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他的小情书

他的小情书

他的小情书

时间:2020-07-13 11:21:12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微阅云

主角:许悦心,许嘉木

APP离线阅读
他的小情书

他的小情书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他的小情书 阅读全文

  小学的时候,许悦心深情款款地给男神写了一封情书,诉说自己的爱慕之情。谁知道邮差小哥送错了人,并且那人还神经兮兮地给她回了信,用五张纸的长度教育她——不,要,早,恋!而十年后,他们相亲了。许悦心:老子要学习,没空理你,后会有期。谁知道又过了几年,他们竟然相亲相爱了!我去!这是什么狗血剧情?
标签: 现言 情感 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最近,许悦心的内心颇不宁静,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因嘛,当然就是她这棵二十六年的铁树终于开花了。

  十一假期,许悦心回老家探亲,在火车上遇到一个人 - 老熟人本来应该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相认剧情,却在片刻的惊愕后发展成了你追我赶的警匪片。

  事后,许悦心总结了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得出一个结论:一定是她工作太忙忘记给**上香,所以被惩罚了。

  许悦心承认自己整天幻想偶遇帅哥,然后一见钟情,奉子成婚,白头到老。可是她从来没想过会遇到他。

  在她的观念里,他们的人生轨迹宛如两条平行线,即使呼吸着同一个城市的空气,也该永世不相见,虽然可能对方挫骨扬灰她都能认出来。

  说起来,许悦心的人生属于那种典型的顺风顺水类型,家庭幸福,学业优异,人长得也还算过得去,高考顺利考上北大,还年年拿奖学。

  她毕业后留在了北京,就近找了份工作。工薪不算高薪,但是吃喝不愁,还能有余钱到处转转,生活倒也算惬意。要说有什么不足的,也就是情路有些坎坷了。

  许悦心今年芳龄二十有六,还是一只从来没啃过骨头的“单身狗”,而这份不幸还要从十几年前说起。

  那年情窦初开,许悦心暗恋班上的一个男生 - 当然,她觉得那个男生对自己也有意思考试前,她终于鼓足勇气给那个男生写了一封信,希望能和他约定考同一所学校。

  她将她的满心情意全都寄托在这封信上,然后塞进象征希望的绿色邮箱,寄了出去。

  其实这本应该是一个浪漫的爱情养成故事,可是世事总难如人意。

  许悦心盼了一周多,终于收到了厚厚的一封回信,她欣喜地拆开,里面写道:同学,早恋是不对的......

  长长的五页,每一页都是这句开头,并且引经据典。

  许悦心想,年纪小小就这么有文化,真是难为他了。

  后来,两人再次见面是在大学毕业后的同学聚会上。彼时,那位男同学早已有了未婚妻。吃饭时,大家开起玩笑,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各自的遗憾。

  那位男同学说,当年他很喜欢许悦心,本来想等考试后表白,却不想听闻许悦心给许嘉木写了表白信,所以就放弃了。

  许悦心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蒙了。她经过多方打听才得知,当年她写信表白许嘉木的消息居然源自许嘉木本人之口!更重要的是,像这种完全站不住脚的谣言竟然还有人相信!

  当时的许悦心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压根儿没去思考为什么她的表白信会到许嘉木手上。

  想到这里,许悦心满心怒火喷薄欲出。遇到谁不好,为什么偏偏遇到这个灾星?没错,她在火车上偶遇的人就是许嘉木。

  其实单纯偶遇也没那么可怕,两个人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班同学,可谓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直到高中以后文理分科,两个人见面的次数才渐渐少了些。

  可关键是他跟她说话了,还是很亲昵的那种!

  他跟着她从这节车厢到那节车厢,帮她拿东西,买盒饭。下火车之后还送她回家,到了她家楼下还送了她巧克力和小可爱玩具熊,而且她还收下了!

