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精武王者

精武王者

精武王者

时间:2020-07-13 11:05:50

分类:都市娱乐

来源:掌中云

主角:李成,林雪

APP离线阅读
精武王者

精武王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精武王者 阅读全文

  入赘五年,成了每个人眼中的废物,一朝崛起,天下何人不识君!
标签: 都市 爽文 逆袭

精彩章节试读

  东海。

  艺风天下室内设计。

  上午九点十分。

  一个背着公文包,头发蓬乱的身影跑进公司,进门时,却不小心踢到了自己脚后跟,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办公室内,响起了一阵哄笑。

  这时,一个穿着蓝色工装,高大帅气的年轻人快步走了上去,接过公文包,同时递上一杯热茶,关切地说道。

  “师父,您小心点,对了,今天怎么才来啊?”

  “昨天熬夜做方案,熬得有点晚。”李成接过茶,抿了一口,抬起头,露出眼里的一根根血丝,脸上却满是欣慰。

  “谢了,小楼,你泡的茶,还是之前那个味。”

  “那当然,用心做的东西,味道怎么样都不会变。”叶小楼一边将电脑包放在李成桌上,一边笑着回道:“这还是我第一天来公司,师父您教我的。”

  “不过师父。”叶小楼话锋一转,劝说道:“您就是太拼了,可别熬坏了身体,要知道,钱是赚不完的,您都三十了,身体才是本钱。”

  “您要是累垮了,那师娘怎么办?”

  “嗯,我会注意。”李成点头,心里却是轻叹。

  不知不觉,竟然已经三十了么?

  钱确实是赚不完的,可现在的他,偏偏最缺的就是钱!

  叶小楼口中的师娘,叫做林雪。

  五年前,他们结婚组建了家庭。

  林雪温婉善良,而且长得美貌,曾经是东海大学的校花,身材也是完美,不比那些一线大明星差,甚至更胜一筹。

  李成也是东海大学毕业的,只是高林雪一届,能娶到林雪,当时不知道多少同学羡慕嫉妒。

  两人也很快孕育了爱情结晶。

  女儿李小悠,小名悠悠,长得跟林雪很像,一对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可爱灵动。

  皮肤白皙,闭上眼睛睡觉的时候,就好像一个沉睡的小天使,李成待在她的身边,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然而一年前,噩梦降临了。

  女儿被检查出得了重病,造血干细胞恶性克隆。

  也就是人们常常听到的白血病。

  血癌!

  天使坠落云端,染上了尘埃。

  化疗、输血、抽血化验。

  冰冷的药水打进悠悠小身体内,从此,小天使的那张可爱小脸上,少了很多天真的笑容,李成听到更多的。

  是女儿的哭。

  “爸爸,我好疼,我想回家!”

  每一次听到女儿的哭喊,李成的心都像是刀割一般,撕裂般的痛。

  治病、住院,花了太多的钱。

  他卖掉了贷款买的新房,跟林雪一道住进了林家院子,与岳母赵江梅,岳父林海平住在一起。

  尽管如此,钱还是不够!

  远远不够!

  李成能做的,唯有努力工作,想尽一切方法去挣钱。

  父母早亡的他,女儿是他生命的延续。

  女儿的治疗,他绝不会放弃!

  哪怕拼上一切!

  “师父,我看看您的设计方案,学习学习。”耳边传来徒弟叶小楼的声音。

  “拿去吧,不过半个小时后得还给我,客户要过来看。”李成随口应道。

  这套设计方案,是他花了十几天,查了无数资料,熬了一个个日夜,最后才弄出来的。

  直到昨晚上,他还在给这个方案精修。

  方案是给600多平的别墅设计,如果方案客户满意,整套做下来,他可以得到五万的设计费用。

  有了这五万,女儿悠悠一段时间的医药费,也就有了着落。

  方案是他的心血结晶,也是他的希望,如果是别人要拿,他肯定不愿意,可叶小楼是他的徒弟,带了半年了,一直都对他挺好,绝对信得过。

  李成打开电脑,看着桌面壁纸上的女儿,露出了微笑。

  放心吧,爸爸一定会想办法把你治好!

