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天价宠妻帝少轻点爱

天价宠妻帝少轻点爱

天价宠妻帝少轻点爱

时间:2020-07-14 11:54:24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微小宝

主角:苏晚晚,陆言深

APP离线阅读
天价宠妻帝少轻点爱

天价宠妻帝少轻点爱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天价宠妻帝少轻点爱 阅读全文

  苏晚晚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愿意娶她这个大麻烦,陆言深表示,有钱任性不害怕麻烦!

精彩章节试读

  片刻,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苏早早轻咳了一声,转过脸去看苏晚晚:“你不是说你老公在楼下等你吗?人呢?”

  苏晚晚没说话,只是朝陆言深努了努嘴:“喏,这不是吗?”

  苏早早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你不是和孙总...苏晚晚,你为了逃避相亲,故意找演员来骗我?”

  “非常遗憾,姐姐,这的确是我如假包换的老公,让你失望了。”苏晚晚扬了扬结婚证,然后朝陆言深走去。

  “怎么可能?你肯定是在骗我!”苏早早不服气的拉住她往后一拽,接着又撩了下长发,眼里闪烁着毫不掩饰的媚色:“帅哥,我妹妹多少钱请的你,我给你double。”

  陆言深像是看神经病似的冷漠的扫了她一眼,接着目光温柔宠溺的看向苏晚晚,同时打开了后备箱。

  苏早早见他没反应,脸色一僵,急眼了:“演技还挺好。有意思吗苏晚晚?”

  “我没有必要骗你!姐姐你知道的,我没钱,要不是运气好遇到我家老公,我怎么可能请得起这么帅的演员!”苏晚晚眨了眨眼睛,温柔又娇羞的模样:“我亲爱的姐姐,你不是说我嫁出去了,你就安心了吗?怎么我结婚了,你反倒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苏早早脸色顿时十分难看。

  不甘被无视的她再抛了个媚眼,然而,这个比秦昭阳还要衿贵优雅几分的男人,始终没有给予她半点眼神。

  苏早早气到模糊,没好气的嘟囔:“不过几十万的车子罢了,看着也没什么钱,有什么好稀罕的!”

  “他是没多少钱,可他的钱都给我,秦昭阳是很有钱,但他愿意给你管钱吗?”苏晚晚骄傲的抬了抬下巴,不再理她,笑眯眯的走向了陆言深。

  陆言深利落的接过她的箱子,放到后备箱里,牵着她的手就要上车。

  眼看着他们快要上车跑掉了,苏早早心里的柠檬都要泛滥了:“妹妹,你都不打算给我介绍介绍妹夫吗?”

  一再的纠缠,苏晚晚脚步一顿,眸里涌起一股不悦。

  苏早早有抢男人的前科,也有抢男人的资本,自己和她比起来,还只是个未成熟的豆芽菜...这一点,她很有自知之明。

  仿佛知道了她的心思,陆言深尾指轻轻勾了下她的手心,接着回过头去,目光沉沉的望向苏早早。

  “你是晚晚的姐姐?”虽是疑问句,但也是肯定的语气。

  终于得到这个男人的正眼,苏早早心中一喜,连忙整理了下裙子,实则是把裙摆往下拽了拽,好让深V更深一点,她勾着唇角,得意的说:“是啊,我是晚晚的姐姐,海市苏家的大小姐,著名服装设计师苏早早,晚晚不懂事,给你--”

  “苏小姐。”陆言深打断了她,几个字轻飘飘落下:“久仰大名,今日一见,也不怎么样。”

  苏早早笑容一滞:“什么不怎么样?”

  陆言深幽黑深邃的眸子平静无波,性感的薄唇吐出的词眼又快又狠:“我说,你眼光不怎样,身材也不怎样,人品更是不怎么样。”

  还以为男人沉溺于自己女性魅力的苏早早,顿时勃然大怒:“你这说的什么话,你懂不懂什么叫绅士风度。”

  “我有风度,但只限于晚晚。”陆言深说完,不再看她,干脆利落的上车,扬长而去。

  苏早早阻拦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去,恨恨的咬紧了后槽牙,恼怒无比。

  “苏晚晚这种小**你也敢娶是吗?行,那咱们就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直到出了小区,苏晚晚才回过神来,暗爽之余,又捏了把冷汗:“你刚刚不该那么怼苏早早的,我跟她合不来是我的事,不能连累你。”

  陆言深沉眸,瞥了她一眼:“我应该看着你被欺负?”

  苏晚晚噎了噎,呐呐的低下头去。

  她的家庭状况,其实在咖啡厅被相亲对象纠缠时,就暴露了一些,虽然事后陆言深并未多问,但不代表他不知道。

  “不必多想。”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陆言深腾出一只手,握了握她的:“她是她,你是你,以后,你还有我。”

  多简单的一句话,莫名戳中了苏晚晚心底的脆弱。

  是啊,她之所以答应陆言深,不就是为了被欺负的时候,有人陪着她,有个依靠吗?