  看到沙发上的东西,许悦心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她晃晃头,还在,好吧,不是做梦。那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们虽然有那么一点点感情纠葛,但是前后时间不足两个小时。又虽然她经常在思想里各种碾压他,但从没付诸于实际。

  大学的时候,两人在不同的学院,不过巧得是宿舍楼离得很近,因此会常在食堂遇见。而每次见面许悦心的心里就会出现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

  究其根源,是因为从小到大,她每次见到许嘉木都没好事!其中细节暂不一一说明。总之,久而久之,许悦心便对许嘉木生出了一种防备心。

  她将这种变化称为生物趋利避害的本能反应。

  所以整个大学期间她和许嘉木两个人都处于“对面相逢不相识”的微妙的关系。

  大三的时候,室友云薇给她介绍了一个据说很优质的男生。

  她本来很抗拒相亲这种事,被室友生拉硬拽去之后才发现,那个优质全能男竟然是他!

  相亲的那个学期,许悦心挂了三科。她忙着补考补学分,也没时间再去想这些事情。大四又忙着实习,在学校的时间少,一整年都没有看到许嘉木,便也渐渐忘了这件事。

  可生活就是这样,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你惊喜和意外。

  许悦心家在厦门某小镇,路远车少。像十一这种竞争激烈到吐血的时期,她不但抢到了票,还因为事情耽搁成功改签了票,她觉得自己真是走了**运。更让她没想到的是,这摊**上面竟然还开出了一朵明灿灿的桃花。

  “薇薇,你说,水逆到底怎么逆转?”许悦心一边敷着面膜,一边对着手机视频比划着。因为动作幅度太大,面膜怎么都抚不平,她索性揭了下来,扔到旁边的**桶里。

  “您老可悠着点吧,敷面膜的时候不要乱做表情,容易长皱纹。”视频那边的云薇语气淡淡。

  和许悦心不同,云微性格不温不火,永远有一份泰山崩于面前不变色的淡定,偏偏嘴巴不饶人。

  “薇薇,你说我该怎么办......”许悦心自顾自地沉浸在慌乱中。

  “你就没想过,你们这是一种缘分吗?”

  许悦心:“......”

  是啊,真是有缘分,十一竞争这么激烈的时期,两个人竟然买到了同一天,同一趟车还是同一节车厢的票。

  云薇一直都觉得他们两个是天作之合,尤其是那次相亲之后。许悦心说了他们之间的纠葛,云薇对他们是天作之合这件事更是充满了自信。

  那边云薇还想说什么,有电话打了进来。本地号码,尾数666,好吉利的数字。许悦心跟云薇打了个招呼,挂了视频,接起电话。

  “喂?请问是哪位?”

  “悦悦,是我。”

  “许嘉木?”

  ......

  挂了电话,许悦心长舒一口气。她拿起桌边的飞镖,转身坐到了桌子上,扬手将飞镖“彪”一下射出,定在贴在对面白板的“许嘉木”的脑门上,这才稍微静下心来。

  白板上的许嘉木照片,方方正正,一看就是证件照,且刚挂不久,小锤子还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许悦心不懂,为什么每次和那个人说话她的就变得不像自己了?是她着了魔还是这个人有干扰磁场的能力?她已经不爽他很久了,没想到这次他竟自己找上门来了,不是找死是什么?

  “彪” - 又一枚飞镖正中眉心。

  刚刚的电话是许嘉木邀请她周末一起吃饭,然后再去看一部新上映的电影。而许悦心明明并不想接受他的邀请,话出口时却又答应了下来。

  她是发自内心地觉得许嘉木“有毒”,这种的毒的名字叫“你无法拒绝我。”只要一对上他,许悦心就会变成“丧权辱国”的小人。

  这时,云薇的视频又打了进来,许悦心一接起就抱怨道:“薇薇,我可能要死了......”

  某网红日料店。

  许悦心连吃了两个寿司后,见许嘉木还没动筷子,便停下了风卷残云的气势。

  看着对面的人,她思量了一下,小心地问:“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许嘉木本来一直在看她吃东西,看得有些出神,他仿佛透过眼前的女生看到了别人听到她突然发问,还有些回不过神来,愣怔了下才道:“没有。”

  “那你看我怎么样?符合你女朋友的标准吗?”

  “......”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直接点嘛。快说,你觉得我合适吗?”

  看她如此脸不红心不跳地询问一个男人感情问题,许嘉木莫名有些烦躁他理智失控道:“不合适。”

  许悦心有些惊讶,点点头没再接话。

  她是真搞不懂许嘉木脑袋里装的是什么了。他既然对她没意思,干吗还表现这么殷勤?

