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君情妾意付水流

君情妾意付水流

君情妾意付水流

时间:2020-07-13 14:26:00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微阅云

主角:秦浅兮,傅之衡

APP离线阅读
君情妾意付水流

君情妾意付水流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君情妾意付水流 阅读全文

  一个腹黑冷情的现代女汉子,穿越成爹不疼后娘害的软妹纸!遇上霸道冷酷武宣王,只手遮天、权倾朝野,传闻说,他睡过的女人比吃过的饭都多,可是一夜贪欢之后,他竟对她痴缠不止,他说,女人,你姿势多、技术好,本王很满意,赐你王妃之位以资勉励。

精彩章节试读

  云城东面,最奢华的客栈内有一个三丈长宽的露天大浴池,缭缭白雾从浴池中升起,男人背对着门口的方向靠在池壁上,背影若隐若现。

  秦浅兮轻轻撩起裙摆,在他身后缓缓蹲了下来,一双玉手缓缓伸向前。

  还触碰到眼前人,就听“刺啦”一声轻响从肩膀处传来,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扼住她的手腕,狠狠将她扯入了浴池中。

  “王爷,你可真是着急。”她说得云淡风轻,听不出丝毫的怒气,像是在平淡的陈诉一个和她不相关的事实。

  “侍卫说,你倾慕于我?”傅之衡一手攥紧秦浅兮的手,一手挑起她的下巴。

  秦浅兮柔顺的抬头,淡笑。

  “不,准确的来说,是我想shui了你。”

  喜欢和睡,对秦浅兮来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不过,出乎她的预料,这宣武王傅之衡竟真如传闻中的那般,生了一副好皮囊。

  一双剑眉下,是一双神秘得让人忍不住想一窥究竟的眸子,那唇,也是恰到好处,过厚则不实,过薄则不坚。

  “呵,这说法倒还真新鲜。”磁性的声音中听不出喜怒。

  “新鲜的东西还很多呢,王爷别着急,我慢慢……做,给你看。”

  秦浅兮依旧在笑,笑容比先前更妩媚了几分,脑海里回想着从前看过的岛国片里,那些女猪脚们的动作和神情。

  主动将脸颊往他手掌上凑,用光滑的肌肤蹭他粗糙的大手,再顺着掌缘将他的手指含入了口中……

  手指尖的柔软,男人眼神一沉,眸底的幽光加深了几分。

  水雾弥漫间,两人在碰触摩擦的瞬间点燃了炙热的火花。

  一切,就那么水到渠成的发生了。

  当预料的痛苦从身体上传来,秦浅兮只能在心底呐喊:“***,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

  午夜,一阵寒风过后,木质楼梯上的灯笼被吹灭了。

  一名侍卫拿了打火石,搭上凳子准备将灯笼重新点燃,二楼“吱”一声轻响,房门被打开,却见一个女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她穿着男人的宽大衣袍,衣袍外还裹了一件裘皮的披风,那披风侍卫觉得有些眼熟,仔细一看,吓得手中的打火石落在了地上。

  那裘皮披风,是他家王爷最钟爱的!

  听说,曾经有一个丫鬟将一点水渍落在了那披风上,就被打断了双腿,更有传闻,王爷的披风不准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碰触!

  现在,这披风竟然穿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

  秦浅兮反手将房门轻轻的关上,然后在侍卫诧异的眼光中从容的走下了台阶。

  她打了一个哈欠,下楼梯的时候脚步还有些虚浮,脑海里不经意间闪过刚才在浴池里的画面,禁不住一阵脸红心跳。

  几场纠缠下来,她连骨头都险些散架,好不容易等到那男人终于疲倦的睡去,她才得以爬起来,撑着疲惫的身子离开。

  丫鬟梧桐等在院子的角落里,看见她出来,立刻就迎了上去,再看她身上穿着的男人衣服,鼻头一酸,只剩下一阵哽咽。

  “我都没哭,你哭什么?走,我累了,回家洗澡去。”

  秦浅兮摇了摇头,扯住梧桐的手往院子外走。

  丫鬟梧桐看着那些侍卫赤果果的目光,哽咽着道:“小姐,过了今晚,您这辈子就真的毁了,我知道您心里一定也很难过……”

  “难过!难过什么?”秦浅兮冷哼了一声,“就算我不去,这辈子不也毁了吗?”

  “小姐……”梧桐不断哽咽着。

  “好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打听来的消息是否可靠?”

  秦浅兮回过头,视线落在远处二楼的的窗户上,窗户没关,窗外两盏灯笼里透出点点晕黄的烛光。

  梧桐点点头,道:“放心吧,谁都知道宣武王风流成性,对女人是来者不拒,听说和他好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而且事后向来翻脸不认人,到目前为止宣武王府还没有一个女人能成功住进去过。”

  “那就好。”秦浅兮的手,渐渐握成拳,“我也怕麻烦,事后能一拍两散,从此再无牵扯,那是最好不过。”

  梧桐没有说话,她家小姐的想法,她是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的。

  其实,如果有其他的选择,秦浅兮也不愿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没有人会知道,当她穿越到这个陌生时代的时候,是怎样的震撼!

  她原本是武器制造专家,在各种国际武器设计大赛上,她获奖无数,谁知道一次实验爆炸,等她再醒来,就成了这个同名同姓的古代小姐。

  只可惜,在这个封建社会里,女人大多被视为传宗接代的工具。

  眼看还有三天,她就要嫁给那个未曾蒙面的老头子,秦浅兮只能想出这个破釜沉舟的办法来断了那些人的念头。

  一个不干净的女人,是不会再被容忍留在将军府的。

  而这,正是她想要的!

  一层膜而已,换一生自由。

  秦浅兮觉得很值。

  她站在雪中,背挺得很直,绸衣在雪地上拖出一道绚丽的红色。

  在众人或探究或鄙夷的目光下,秦浅兮坚定而决绝的迈出了脚步。

  “等等。”两人刚走到院子门口,负责守卫的金木统领就扬手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他也看见了她身上穿着的衣服,眼中有些惊骇道,“你身上的衣服是我家王爷的。”

  秦浅兮一听,笑了,扬起小脸,挑衅的道:“那又怎样?你家王爷把我的衣裳都扯破了,再陪我一身天经地义!你要不信,进去看看啊。”

  扯,破了……

  金木还是头一次见一个女人把那种事拿到明面上来说,他一时惊得无语。

  他怎么敢进去看?打死他也不敢迈进那“战场”一步。

  秦浅兮推开他阻拦的手,带着梧桐堂而皇之的走了出去,穿在她身上的披风长了些,行走的时候在雪地上留下了淡淡的痕迹。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