  “给你添麻烦了。”她仰起小脸,朝男人笑了一下:“陆言深,我会努力学着做一个好妻子。”

  “嗯。”

  不多时,车子便到了陆言深的公寓。

  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段,150平的三房,简约大气的装修,宽敞又奢华,干净得就和样板间一样。

  “这个是我的卧室,这间是书房,还有那一间是客房,暂时空着。”低哑磁性的嗓音,在耳边殷殷的解释。

  “嗯,我知道了。”苏晚晚点头,拖着箱子就往客房走,却被男人握住了行李箱的另一端。

  苏晚晚一愣,脸颊瞬间成了红苹果:“不住客房,我住哪里?”

  陆言深停住脚步,看了她一眼:“你想分开住?”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苏晚晚总觉得这男人好像笑了一下,虽然那笑意不太真切,一晃即逝,她再看过去就什么都没有了。

  心里怪不自在的,但对上男人依旧冷峻的表情,苏晚晚也不好提出异议,到了嘴边的话被迫咽了回去。

  用力的闭上眼睛,下定决心豁了出去:“那好吧!我跟你住一起。”

  陆言深嗯了声,将箱子提进去平放好,苏晚晚见状,连忙拦住他:“不用了,放着我来就好。”

  陆言深没再坚持,他随即掏出皮夹,抽出一张卡给她:“拿着,密码是门牌号。”

  “不用了,我有--”话还没说完,男人便抬起眸来看她:“我的钱,不是应该都给你管?”

  苏晚晚一愣,脸再次成了红苹果:“我--就是糊弄苏早早,随便说说的。”

  “可你确实是我的妻子。”陆言深轻蹙了下眉。

  “那好吧!”苏晚晚硬着头皮接过。

  罢了,这个男人太强势,他认定的事自己拒绝也没有用,不如把卡留着,反正用不用都是她自己的事。

  给完卡,陆言深就出去了。

  苏晚晚长舒了口气,把卡放到钱包里,然后把衣服一件件往衣帽间搬。

  衣帽间面积不算小,里面早已摆满了各色西装领带皮鞋,一排排整齐又服帖,一切都很整洁,看起来简直不像单身男人的住所。

  苏晚晚暗想着,看来这男人有点洁癖,既然住了他的房子,承了他的情,以后她得卖点力,多干活才行。

  她东西不多,在衣帽间里占了小小一部分,一会儿就收拾完了。

  伸了个懒腰,环视着整个房间,她又皱起了眉头。

  好地段的大公寓,几十万的车子,说给就给的卡,这么多认不出牌子的西装,不算极有钱,但绝对不简单。

  他,真的是她想象中的小公司小老板吗?

  和他结婚的生活,真的会如她所愿的简单又平淡吗?

  苏晚晚回到客厅时,陆言深已经不在了。

  茶几上放着门禁,昭示着他出门了。

  看了看时间,才五点多,还很早,苏晚晚便决定出门去看看,熟悉熟悉环境。

  绕着小区里外走了一圈,看时间差不多了,她便给陆言深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喂。”

  那边略有些嘈杂,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忙,苏晚晚略有些后悔,但还努力稳住呼吸:“我打电话就是想问问,你晚上回来吃饭吗?”

  “回。”男人的声音很轻,也很酥。

  苏晚晚不是声控,但这一刻,她整个人都懵了,茫然的几乎忘了自己打电话的用意,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又羞又窘,懊恼极了:“那,你有什么忌口的吗?”

  “我不挑食。”一如既往的简短有力。

  苏晚晚连忙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苏晚晚安抚了扑通扑通的心跳,转身便去了隔壁的超市。