  同时,冲动回答完问题的许嘉木则表示后悔不已。

  他是多理智的一个人啊,为什么一碰到许悦心就开始智商倒退?只不过每当他想重拾旧话的时候,脑海中就会冒出他两大学相亲的场景。

  当年,看到出现在相亲会上的他,许悦心既厌恶又害怕。

  活动结束,许嘉木如同电视里的男主角一般,提出送许悦心回家的要求。

  许悦心本想拒绝,但想了想还是接受了。

  最近单身女子独自坐车遇害的新闻不少,许嘉木虽然讨厌,但好歹能让她放心。

  “那个......我们好像很多年没见过了?”气氛尴尬,许悦心没话找话。

  “我们不是前几天刚见过吗?”许嘉木打趣,“难道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许悦心:“......”她到底有什么想不开的,为什么要找许嘉木聊天?

  好不容易坚持到小区门口,许悦心匆匆道谢后,赶紧下车往小区走。

  在她的印象里,这个男人的智商虽然很高,但是情商却......很木讷,所以他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难对付的?好吧,他以前也很难对付。

  许悦心走后,许嘉木并没有下车。他将车窗摇下一半,点了支烟,看着许悦心落荒而逃的身影,唇边浮上一抹笑意。

  这丫头,还是冒冒失失的,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啊?不过也正是因为她这迷糊的性子,才让他忍不住升起戏弄的心思。

  忽然,许嘉木的手机铃声响起。

  看了眼来电人,他接通电话,语带调侃:“云大姐好。”

  云薇直切主题:“进行得怎么样”

  “很顺利!”他吸了口烟,将烟圈吐出窗外。

  “顺利就好。”那边声音低了两度,似是喃喃自语。

  许嘉木将烟头掐灭,笑了下,说:“不过,你这么联合着外人算计闺密真的好吗”

  “你这话说得可就不对了,我这么做是为了谁?”云薇的声音带着愠怒,还带着一丝不屑和娇嗔。

  “那我可要好好谢谢你 - ”许嘉木还没说完,那边又出声打断:“谢倒不必,但是,小伙子,你要学会领情。”

  “好,事成之后请你吃饭。”

  “哟,许大爷的饭我们可不敢吃了,上次一顿饭吃下来我就成了 '汉奸',再吃一顿?你是要我给她下药直接送到你府上吗?”云薇语带嘲讽。

  她话说完,许嘉木正好看见二十二楼一户人家的灯亮了起来。虽是万家灯火中的一员,但因为有人注视,所以显得格外明亮。

  他边关上车窗边说:“犯法的事我可做不来。”再说了,照许悦心今天的反应来看,他要是贸然出手,大概只会更惹她讨厌。

  对于她,他已经错过很多次机会了。

  从年少时代的青涩初恋到大学校园的浪漫爱情,他一次次地靠近她,又一次次失败,最后只落得个远远旁观的下场。

  说实在的,许嘉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混成这个样子,或许跟他的性格有关。

  面对别人时他都能好好的,唯独看到许悦心就方寸大乱。

  而现在,这么些年过去了,她仍单身,他也没对她死心。许嘉木觉得,无论如何他也要再试一次。

  在谈婚论嫁的年纪,他重新来到她身边,和她谈一场携手一生的爱情。

  这一夜,许悦心睡得颇不宁静。

  梦里,重演了一遍晚上的约会场景,只是结局处做了修改。

  电影院门口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大喷泉,水流哗哗,人来人往仿佛只是背景。远处霓虹闪耀,天空星月映照,一切都闪着不现实的光芒。

  她是女主角,他是男主角,他深情地看着她,然后单膝跪地,吻了她的手背,拿出一枚戒指,说:“悦悦,嫁给我吧。”

  然后,她猛地惊醒,发现自己惊出一身冷汗。

  花几秒钟平复好心情,许悦心转身打开床头灯,看了眼对面墙壁上挂着的钟表 - 凌晨两点半。

  夜半时分,从诡异的梦中惊醒,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闹鬼了。

  许悦心抬手拍拍额头,不懂为什么自己会做这样的梦?这简直比如何报复许嘉木那个问题还要难。难怪薇薇说“女人如果二十五岁还没有谈过恋爱,就会变得饥不择食”。

  想到这里,许悦心赶紧给了自己两巴掌,暗暗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果然是闹鬼了!