  想起之前的一些往事,李成不知不觉地又出了神。

  “咚咚!”手指敲打桌面,李成惊醒,看到近在咫尺的叶小楼。

  “师父,想什么呢,客户都过来了,在办公室跟徐姐等您,徐姐刚才叫了您一声,您都没答应。”

  “什么?我这就去!”李成慌忙起身。

  “等等,师父,您的方案,拿好了。”叶小楼连忙提醒。

  “差点忘了,谢谢你小楼。”李成一拍额头,连忙接过设计方案,整理了一下衣着,朝会议室走去。

  “谢什么啊,您可是我叶小楼的师父啊!”

  看着李成渐行渐远的背影,叶小楼低低的说着,同时,嘴角挂上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

  “怎么才来?杨女士都等你半天了。”

  一进门,一声不满的责怪便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徐姐,杨女士,刚想事情,入神了。”李成连忙道歉,走上前,弯下腰,笑着朝那名盘着头发,穿着红色针织小披肩的女人伸出手。

  “杨女士您好。”

  女人瞥了李成一眼,没有说话,手放在LV包上,也没有半点动的意思。

  李成笑容一僵,缩回手,打了个哈哈。

  “杨女士,那我现在就给您展示我的设计方案?”

  “李成,你这不是废话么?不看设计方案,别人杨女士老远地过来做什么?”女人没回应,一旁的徐蓉却是骂了一声。

  细长的眼睛中,看向李成满是厌恶。

  “是是是。”李成连忙点头,翻开手里的设计方案,准备拿出里面打印好的一些文件,还有设计的效果照片。

  然而,当他翻开方案时,却是浑身一震,呆在原地,如遭雷击。

  怎么回事?!

  自己明明打印好的,怎么变成了白纸?

  不但这样,那些好不容易才画出来的效果图照片,也全都消失不见。

  “李成,磨磨蹭蹭做什么呢?”耳边响起经理徐蓉不满的催促,声音拔高,“你是不认得字,还是说,方案根本就没做好?”

  一滴冷汗顺着李成的脸颊滑落。

  “徐姐,杨女士,不好意思,麻烦你们再等一下。”

  李成说完,连忙拿起手里的文件夹,转身跑出会议室。

  “啪!”文件夹重重扔在叶小楼的桌子上,里头的空白A4纸散落一地。

  “叶小楼,这是怎么回事?我的方案呢?”李成追问。

  “师父,什么你的方案?”叶小楼扫了一眼狼藉的A4纸,再看向一脸愤怒的李成,语气平淡。

  “别装蒜,我问的是我辛辛苦苦做了十几天,改了无数次的方案,你把他放哪了?”李成大声喊道。

  “你给我的时候就是这样啊,我当时还纳闷,你给我一些白纸做什么,是不是师父你自己老糊涂了,把方案放在家里,忘记拿?”叶小楼目光闪烁着,嘴角拉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不可能,我离家的时候还特地检查了一遍,肯定是你拿的!”李成握紧了拳。

  “师父,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叶小楼弯下腰,慢条斯理地将散落一地的纸收了起来,在桌上整整齐齐的放好。

  “再说,我有必要拿你的方案么?杨女士,今天本来就是冲着我来的啊!”

  “你说什么?!”李成瞪大眼睛,不可置信。

  “还不明白?师父,从始至终,你就没有设计过任何方案,这个方案,是我辛辛苦苦,花了十几个日夜设计的。”

  叶小楼嗤笑一声,拿起包走进了会议室。

  “你这个混蛋!”李成惊醒,想追上去,会议室的门却“咔擦”一声反锁上了。

  防盗门,厚实,隔音,就算拿个大铁锤去敲,也要敲上半天。

  “畜生!”李成捏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地喊道。

  他双目血红,气得浑身发抖。

  这个设计方案的提成,那可是悠悠的救命钱。

  叶小楼你这个畜生,竟然也敢抢!

  “叮咚。”正怒火中烧时,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

  林雪发来的。

  “李成,你那还有钱么?悠悠这又欠费了,一万二,护士刚刚来催。”

  李成手忙脚乱地在输入框里打了半天字,最后又全都删除了。

  被叶小楼背叛,本该属于他的五万提成没了着落。

  钱,他哪里还有钱?