  原本只想买点菜,但没一会儿,蔬菜,肉类,水果牛奶小零食,零零散散的买了一购物车。

  付款的时候倒是爽快,结完账那就愁了,好在超市离家不算太远,虽然东西多又重,但是咬咬牙,勉强也能拎回家。

  到了家,苏晚晚歇了好一会,才开始动手做饭。

  被赶出家门半年,为了省钱她都自己做饭,不说别的,一手厨艺还是可以的。

  不过一个小时,三菜一汤便摆上桌了,排骨山药汤,清蒸鲈鱼,西蓝花虾仁,炒青菜,有荤有素,色香味俱全,她挺满意。

  解了围裙,去洗手间洗脸,对着镜子整齐头发的时候,看到流理台上显眼的刮胡刀,苏晚晚恍惚间意识到,她和一个男人结婚了,同住了。

  而今天,则是她领证的日子,勉强也算是结婚纪念日。

  有点紧张,又有点少女心作祟,苏晚晚急急忙忙下楼,在附近精品店买了个烛台,又买了一束鲜花。

  回到家中,才刚把一切准备好,就听到咔哒的开门声。

  苏晚晚下意识抬眼,便看到门口的玄关处,熟悉又陌生的男人。

  高挑完美的身材在浅灰色西装的包裹下极有味道,清冷的面庞在夜晚的灯光下诱惑又禁欲,哪怕不是第一次见,苏晚晚依旧没出息的被这个男人帅了一脸。

  “回来了啊!”艰难移开视线,招了招手,故作镇定的打着招呼。

  “嗯。”陆言深表情仍旧淡淡的,换好鞋,他一言不发的去了卧室,再出来时西装外套已经脱下了,衬衫的袖子挽到胳膊,看起来休闲又随意。

  看到客厅里闪烁的烛光,还有餐桌上的鲜花,以及果汁菜品,陆言深明显有些惊讶。

  他缓缓瞥了苏晚晚一眼,朝酒柜挑了挑眉:“那里有红酒,还有杯子。”

  红酒?不行不行,不能喝红酒,他们俩是要住一起的,万一喝多了,那--

  “我不喝酒,果汁就好。”苏晚晚讪讪的陪笑,招呼他:“时间仓促,我也没怎么准备,随意吃点吧!”

  陆言深扫了一眼桌上的菜,淡淡抿唇:“这样已经很好了。”

  他是真的不挑食,吃饭的动作虽然斯文优雅,但一点都不慢,她做的每个菜他都有吃。

  见他还算满意,她松了口气,一个家总得两个人共同经营才能走得更好,他揽了经济住房的压力,她总得付出点劳动,这才安心。

  吃完饭,陆言深主动提出洗碗,苏晚晚拗不过,只好由了他。

  听着厨房里哗哗的水声,她一个人闲得慌,也跟着去了厨房,打算洗几个水果。

  她开冰箱的时候,陆言深不经意间一扫,便看到里面满满当当的食物,他眸光暗了一些。

  “下次去超市,可以叫上我一起。”

  苏晚晚正洗着水蜜桃,目光斜了斜,有些疑惑的看他:“可你不是很忙吗?你有什么要买的,可以跟我说。”

  陆言深捞完最后一只碗,看了她一眼,语气没有任何变化:“别忘了,我是你的丈夫。”

  苏晚晚的脸慢慢红了,第一次,她觉得和这男人结婚真是一件挺不错的事情。

  温柔体贴,还懂得体谅,是他这个年龄的男人少有的了。

  “好的。”她应的很大声,唇角不自觉的勾起了笑容。

  一盘水果很快就吃完,再是磨蹭,也到夜深了。

  苏晚晚整个人像是黏在沙发上,动都不敢动,眼睛也一直都盯着屏幕。

  直到男人出声打断她:“你明天不用上班?”

  “我--”苏晚晚尴尬的挤出一抹笑,脸蛋没忍住又红了。

  活到22岁,她从没和男人亲密相处这么久,就算这个男人已是她法律上的丈夫,但在情感上,她依旧有点难以接受。

  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陆言深屈起食指敲了敲桌面,叫了她的名字:“苏晚晚,关于婚姻的共识,我们应该好好谈一谈。”

  男人表情特别严肃,说是谈话,倒像是谈判,苏晚晚下意识绷紧了身子,乖巧的看他。

  就见陆言深深邃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视,缓缓的开口:“我知道你的顾忌,我们虽是夫妻,但毕竟是陌生人,所以,我可以给彼此熟悉的时间,你不用担心我会乱来,你若不愿意,我不会勉强你。”

  苏晚晚松了口气,陆言深眼眸轻动,眼里滑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光芒:“虽不熟悉,但我们毕竟已经结婚,你是我的妻子,你做好你的义务,我尽好丈夫应有的责任,这都是应该的,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

  苏晚晚无话可说,傻傻的点头:“嗯,我会尽快融入婚姻的角色。”

  把话说开以后,苏晚晚心情稍稍放松了些许。

  累了一天,她确实困了,洗完澡,她穿着上衣下裤的睡衣出来。

  陆言深已在另一个房间洗了澡,他穿着米色睡衣靠在床头看书,被子只盖到腰间,朦胧的灯光给他英俊的面孔踱上一层剪影,本就极致的身形更显高挑修长。

  苏晚晚莫名又慌了起来,暗暗吞咽了下口水,慢吞吞走到大床的另一头,掀开被子,滑了进去。

  虽然做好了心理建设,但她依然不敢靠他太近,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只占据了大床的一小部分,而且还背对着他。

  陆言深放下书,侧眸看了看被子里隆起的一团,忽然间想起衣帽间里属于她的一小块,还有洗手间里她放护肤品的一小块,虽然放在一起,却又如此的泾渭分明。

  陆言深的唇角,勾起一抹了然的笑意:“晚安。”

  吧嗒,灯光熄灭,房间里只剩下一丝丝隐约的月光。

  黑暗中,感官尤其敏锐,感觉到那浓烈的男性气息,仿佛就在耳边,将自己包裹。

  苏晚晚心跳得很快,努力让自己睡过去:“晚安,好梦。”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