  许悦心翻来覆去难以入睡,中途抬眼一看钟表,已经快四点了。

  她努力想让自己睡着,可奈何思绪无比清明,只好去刷手机然而她刚解锁就看到一条微信新朋友消息,点开后看到备注里写着:许嘉木。

  许悦心:“......”

  她本意是不想加许嘉木的,但是又觉得不太好,毕竟是老同学了纠结片刻,许悦心点了通过验证,然后顺手点进了他的朋友圈,看到他的最新动态 - 今天的约会【/笑脸】【/笑脸】【/笑脸】。

  配图是今天,哦不对,是昨天的菜和电影票。

  他什么时候拍的?技术还不错......

  她又陷入冥想中,从人生大事到人生哲理,从许嘉木到自己,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睡着,以至于早上闹钟响起的时候,她还在梦中思考人生。

  许悦心艰难地爬起来,洗漱了一通,随后赶紧出门奔向地铁。经过小区外的早点铺时,老板熟练地递给她一袋小笼包,然后顺手拿了她手里的零钱。

  站定地铁安全门前,许悦心抬头看了电子提示板,上面显示八点十分的那趟车还有两分钟到站,她长舒一口气。

  还好,赶上了。

  许悦心一直觉得自己没什么优点,也没什么事情能坚持下来,但唯独上,下班这件事,她向来引以为傲。

  卡点卡得完美绝伦,八点半上班,8:30准时打卡,并且风雨无阻。

  因为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经过她严格计算的。准时上班,当然也要准时下班。在这点上,她算是一个强迫症患者,所以直到中午吃饭时,她还在想今天迟到这件事。

  没错,今天她上班迟到了!还迟到了整整五分钟!

  “听说你今天上班迟到了?”

  一个上午,许悦心每碰到的一位同事对方都会问她这个问题,而每被问一次,她就心痛一次,仿佛早上的情景又在她眼前重演了一遍。

  早上,许悦心像往常一样上了地铁,虽然没有座位,但好在人不多。她找了两节车厢之间连接处的角落站好,点开微博开始刷头条八卦。

  她家离公司只有五站地,即使有座位她也不会坐下,毕竟上班要坐一整天,所以分外珍惜这每天唯一的“运动”时间。

  眼看再过一站就要下车,许悦心像往常一样,在下车的乘客走完后,换到门口的位置。谁知道这时候突然上来一个人,一路连拖带拉地把她挤到了原来的地方。

  对方一只胳膊撑在她耳旁,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发表意见道:“嗯,洗头了。”

  被莫名“袭击”时,许悦心惊魂未定,心里流转过千万个念头她不禁想,难道在地铁这种人流密集的地方也会有人劫财劫色她闭上眼,双手抱胸,然后? - - 等死(营救)嗯,还要先护住重点。

  而在她快要脑补出一部地铁惊魂的时候,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许嘉木?

  说起来也奇怪,得知“袭击者”是许嘉木的时候,许悦心突然不怕了。

  也许因为对方是熟人,虽然自己很讨厌他,习惯躲着他,更多时候会在自己的想象里痛快地打他一顿,但他却给她的一种很安全的感觉,就算现在他们处在一种在外人看来有些暧昧的状态也是一样。

  他不是坏人,就算是,也不会对她做坏事 - 当然,坏事里面不包括语言攻击。

  许悦心翻了个白眼,一把推开面带微笑的许嘉木,说:“我到站了”

  同时,关门的“嘟嘟”声响起。许悦心小跑到门前的时候门正好关上,时间精准的堪比她打卡上班。

  全勤奖没了......悦心看着车窗里自己哭丧的脸,不由得想:果然是地铁惊魂啊!

  这一刻,仿佛有什么在心底叫嚣,她抬手抚了抚自己的脸颊,又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深吸一口气,转身想找罪魁祸首算账。许嘉木却已气定神闲地走到她的身边,笑得牲畜无害,道:“忘了说正经事。”

  “什么正经事!老子上班都要迟到了,都是因为你!”许悦心满腔怒火,忍不住爆了粗口。

  “早安!”

  “什么(什么)?”

  “以后我每天都会跟你说早安和晚安,今天路上有点堵车,快到小区的时候正好看到你进地铁站,只好停车来追你,还好和你上了一辆车......”

