颚的大手下移,掐住了她的脖子。

  “呵,怪不得我看你言行举止还算正常,你们唐家还真是诡计多端啊。”

  “不......”胸腔的空气愈发稀薄,眼前人的身影也愈发模糊。

  身一软,唐念失去了意识。

  但楚佑霖在她昏过去时的警告,她听得清清楚楚。

  “唐念,你接下来的人生,都会在赎罪中度过!”

  森冷阴鸷的声音,湮没了所有的希望。

  “把她按住!”

  半梦半醒间,强烈的不安感让唐念猛地惊醒过来。

  瞳孔剧烈收缩,房间里竟然出现了几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医生。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她戒备地盯着向她慢慢围过来的几个人,“停下来,别再靠近了!”

  她是在做噩梦吗?

  看出唐念的抗拒,医生们停下来相互看了看,但没有离开,反而加快脚步逼近。

  为首的医生举着带着橡胶手套的双手,隔着口罩,公式化地说道:“唐小姐,我们要为您进行精神状况的检查,请您配合。”

  说着,站在他身后的人往他手里递了一支注射器,针头冒着寒光,金黄色的药剂慢慢地进入针筒里面。

  其他人走到床边,熟练地按住床上人的双手双脚。

  他们要给她注射镇定剂!

  陷入巨大惊恐中的唐念整个人冰冻一样几乎忘记了反抗。

  “不,不不......”她浑身止不住得痉挛。

  要是被楚佑霖知道她精神正常,肯定会被送进**恕罪。

  那她此生都要和孩子分离了!

  不可以!

  冰冷的针头触到皮肤的瞬间,唐念惊惶的挣扎起来。

  “马上停止!我肚子里有孩子,你们马上停下来!”

  现在打针,这些针剂会伤到她的孩子!

  “唐小姐,请不要乱动!”医生找不到机会下针,试图协商,却招来唐念更激烈的反抗。

  他不得不举着注射器,后退了一步。

  “楚先生。”医生转身看向门的方向。

  一道修长的身影立在那里,隔着这段距离,依然能感受到那人散发出的冷峻气息。

  唐念眼中涌动出狂喜,仰着头,大声地喊道,“佑霆,快让他们停手,快点!”

  她肚子里的也是佑霖的孩子啊!

  哪怕佑霖厌恶她,也一定会护着孩子的!

  可男人薄唇轻启,冰冷的语句破灭了她最后一丝希望。

  “一群**,何必跟她这么客气,按住她把针打了。”

  冷厉的声音让这些医生纷纷低下头。

  其中一个医生看着这个房间里的唯一决策人,挣扎了半晌,还是犹豫地开口:“唐小姐她怀孕了,确定要......”

  话还没说完,就被楚佑霆冷硬的命令打断:“继续。”

  两个字,唐念瞬间脸色灰白。

  是了,这孩子,身上流着她这个罪人的血。

  她怎么能妄想楚佑霖会怜惜呢?

  冰冷的针头穿透皮肤,金黄色的药剂被缓缓推到她的身体中去,无力感袭来,终于身形一晃,手直直垂了下去。

  “给我仔仔细细地查!”

  这是她陷入黑暗前最后听到的话。

  ......

  “楚先生,专家会审的结果是,唐小姐除了受到惊吓以外,并不存在精神上的疾病。”

  一张薄薄的鉴定报告书被呈到面前。

  楚佑霆冷眼扫了一眼,霍得站起来。

  伪造鉴定书,唐家为了袒护这个女人,可真是煞费苦心啊。

  阴沉的眼眸眯了眯,一场大风暴呼之欲来。

  房间里,唐念无力地躺在床上,神色憔悴。

  她以为经过三天的连续检查,一切都结束了,没想到,这只是真正折磨的开始。

  楚佑霆一声令下,她被丢进了地下室。

  阴暗潮湿的逼仄空间,连正常人都待不住,更何况唐念还是个虚弱至极的孕妇。

  她咬着牙,她断断不肯相信,楚佑霆会对自己冷心绝情至此。

  不停的拍着紧闭的大铁门,她哑着声音喊着要出去。

  她没等来楚佑霆,甚至没有人理会她的死活好坏。

  一天一夜,她没有吃过一粒米,没有喝过一滴水。

  她瘫坐在冰冷的地上,奄奄一息,终于抵抗不住倦意,昏了过去。

  再醒过来,唐念自嘲真是命硬,这样都不死。

  她人还是被锁在地下室,只是多了照明的灯光。

  暖黄色的灯光下,楚佑霆居高临下看着她,就像看着一样没生命的物件。

  唐念低着头,固执得抿着唇,不肯说话。

  她恨,她怨,她甚至不知道,楚佑霆还准备了多少折磨她的手段。

  看着冷漠以对的唐念,楚佑霆眼底闪过一丝诧异,这个女人怎么不像之前那样对自己求饶,哭着喊着要自己放了她了?

