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婚然天成祁少他很撩

婚然天成祁少他很撩

婚然天成祁少他很撩

时间:2020-07-14 11:56:04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掌中云

主角:乔归宁,祁夜墨

APP离线阅读
婚然天成祁少他很撩

婚然天成祁少他很撩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婚然天成祁少他很撩 阅读全文

  乔归宁意外闯入祁夜墨的房间,导致某大少瘫痪,一年后,乔归宁应聘护工,没想到要伺候的人竟然就是祁夜墨!

精彩章节试读

  乔归宁的全身一僵,连呼吸都跟着停滞了。

  糟了,难道自己这么快就被暴露了?!

  “我说让你走了吗?”

  祁夜墨阴冷的声音自身后传来,不用转身,她也能感觉到那盛怒的目光,如同三年前一样......

  “对不起大少爷,我只是怕站在这里碍了您的眼!”乔归宁赶紧讨好的一笑,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的黑眸。

  “呵,长得这么丑,你站在哪里都会碍了我的眼!”祁夜墨毫不留情的冷嗤,“滚去告诉他们,我祁夜墨不是残废,用不着人来伺候!”

  用不着人伺候?那怎么行!她可没有一百万美金赔给祁家!

  乔归宁一听,赶紧开口,“少爷您怎么能这么说呢!就算您不是残废,可您也是祁家的大少爷,整个祁氏公司的第一继承人,这么尊贵的身份理应有人伺候的!”

  她的话,成功的把祁夜墨的怒火一瞬间点燃,低吼声震耳欲聋,“你想死吗?居然敢说我是残废!”

  “少爷,天地良心啊!残废这两个字是您自己说的!”

  “滚!立刻给我滚出去!”

  乔归宁被震的耳朵疼,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脾气能暴躁到如此地步的人!这祁少爷还真是病的不轻。

  正想开口说话,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陆管家和祁夫人的声音!

  “夜墨和新来的女佣相处的怎样?”

  “回夫人,我刚才好像还听到了大少爷的怒吼声。”

  “那......看来这个女佣还是不合夜墨的意。”

  感觉他们的脚步声是朝着祁夜墨的卧室走来的,乔归宁有些慌了。

  这祁夜墨显然不会留下自己,可偏偏自己已经签了那个合约,被辞退也要赔偿一百万美金的!自己早该知道这钱没那么好赚。

  但是现下情形容不得她犹豫,乔归宁一个箭步窜过去,将一枚银针刺入了祁夜墨的昏睡穴上!

  只需片刻,祁夜墨就从刚才那嚣张跋扈的样子立竿见影的晕了过去,颀长的身影晃了晃,俊脸倚在她的怀里闭上了眼睛,他身上木檀香的味道也同时窜进了她的鼻间......

  很熟悉,也格外的好闻。

  她现在已经十分肯定,祁夜墨就是当年被自己强行睡了的男人......

  下一秒,祁夫人就推门走了进来。

  看到祁夜墨居然靠在乔归宁的胸前睡着了,她的眼底闪过明显的讶异。

  “夜墨这是怎么了?”

  “回夫人,大少爷没事!只是他刚才说最近有些失眠,让我帮他按摩一下太阳穴,结果按着按着他就睡着了!”

  “......”祁夫人的眸中有几分欣喜,“夜墨居然肯让女人碰了?”

  “是啊!大少爷刚才还夸赞我的按摩手法让他很舒服呢!”反正某人已经睡着了,她瞎掰什么都可以!

  祁夫人听闻,满意的点点头,“看来你还真有两下子!那你以后就贴身照顾夜墨吧,奖金什么的你不用担心,我肯定不会亏待你,只要你把我儿子伺候好!”

  “谢谢夫人!”

  “嗯。”祁夫人舒了口气,对陆管家扬了扬手,“那我们回去吧!不要吵了夜墨休息。”

  “好的夫人。”

  陆管家赶紧扶着祁夫人离开了,临走还不忘给了乔归宁一个敬佩的目光。

  自从大少爷瘫痪以来,这三年中,被大少爷赶走的女佣简直可以绕地球一圈,她是唯一可以靠近大少爷的异性!

  乔归宁等他们走远了,才赶紧把祁夜墨昏睡穴上的银针拔掉。

  不出三秒,祁夜墨就缓缓的睁开眼睛,墨色的瞳眸对上了乔归宁那僵硬的笑脸......

  “哎呦大少爷,您可终于醒了!刚才您忽然晕倒,真是吓死我了呢!”

  “......我晕倒了?”祁夜墨质疑的瞪着她。

  他怎么记得好像是眼前这女佣忽然朝着自己跑来,然后自己才断片儿的!

  “是啊少爷,您都没记忆了吗?还是多亏了我及时扶住您,您才没从床上摔下去的!”

  祁夜墨皱紧了浓眉,突然一把将她推开,像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厌恶的拍了拍睡袍,“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不会让你滚!我最讨厌女人碰我,所以你立刻给我消失,我祁夜墨不需要人伺候!”