  “......”许悦心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只觉得眼前的许嘉木像个神经病。

  这张晦气的脸竟然用那么晦气的声音说这么肉麻的话?她可能还是在做梦。

  醒醒,醒醒。许悦心在心里打了自己几耳光,想让自己从昨晚那个诡异的梦的延续中醒过来。

  她闭上眼后再睁开,发现对面还是许嘉木那张笑盈盈的脸,不禁悲从中来。

  这真的不是在做梦吗?还是地铁灵异事件,要逼她卧轨自杀?

  “我还给你买了早餐哦,明天不要买早餐了,等我来接你......”许嘉木还在说着什么,地铁到站了,许悦心赶紧冲了下去。

  要迟到了!这件事难道不比世界末日都严重吗?那块该死的木头竟然还在喋喋不休,真是不了解劳动人民的疾苦啊!

  一路飞奔到公司,还是晚了五分钟。

  一千块,Game Over(游戏结束)!

  中午吃饭的时候,又有同事问起这个问题。许悦心当然不会说实话,所以就瞎扯了一个大家经常用的理由搪塞,说自己起晚了。

  在公司待了三年多,几个相处不错的同事也成了朋友。她知道他们没有恶意,甚至将她标榜成上班小闹钟,现在她迟到了,他们只是有些好奇。

  “咦?小许,你怎么脸红了?说,是不是昨晚去约会然后玩晚了......”同事一个一脸坏笑地打趣道。

  “哪有?别胡说八道!”许悦心说着,脸红得更厉害了,连她自己都感觉到那一瞬间温度急剧升高带来的烧灼感。

  “你就承认了吧,悦悦,说,昨晚和哪个帅哥约会去了?”同事乙见状开始附和,其他同事也一脸八卦地端详她。

  “说没有就是没有,哪有你们这样欺负 '单身狗' 的!我吃好了,先上去了!”许悦心已经完全坐不住了,匆匆扒了两口饭,端着餐盘跑了,后面同事们发出只可意会的笑声。

  到了座位上,许悦心的心跳还是快得离谱。

  约会?虽然他也这么称呼那顿饭的,但是真的算吗?毕竟他们之间的过节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说得清的。

  至于今天早上......可能是她没睡醒吧。

  嘀嘀 - 手机微信的声音。

  木头许:晚上下班我来接你,五点半。

  呃......我可能是在午休,不小心做了个噩梦。许悦心如是安慰自己。

  她看着手机,从没觉得汉字这么难以理解,也从来没觉得下班是一件这么痛苦的事。距离下班还有四个小时,她就已经无心工作了。

  周一下午有部门例会,许悦心全程不在状态,因为她一直在脑补各种逃生方案 -

  说自己加班,然后等他走后再偷偷溜走?可万一他坚持要等到她下班......不行!

  说去见客户?然后就能光明正大地和他打个招呼,再堂堂正正,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可万一他跟来......好像也不太靠谱。

  要不说自己有约对,去约会这个理由既能拒绝他,又能给他一个暗示 - ?!有主的干粮不能碰说不定能就此摆脱他,换言之,就算不能摆脱他,起码能让他恢复正常吧!

  说实话,她现在开始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小老头一般,只会一本正经讲道理的“木头”了,虽然很唠叨,很可恶,但是起码比现在这个妖精好对付......

  三点半散会,许悦心假装刚刚看到手机,而后回复了他的消息。为了显示自己的情真意切,还专门加了解释。

  许悦心:刚忙完真不巧,我今天有约了改天吧。

  后面跟了一个笑脸,膈应死这个“天杀”的!

  发完消息,许悦心突然觉得很解气,仿佛筹谋这么多年的报复计划已经实行成功。

  没过多久,她收到回复。

  木头许:没关系,我可以送你们一程。

  后面还跟了一个很可爱的表情包。

  许悦心:“......”