  也是,他怎么忘了,唐家娇生惯养出来的大小姐唐念,耍脾气甩脸子多正常。

  大手一挥,哗啦一声,鉴定书被扔到唐念的脸上。

  “唐念,你口口声声说不记得撞死了人,现在结果显示你没有精神病,你还能拿什么借口抵赖?”

  原来,那些医生是用来做这个的。

  楚佑霆他,为了给沈茵儿报仇,为了彻底将她击碎,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撕拉——

  当着楚佑霆的面,唐念将鉴定书撕得粉碎,纸片洒了一地。

  “没错,我没有病。”她仰起煞白的脸,眼中蒙着灰白,“我现在就以一个正常人的立场告诉你,害死沈茵儿的真凶不是我,不是我唐念!”

  说完她垂下头,开始剧烈地咳嗽。

  楚佑霆突然出手,掐住她的下巴,逼着她仰视自己的眼睛:“人面蛇心说的就是你唐念!”

  唐念不屈地怒视回去:“没做过的事我不认,既然你认定我是**凶手,那就索性杀了我,抵你的沈茵儿一命。”

  她累了,她不想解释了,反正她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

  “你也配!”楚佑霆手上的力道加重,“你这条*命,也敢跟她的相提并论!”

  “那你想我怎么样?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唐念大声地喊出来,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砸在楚佑霆的手上。

  楚佑霆松开她,用手帕擦去手上的水渍,然后嫌弃地丢掉一边。

  他解开袖口,露出手腕上的高级腕表,神情莫测:“当然是用你的身体来偿还。”

  巨大的黑影向唐念覆了过去......

  唐念被撕碎了衣服,拖到了卫生间。

  “不是想死吗?我给你更刺激的。”男人阴鸷的声音贴着唐念的耳廓响起。

  水势被开到最大,楚佑霆一把抓住淋浴头,冰冷的水柱哗哗地往唐念身上浇。

  漆黑的发湿哒哒地搭在她光洁的背上,彻骨的寒让本就白得过分的肌肤起了一片的鸡皮疙瘩,青紫不堪。

  唐念的双手被反剪住,像是条狗一样按在白瓷砖上。

  巨大的危机感在心里升腾起来,唐念一边被冷水呛得剧烈咳嗽,一边苦苦哀求。

  “你放开,不管你想对我做什么都行,求你快停下!”

  楚佑霆要怎么把沈茵儿的死算在她头上,她都认了,可是孩子是无辜的。

  “装什么清纯烈女,好好享受!”楚佑霆捏住她手腕的力道加重,残忍地在她身上留下肆虐的痕迹。

  “佑霆,你停下来,我好怕——”

  泪水和源源不断浇下来的冷水混在一起,唐念的心碎成了齑粉。

  她真的好怕,怕自己可怜的孩子真的死在亲生父亲的手上。

  “唐念,你再多演一会,说不定我还真就信了你是个硬骨头了。”

  楚佑霆完全无视唐念的哀求,不带半点怜惜地继续。

  “跟条死鱼一样,难道只有在病床上,唐大小姐才能有感觉?”

  冷漠的嘲讽让唐念的心痛得一抽,不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她都体会到了痛不欲生。

  痛吟声越来越低,直到消失,楚佑霆不耐地推了一把身下的女人,一抬手,满目的鲜血淋漓。

  ......

  “楚先生,唐小姐的情况不太乐观。”妇产科主任站在楚佑霆面前,神态恭敬地说。

  楚佑霆低头翻看着医院的单子,内敛的脸上看不出情绪:“什么意思?”

  不怒自威,主任顿时紧张了起来:“检查结果显示孕妇身体虚弱,精神上也受到了不小的创伤,有流产的先兆。”

  流产?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