  乔归宁一脸为难,“那怎么行?我要是走了,谁来伺候少爷啊!”

  “我说了我不需要人伺候!”

  “您需要的!假如您现在想去个卫生间,这腿脚不就不方便嘛!我在这里,就可以扶您过去了!”

  祁夜墨的俊脸一黑,“我不想去卫生间!”

  不想去卫生间?这事好办!

  乔归宁眉眼一弯,背后悄悄的一根银针扎下去......

  “您......确定不想去吗?”

  “......”只见祁夜墨颀长的身躯一僵。

  该死的!他竟忽然在这个时候有了尿意,还是突发到根本憋不住的那种!

  “真不需要我吗?那我可走了啊!”乔归宁心里暗自笑着,可表面上依旧佯装无辜,然后作势迈步要离开......

  “等......等等!扶我去......卫生间!”

  “好的大少爷!”

  “......”

  他怎么有种被眼前这个女佣耍了的感觉呢?

  ......

  祁氏庄园,庭院里缓缓的驶进了一辆黑色宾利车。

  陆管家看到了以后,走过去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

  “二少爷,您回来了。”

  “嗯。”

  车上下来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英俊的脸庞看起来竟和祁夜墨有几分相似之处,可两个人的气质却迥然不同!一个脾气暴躁,一个温文尔雅。

  他就是祁家的二少爷祁亦南,是祁老爷子和其他女人的私生子,之前一直流落在外,近几年才接回祁家。

  因为祁夜墨三年前突然半身瘫痪,一直没能康复,所以暂时祁氏公司的总裁位置由他来暂代!最近他成功的把祁氏公司的海外贸易拓展开了,所以祁氏公司里都在传闻他将会彻底替代祁夜墨的位置,成为祁家的继承人。

  “车里是我给大哥特意带回来补身体的人参,等下你让厨房熬汤给他送去。”祁亦南的目光朝着祁夜墨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似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父亲最近找的医生,也都对他的顽疾束手无策吗?”

  陆管家点点头,“嗯,治疗了一个月也没有好转,大少爷就把他们赶走了。”

  “唉,也难怪大哥心情一直不好!这卧床三年,也实在难熬。”祁亦南迈开长腿打算朝着别墅客厅走去,一边走一边问道,“对了,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女佣照顾大哥吗?”

  “回二少爷,今天找到了一个!”

  “哦?”祁亦南挑了下浓眉,“大哥居然还有能看上的女佣?”

  “这件事夫人也很惊讶呢。”

  祁亦南淡笑着扯了扯薄唇,在进入客厅前,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出去,然后立刻永久删除了记录,还又确认了一遍,才收起手机。

  正打算伸手解开西装扣子让自己放松放松时,他的余光突然瞥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乔归宁?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也在这里......”乔归宁看到祁亦南,也十分的错愕。

  没想到在祁家还能看到熟人!

  “这里是我家啊。”祁亦南迈开长腿,朝着她走了过去,温柔的一笑,“还记得当时在暮市的时候,我和你说过吧!我有亲人,只是我父亲不太方便接我回家,现在我被接回祁家了。”

  乔归宁愣了愣,“祁家......你就是祁家刚回来的二少爷?!”

  “嗯。”祁亦南点点头,俊脸上一直挂着笑,“上次在暮市我突发疾病,多亏了有你救我!不然我可能都等不到被祁家接回来的这天了!现在遇到,我一定得好好谢谢你。”

  乔归宁摆了摆手,有些腼腆的一笑,“举手之劳!当时我们在暮市都举目无亲的,本来就该互相照应的。”

  那时候她带着弟弟,为了躲避家族的追杀,只能逃到暮市去隐姓埋名!因为没有多少钱,所以就和当时也同为穷小子的祁亦南合租了一个房子。

  后来某天他就忽然消失了,音信全无,没过多久自己也带着弟弟离开了暮市,本来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没想到兜兜转转还能在祁家遇到!

  在这陌生的地方再见到祁亦南,竟让她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对了,你还没说你在祁家是......?”

  “我在这里做女佣!”乔归宁有点不好意思的扯了扯唇,“我想把弟弟送出国读书,需要一笔钱,所以就来祁家应聘女佣了。”

  祁亦南朝着她刚才走过来的方向看了一眼,那是祁夜墨卧室的方向......

  他顿时明白了!

  “你该不会就是祁家新招来照顾我大哥的女佣吧?”

  “对啊!我就是祁夜墨新聘的女佣。”

  “......”祁亦南的浓眉微微蹙了下,开口想说点什么,却又咽了回去,最后只是有几分不自然的扯了扯唇,“你确定能胜任这份工作吗?我大哥不是太好相处。”

  这个她也知道!

  一想到祁夜墨,乔归宁就开始头皮发麻了。

  她是真的很不想来胜任这份工作!要是早知道祁夜墨就是当年的那个男人,她打死都不会来的!

  “没办法,我已经签约了!”乔归宁动了动唇角,“不过还好只有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而且薪水正好可以让我弟弟出国留学,只要我弟弟能在国外好好的,我什么苦都可以吃。”

  “可是我大哥这个人,自从半身瘫痪了以后,性格就愈发的难相处了!你真的能行吗?”