  其实,许嘉木刚看到她的回复时还是愣了一下的,然而在经历片刻的错愕,吃惊,怀疑,失望之后,他突然又想明白了。

  这个鬼丫头,还是这么......天真可爱。

  但是为保万全,他给云薇打了一个电话,问:“听说她今晚有约”

  云薇正在上课,听到手机振动,拿出来一看,竟然是许嘉木的电话,赶紧转入旁边的休息室接了起来,谁知道对方上来就是这么一句。

  “她是有男朋友还是追求者?”对面没有答复,许嘉木有些着急,紧张,甚至在某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像是在等待审判的犯人。

  “许嘉木,虽然你是我的老板,但是我是一个独立的人,不是你的情感助理小跟班啊!我在工作,有事下课再说!”说完,云薇干净利落挂断了电话。谁知她刚想开门出去,电话又打了进来。

  “到底有没有?”干净利落的问句,低沉中带着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气势。

  “没有!”云薇知道要是不告诉他答案,他是不会放过她的,所以也就干净利落地回答了,希望能赶紧送走这尊瘟神。

  云薇和许悦心一样,都是中文系出身,大学毕业以后却没有从事本专业的工作,而是租了间商住两用的复式小屋。楼上生活起居,楼下做了画画工作室,接一些画稿或者设计业务,还会招募少量学生上课。

  虽然云薇不是科班出身,但她淡然的性格中带着一种天然的艺术家气质,难能可贵的是,她还有艺术家没有的一套为人处世的技巧。于是工作室还算做得有声有色,她也算是一位有质有量的好青年。要说她有什么“把柄”在许嘉木手里,也就是工作室那60%的股权。

  她既非富二代,大学期间也没能存下丰厚的创业资金。工作室最开始的时候,是男朋友梁哲支援的,她本来打算工作室盈利后再慢慢还给他,没想到未来婆婆找上门来闹,说她是贪图梁家的门第和钱财才和梁哲在一起的,私下里还联系了她的父母。而云家爸妈以为她真的傍了大款,第二天就跑到北京来了。

  当时,这个事情闹得满城风雨。而如果云薇一早知道那笔钱是梁哲跟父亲借的,她怎么也不会收下。

  虽然梁哲和梁爸爸都很支持她,而且那时候工作室已经开始盈利,但是看着苦口婆心的父母和左右为难却在坚定支持自己的男友,她还是决定关掉工作室,还钱!

  要说她这个人有什么大的缺点,也就是自尊心了。她的自尊心不是一般的强,甚至带着一点点阶层印记的自卑。她希望自己能变强,以后不论做什么事都能靠自己。

  就在事情已经走到绝境的时候,救世主许嘉木同学登场。

  他不但帮她还了钱,还给云薇工作室注了一笔资金,等扩大规模后又招了几个员工,才这有了今天的云薇工作室。

  但是她的这位大老板很少联系她,除了年底分钱的时候。

  前些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许嘉木主动请她和梁哲吃饭,理由是多年不见的同学聚一聚。

  她没多想,毕竟许嘉木和梁哲是大学室友,情谊应该很不一般,要不当年为什么要帮她?所以云薇很爽快地去了。

  谁知道饭桌上,许嘉木从第三句话开始就绕着“许悦心”不放,还直接用当年的救危之情要挟她作内应。这时她才明白,这哪是叙旧情,明明就是鸿门宴!只是要苦了悦悦宝贝了......

  另一边,快下班了许悦心也没能想到合适的人选来“约会”。她的交际圈小到掰着手指头都能数过来,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好打电话给云薇,让她过来充场。

  接到许悦心电话的时候,云薇刚上完课。学生们都走光了,她正在收拾东西,然后打算去见一个非常重要的客户。她给自己找了一个连自己都拒绝不了的理由,所以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许悦心。

  她下午接到许嘉木电话的时候就知道许悦心肯定会找她,但是哪怕她没事也不能去。她不但不去,还得通风报信。

  悦宝贝,自求多福吧!

  这边,许悦心真得是欲哭无泪,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都不灵验了,所以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 随便约一个!

  哪怕对方是一个秃顶怪叔叔,油头眼镜男,甚至是一个妩媚的娘娘腔都比和许嘉木在一起好。

  所以她点开了微信群发,选了许嘉木以外几乎所有性别男,发出了一条消息: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吧?

  三秒钟之后,陆续有了回复。

  表弟:姐,我在厦门呢,到你那太远啦,不过你的好意还是心领了......

  堂兄:晚上我和你嫂子有约,你是看到朋友圈想过来蹭饭?

  父上大人:微信被盗了?

  微商甲:我只卖货,不卖身!