  李成心里生出一股绝望。

  同时,也对叶小楼生出强烈的恨。

  “小楼,这次的设计是真的不错,想不到才短短半年,你的水平就完全成长起来了。”

  门一打开,叶小楼,徐蓉几人走出,满面笑容,交谈甚欢。

  “叶小楼!”李成冲了上去,扬起拳头,一拳头便砸在叶小楼的脸上。

  后者应声而倒,李成再想打时,办公室靠近的人已经冲了过来,连忙将他拉住。

  “李成,当着客户的面打人,你想干什么?!”经理徐蓉脸色难看,冷声质问。

  “干什么,我的好徒弟,把我辛辛苦苦设计的方案给抢了,你说我想干什么!”李成咬牙切齿。

  “姓李的,那根本就不是你的方案!”叶小楼爬起来,擦了下嘴角的血迹,不屑的讥讽:“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哦,对了。”

  “听说你家里有个重病的女儿吧,师父,我最后喊你一次师父,你急需要钱我能理解,你可以找我借啊,只要你借,我肯定会给。”

  “可是,你却无耻到要抢自己徒弟的劳动成果,你太让我失望了!”

  “小楼,我相信你,该是你的还是你的,设计费用分成,一分也少不了你。”经理徐蓉冷声说道,厌恶地看向李成。

  “反倒是你,李成,听人说你早上又迟到了?这是你这个月第几回了?这样一个不遵守公司规定的人,能设计出什么好的方案?”

  “小刘,记一下,扣除李成这个月的全部奖金,以儆效尤!”徐蓉冷笑着朝一旁的财务助理说道。

  “是。”小刘连忙答应。

  接着,办公室众人也纷纷开口,指责李成的不是。

  “你!”“你们!”

  李成双目通红,紧咬着牙,看着众人,脖子上暴起一根根青筋。

  眼前这些跟他共事多年的同事们,没有一个在帮自己。

  全都在附和经理徐蓉,力挺叶小楼。

  李成想要争辩,可就一张嘴,又哪里争得过这么多人?

  他僵硬地抬起头,不甘地盯着叶小楼的眼睛,想从中找出哪怕一丝一毫的愧疚,可看到的,却只是浓浓的讥讽与嘲弄。

  “哈哈哈!”李成惨然一笑,转身朝公司外面走去。

  “傻子,我就是傻子,竟然相信你这个畜生。”

  李成拖着脚步,孤单地走在空荡荡的走廊上,一边走一边摇头,仿佛一瞬间,就已经苍老了十几年。

  凉风吹过,刮走他眼角一滴浑浊的泪。

  ……

  街道上,车来人往,川流不息。

  李成靠着路边的一根路灯杆,地面一堆黄褐色的烟头。

  林雪刚才又打来电话,说再不补上欠下医药费,医院方面都要赶人了。

  可他哪来的钱?

  工资?这个月才3号,距离发工资还有许多天。

  找朋友借?

  能借的早就都开过口了,真正借给他的,却寥寥无几。

  微信的零钱包里,只剩下一块五毛七。

  各种借贷软件,他也都尝试过,还欠着不少的钱没有还清。

  看来,只有这样了。

  将最后一个烟头丢在地上狠狠踩灭,李成转过身,朝身后的汽车站走去。

  在老家,他还有一套老房子,祖上传下来的。

  爸妈生前曾说过,这是他太**那一辈找到一位**大师建的,不能轻动。

  可现在为了女儿悠悠,只有想办法把它给卖掉。

  爸妈在天之灵若是知道,也会理解。

  几个小时后。

  李成看了眼门前栽的一棵柳树,“嘎吱”一声,伸手推开了老房子木门。

  许久没有回来,厅堂内仍然是干干净净。

  神龛上,香炉里三根香燃着,烟雾徐徐上升。

  李成知道,这是七婶做的。

  七婶叫胡春芳,六十几岁,虽然是表婶,可七婶对李成,却是比亲婶婶还亲。

  她每天都会抽空来打扫,帮他上香。

  七婶说,只有这样,祖辈们才会对他庇护,让他无病无灾,多福多财。

  “无病无灾,多福多财。”李成嘴里轻声念叨着,心中苦涩。

  若祖辈们真能保佑,现在他也不会过得这么苦了。

  连带着林雪跟自己一起受苦。

  李成啊李成,你还真是跟别人说的那样。

  到头来,一事无成!

  “抱歉了,老祖宗们,子孙不孝,守不住这祖宅了,我会想办法,给你们挪个地方的。”

  “噗通!”一声闷响。

  李成在神龛前的蒲团上跪下,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在第三个响头磕下的一刹那,门外吹来了一阵风。

  神龛上,已经燃了一半的蜡烛烛火跳跃,将众多灵牌映得明暗不定。

  李成莫名打了个哆嗦,正奇怪时,摆在神龛最上面的那个灵牌摇晃了一下,突然掉了下来,猛地砸在了他的头上。

  李成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