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妈咪抱抱爹地帅气又有钱

妈咪抱抱爹地帅气又有钱

妈咪抱抱爹地帅气又有钱

时间:2020-07-14 12:10:17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微小宝

主角:江景,越盛年

APP离线阅读
妈咪抱抱爹地帅气又有钱

妈咪抱抱爹地帅气又有钱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妈咪抱抱爹地帅气又有钱 阅读全文

  所有人都以为,那嫁入豪门的江景在离婚之后会过得很是悲惨,可是江景却转身抱上了商界大佬越盛年的金大腿,带着孩子就这么潇潇洒洒的二婚了....

精彩章节试读

  熟悉的声音让江景的心上上下下,她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意图用痛觉让自己保持清醒。

  虽然作用微弱,但好歹让她的眼前清明了一些。

  只是,在看到面前的人后,她浑身一颤。

  出现在眼里的是一个四肢修长的男人,他大抵刚从浴室走出,宽松的浴袍笼罩着健壮高挑的身躯。

  浴袍的领口并不紧,宽敞而开,露出大片蜜色的健硕胸膛。在水晶吊灯的光晕下,落在江景的眼中,格外诱人。

  而最让江景注意的,是他的脸。

  五官精致,剑眉浓郁,眼睛狭长……这个男人,不是越盛年,又是谁?!

  一瞬间,江景只觉得欲哭无泪。

  先是遇到流 氓,后是遇到对家……老天爷啊,她不会这么倒霉吧?

  “江小姐?”越盛年的眼里似有流光闪烁,“你在我的房间里做什么?”

  “抱歉。”江景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我只是误打误撞进了这里……”

  然而她话还没说完,就双腿一软,身子直直向男人倾倒而去!

  眼前一片黑暗,男人的气息涌入鼻腔,这并不是她第一次闻到对方的味道,而此时此刻,却一下又一下地撩动着她的神经。

  “江小姐?”越盛年也有些意外,“你怎么?”

  感觉到她不正常的体温,越盛年眸色深沉,“你中药了?”

  谁的胆子那么大,竟然敢给她下药!

  此时的江景已经被药效彻底吞没意识,又哪里听得到越盛年的话。

  她失去了思考能力,依照本能伸出手,一手摸索着男人的身躯,一手用力拉扯自己的衣服。

  “好热……”

  越盛年急忙制止,嗓音暗哑低斥,“江景!清醒点!”

  江景急促的喘 息着,滚烫的气体喷薄在他的颈窝里,嗓音都带上了啜泣,“我好难受……”

  越盛年喉咙滚动了一下,对于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来说,面对这样一副情景,无疑需要极大的忍耐力,他黑眸越发深谙,最后一把打横抱起女人,走进了浴室。他一边放水,一边任由江景胡乱的亲着自己,始终纹丝不动坐怀不乱。

  等到浴缸中的水放到大半的时候,越盛年抱起江景,放进冰冷的浴缸里。

  江景狠狠的抽了一口冷气。

  她缩了缩脖子,抱紧了自己的胳膊,“好冷……”

  江景这回意识恢复了些许,看着眼前的男人,好一会儿才分辨出来。

  她的声音绵软无力,“我好难受。”

  “这回认得我了?”

  江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过了半晌,他问,“谁给你下的药?”越盛年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

  “我不知道。”江景沉默了一会,下意识的选择了隐瞒。

  这毕竟是她自己的私事,她不想对越盛年表露太多。

  越盛年黑眸里闪过了一丝危险的暗芒,他自然能看得出来,江景在撒谎,却没有戳穿她。

  越盛年看了她半晌,“我先出去,有事叫我。”说完,越盛年起身离开了浴室。

  江景在浴缸里泡了很久,泡到整个人都冷到失去知觉,药效才逐渐散去。

  她强撑着,从浴室里出来,换上了越盛年吩咐人准备好的衣物,就上了床,沉沉睡去。

  越盛年见她睡着,走到窗边,打了个电话。

  “查下咖啡厅的监控,看看江景今天和什么人在那里见面。”

  几分钟后,他手机收到一条视频,在看了视频内容后,越盛年眼眸危险的眯起。

  江景是被渴醒的,她觉得大脑很混沌,眼睛也睁不开,感觉浑身都很热。

  她闭着眼,嗓音嘶哑的道,“水……我要水……”

  再然后,她感觉自己被人轻柔的放在了床上,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越盛年打了私人医生的电话,人很快就来了。

  江景发烧了,四十度。

  白夜寒在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忍不住调侃,“送到嘴边的肉你都不吃?越盛年,这么正的女人你都*不下去,要不是你孩子都四岁了,我真要怀疑你他妈是个gay!”

  白夜寒是越盛年从小玩到大的发小,家里世代从医。

  白家和越家本就是世交,可以说两人是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

  越盛年的事情,白夜寒几乎都知道,就是不知道他那个儿子是怎么来的!

  越盛年眸光低沉的看着白夜寒,“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精虫上脑?”

  “我就想知道那个破了你处男之身的女人到底是谁?到底是怎样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才能让你允许她给你生下儿子?”

  然而越大Boss很高冷,直接无视了白夜寒的话。

  “开点药,赶紧滚吧。”

  “*!越盛年你是不是人,半夜4点把我叫过来,用完了就要一脚把人踹了?”

  白夜寒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嘶”了一声,“不对啊!你怎么对这个女人如此上心?难不成她就是你孩子他妈?”

  越盛年,“……”

  白夜寒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旋即又摇了摇头,“也不对,如果她就是那个女人的话你也没理由下不去手。”

  越盛年眯了眯眸子,“废话完了么?”

  “……越盛年,你说,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越盛年踹了他一脚,“你这样,很像是欲求不满。”

  白夜寒气得吐血,把药开给他,说了服用方法,打了个哈欠离开了。

  江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外面的太阳很红很烈,她揉了揉太阳穴,眉头深深的拧成了结。

  头好疼。

  江景环视了一下四周,陌生的房间……

  这一幕仿佛有些熟悉,江景猛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

  还好,衣服还在。

  不对!

  这不是自己的衣服!

  昨晚的记忆一点点的涌入脑海。

  越盛年!

  她昨晚中了药,慌乱中进了越盛年的房间,后来……后来的事怎么了?

  江景蹙着眉努力的回忆着,却想不起丁点儿的记忆。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了,越盛年挺拔的身躯出现在门口。

  “醒了?”

  江景下意识的抱紧了自己的胳膊,“我的衣服呢?”

  “太脏,我让人帮你换了。”

  江景听到这儿舒了口气,“昨晚谢谢你,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越盛年挑了挑眉梢,“就这么走了?”

  江景看着他,“不然你想怎么样?”

  “昨晚……”

  江景顿时一脸防备,“昨晚怎么了?”

  该不会,昨晚她真的饥 渴难耐,把他给……上了?

  越盛年笑看着她,“江小姐,昨晚你用了我,醒来就急着和我撇清关系,我很受伤。”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