  许嘉木:有时间,我就在你楼下。

  从一堆消息里看到这条回复,许悦心半天都没从惊愕恍惚中缓过神来。

  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刚刚她脑袋里一直在想“不要选许嘉木,不要选许嘉木”,然后手就点上了许嘉木的名字。

  真是丢人丢到了姥姥家......

  火锅店。

  许悦心忐忑地涮掉了两盘羊肉之后,感觉胆子壮了许多,问出了心底疑惑许久的问题:“?你不是在开玩笑你真的要每天都接我上下班”

  然而话一出口她就想打自己两巴掌。

  都说肉壮㞞人胆,怎么她的语气还是这么㞞?连她自己都能听出那股子颤巍巍的胆怯味儿。

  许嘉木“嗯”了声,没有任何解释,说明。

  他从锅里夹了一筷子肉到许悦心碗里,许悦心刚清空的碗再次被填满,如同她的胃和心 - 饱了。

  许嘉木见许悦心半晌不说话,也不再动筷子,又补了一句:“所以,你以后每天都有肉吃。”

  许悦心:“......”我自己也有肉吃好吗而且吃得开心,快乐,幸福,健康,更利于消化吸收。

  “所以你到底想要怎样?”她问。

  “嗯?”许嘉木不解。

  “我承认我一直都对你怀恨在心,想打你,报复你,甚至会在意识里蹂躏你......可是,我从来没有真正伤害过你!所以......所以......”所以了半天,许悦心也没说出什么有效的结论,都要急哭了。

  “所以什么?”许嘉木主动问。

  许悦心:“所以你就放过我吧!”

  “放过?”许嘉木微微蹙眉。

  许悦心:“对呀,你明明知道我怕你,还总是出现在我面前吓我......”

  看到许嘉木眉头越蹙越紧,许悦心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抽抽搭搭的啜泣声中。

  没错,许悦心哭了。

  一边想着被莫名扣掉的全勤奖,一边看着碗里被许嘉木“玷污”的肉,她不禁悲从中来。

  不过不是因为她说的被许嘉木欺负,而是因为她的钱钱和肉肉,以及......以后的钱钱,肉肉和平静的生活。

  这也许就是她一直只在意识里报复许嘉木的原因:。并非抄家灭门之仇,犯不着要真刀真枪的而且,人生嘛,开心就好,好好上班,努力挣钱这是许悦心的人生座右铭。

  虽然她是那种卡点上下班的人,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她上班的积极性和效率。

  她热爱上班,工作时间一分钟掰成十分钟用;她热爱挣钱,因为钱会让生活变得美好,她可以去想去的地方,吃想吃的东西。

  然而,生活中最美好的两件事,在今天看来都不是很美好,所以,她的情绪也不是很美好。而这些不美好,都是眼前这个人带来的。

  “吓你?”还是简单的两个字,许嘉木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犹疑和不理解。

  “嗯。”许悦心重重地点了点头。为了表现出自己的决心,还抬起头来楚楚可怜地看着许嘉木。

  她想表现得更加真诚一点,好让他知难而退,却看到对面人眼神晦暗不明。

  他的目光很深,很沉,带着一点波涛汹涌的气势,并且瞬间涌进她心底,泛起阵阵涟漪。

  半晌,许嘉木反应过来,赶紧收起情绪,嗤笑一声,道:“你真的觉得我在欺负你”

  许悦心非常肯定地点着头。

  “吃点青菜吧,肉吃多了,腻。”许嘉木没再接着说下去,而是有些慌乱地转移了话题。

  他先是夹走了许悦心碗里的肉放进自己嘴里,然后又把许悦心面前所有与肉有关的盘子都端走,换成了几盘青菜。

  许悦心:“......”

  之后整顿饭都吃得相当安静。许悦心没再哭,却也吃得很勉强。或许许嘉木也看出了她的不情愿,没再给她夹过菜。

  许悦心只记得,吃完那顿饭后,许嘉木便开车将她送回了家,且路上气氛十分沉默。而在她下车之后,他甚至都没有跟她道别便走了。

  或许,这次真的是相见无期了。也是,感情这种东西是两个人的事情,强求不来的。

  许悦心找到了让自己心安的理由 - 她只是拒绝了一个追求者,而那个人正好是许嘉木,虽然对方从来没承认过。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