  乔归宁朝着祁夜墨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无奈的耸肩,“没办法,我需要钱。”

  “那这样吧!你弟弟需要多少钱,我给你!然后我帮你去拿回合约,如何?”祁亦南的眼底闪过了一瞬超越友谊的关切,不过很快就被隐了下去,“这个女佣不好做,我再给你找一份别的工作。”

  乔归宁怔了一下,迟疑片刻,摇摇头,“你又不欠我什么,我不能拿你的钱!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看到你在祁家,让我突然有种多了个靠山的感觉!起码以后祁夜墨要是欺负我,我也能找到个为我做主的人。”

  祁亦南勾唇宠溺的一笑,“你还是那么鬼精灵,这么多年都没变。”

  当初自己忽然被接回祁家后,他还特意回暮市找过乔归宁,只是没有找到!

  现在能再遇到......这是上天安排给自己的缘分吗?

  乔归宁弯了弯眉眼,刚想开口,突然!一道声音先一步**来——

  “看来二弟......对我这个新来的小女佣很感兴趣嘛!”

  乔归宁和祁亦南同时朝着声音看过去......

  祁夜墨赫然出现在别墅客厅前,一脸冷漠的盯着他们二人。

  “大哥,你出来散步啊!”祁亦南没有因为他的冷嘲热讽而生气,反而亲切的笑了笑,“我推你!”

  说完,他就迈步要朝着祁夜墨的轮椅走过去。

  可是祁夜墨滑动了一下轮椅,往后退了退,“不用,我不是有女佣了吗?”

  乔归宁一听,赶紧走到轮椅后,尴尬的扯了扯唇角,“那我来推少爷!您想去哪里啊?后花园散散心?”

  “回卧室!”

  “......”

  他明明刚出来,现在就要回去,肯定就是为了耍自己!

  祁夜墨挑了下浓眉,“有什么问题?”

  乔归宁赶紧摇摇头,故意把“您”字音加重,“没问题!我现在就推您回去。”

  站在一旁的祁亦南动了动薄唇,想要开口说点什么,最后只能都默默的咽回肚子里、

  现在在祁家,他虽然名义上是二少爷,但实际控权的还是祁夜墨!他只能忍,什么都得忍......

  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他的眸光闪了闪,拿出了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很快,对方就接了起来。

  “怎么了?”

  “我找到她了。”

  祁亦南的视线还一直眷恋不舍的望着刚才乔归宁离开的方向,“但是她现在在祁夜墨的身边,你在行动的时候,千万不要伤到她!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

  对方低沉的一笑,“想不到你祁亦南,还是有软肋的嘛!”

  祁亦南挂断了电话,薄唇微微的动了动,浓眉始终微蹙在一起。

  老天爷还真是爱捉弄他!这眼看着马上行动在即,偏偏这个时候自己寻寻觅觅这么久都没找到的乔归宁,凭空出现了!而且还就在祁夜墨的身边当女佣,这无疑是给他增加了很多负累。

  但是......他不能让乔归宁被拉扯进祁家的硝烟中,决不能。

  ......

  离开祁氏庄园的前厅,乔归宁推着祁夜墨往他的卧室走去。

  都到门口了,祁夜墨忽然扬了下手,“我忽然不想回去了,你推我去庭院的凉亭里。”

  “......是,少爷。”乔归宁对于他这朝令夕改的性格,也不觉得惊讶,“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想留在我身边,问题不要这么多!”

  “......”乔归宁在他身后翻了个大白眼,声音却还得装作温和轻柔的道,“知道了,少爷。”

  “你和祁亦南认识。”祁夜墨挑眉侧过俊脸看向她。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不是第一次见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可是他想了想,又确实没从记忆里找到关于她的片段。

  “嗯......以前认识的。”

  “他喜欢你。”

  这句话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刚才祁亦南在和这个小女佣说话时,那目光中分明带着些爱意!

  这躲得过别人,却躲不过他锐利的眼睛。

  “没有啊,我们就只是认识而已!”乔归宁这句话说的一点也不心虚。

  在她眼里,和祁亦南的关系就是朋友!根本涉及不到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我警告你,在祁家不要耍什么小心思!你的身份就是个女佣。”

  “......我本来也没想过。”

  “你在小声嘟囔什么?!”祁夜墨阴沉的目光看过去。

  乔归宁赶紧眯起眼睛一笑,“没,我说少爷长得帅!比二少爷帅!”

  “狗腿!”祁夜墨不屑的冷哼一声,“你去给我拿一个毛毯,我觉得冷了。”

  “好、的、少、爷!”

  乔归宁偷偷的吐了下舌头,然后赶紧转身去他卧室里拿毛毯。

  祁夜墨坐在轮椅上,目光中那平日里吊儿郎当的玩世不恭瞬间褪掉,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锐利的眸色。

  想不到祁亦南机关算尽,还是被自己发现了弱点——就是乔归宁这个小女佣。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