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戏说宫凰

戏说宫凰

戏说宫凰

时间:2020-07-10 15:12:17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掌中云

主角:苏泽衣,钟妙仪

APP离线阅读
戏说宫凰

戏说宫凰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戏说宫凰 阅读全文

  京城里有一句话流传甚广。 入仕莫惹苏泽衣,千金难见钟妙仪。 他是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大佞臣。 也是她浮屠世间唯一的仰仗。 “妙仪,你是个戏子。”他亲手为她披上精致华丽的假象,欺瞒芸芸众生。 当利用、背叛、仇恨来袭。 她血洒宫墙,浴火为凰。 是这凡尘炼狱里,独独为他准备的一把穿心长剑。
标签: 情感 古言 架空

精彩章节试读

  京城里有一句话流传甚广。

  入仕莫惹苏泽衣,千金难见钟妙仪。

  这歌谣在一年之前突然就没人再敢唱了,唯一还敢咿咿呀呀在宫里边哼上一番的,也仅她钟妙仪一人。

  宫女小瑶为她画上精致的妆容,铜镜之中婀娜美艳的女子,让她觉得陌生又熟悉。

  “公主倾城之姿,今日的宫宴之上,必是最耀眼夺目的。”小瑶年纪还小,手艺却很好,她摇头晃脑的给钟妙仪簪上步摇,这样开心的笑颜总是能够轻易的感染到旁人。

  钟妙仪看着镜中小瑶的娇蛮憨态微微一笑,一年以前,她还只是个头牌花魁,如今摇身一变,就做了皇帝最宠爱的小女儿。

  世事无常这四个字她体会的深刻,所以常常觉得讽刺。

  其实她不爱戴这些珠翠,从前她就戴的少,嫌弃这些东西扯得发根疼,那时候的她就算是素衣淡妆走上台去,下头那些权贵们的吆喝声也是一样的响。

  小瑶搀扶着她出门,宫宴还在晚上,定在荷塘月色满的安平别庄。

  她此时慢慢赶过去,正好能够避过女眷们最热情的那一段时间。

  钟妙仪不喜欢那些女眷看她的眼神,也不喜欢和她们说话,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互相避开免得尴尬。

  马车停在北门边,尚不算宽敞的宫道因为这一辆马车更显拥挤,赶车的小太监看见她出来,过来殷勤的打了个千儿。

  一路走来,光是听外边熙攘变换的声音,不用撩开帘子,钟妙仪都晓得走到了哪里。

  京城盛世繁华,街头巷尾的个中曲折,早就已经是她脑海里的沙石堡垒。

  马车走得有些久了,钟妙仪靠在车中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安平别庄热闹的欢笑声从很远的地方就传到钟妙仪的耳边来,她撩起车窗帘,外边一片祥和的欢乐之景。

  “停车。”她对着赶**小太监吩咐,小瑶不知道她要干什么,赶紧跟着已经钻出去的钟妙仪下了马车。

  “公主,这里还在外围,咱们要走过去还要走好长一截路呢。”小瑶顺着钟妙仪的视线望过去,前方不远都是采摘鲜花的女眷们。

  莺莺燕燕的娇嫩面孔在花海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的迷人。

  她不是因为这些漂亮的女孩子才下的车,她也并不想靠过去,仅仅只是因为这样好的花海春光她从未有看到过。

  空气里清新的香味灌入肺腑,她勾起嘴角,心中的阴郁总算是舒缓了一些。

  钟妙仪走得慢,她到别庄外的大广场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远远望去,亭台楼阁间挂满了彩绸,下面是夺目的俊男美女,欢声笑语一直都没有断过。

  钟妙仪远远地看了一会儿,小瑶不知道她在看什么,也不敢出声打扰,直到皇上身边的小太监笑意盈盈的过来说皇上让她过去,她才缓缓走向最大的那个环水楼阁。

  “妙仪,怎么才来?”

  她是直接从后边绕过去的,她有自己专门的位置,不巧的是,刚好在德妃的旁边。

  皇上对她招手,像是一直盯着她一般,她刚坐下,皇上就晓得了。

  没等钟妙仪开口,德妃就先接了话:“皇上,公主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外头那样多同龄的公子小姐,来得晚了也是正常的。”

  皇上闻言点点头,特意嘱咐给钟妙仪拿一盘贡果。

  “公主指不定在外边看到了唐家的那位公子,多说了几句话呢,公主对于男人这方面,不是挺有自己的一套么?”德妃话里有话的讥讽她,掩着唇角笑。

  钟妙仪没有理她,神色冷淡的撇过头让小瑶给她端一杯茶,德妃被无视了,心头原本就不爽快,这下更是带了几分怒火。

  “呵,本宫听说妙仪公主是跟当年的钟贵妃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美人儿?只不过公主现如今入了宫中,还一直随着母姓,终究也不是个长久之计。”这些年来格外得宠的德妃阴阳怪气的蛰钟妙仪一下,眼神里头的鄙夷也不晓得收敛一点,说完还哧哧的笑了两声。

  钟妙仪刚刚端起的茶盏又放了回去,她并不想招惹德妃,却也不是个任意拿捏的主:“我这名字,自打出生起就这样叫着了,父王疼惜,才保留着继续用,德妃娘娘似乎有些异议?”

  德妃见钟妙仪顶了回来,立即扬了扬眉毛坐正了身子,冷笑一声:“什么样的娘生什么样的种,你瞧瞧你满身的俗粉味儿,还有脸回宫来,本宫若是你,就一根绸带挂了脖子!”

  “少说一句!”皇上冷着脸低声喝止她。 皇上的呵斥惹得德妃更加不满的瞪着钟妙仪,她垂下眼帘不去迎视德妃挑衅的目光,德妃找不到突破口,只能怏怏作罢。

  当年的事虽然知晓内情的人并不多,且被刻意压了下来,可是德妃是晓得底细的,心高气傲的德妃当时刁难钟妙仪就被皇上训斥过,受了很大的打击,她大概也没想到事情竟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每次见到钟妙仪总要尖酸刻薄的说两句。

  钟妙仪对此不甚在意,更多不堪入耳的话,她都听的习惯了,并不差德妃今天这一两句。

  德妃一直以来都看她不大顺眼,钟妙仪坐在这里也是浑身不舒服,她跟小瑶说自己想出去走走,小瑶伸手扶她被制止了。

  “我自己呆会儿。”她起身独自离开,从旁边人少的偏门走出去,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她。

  走到门边的时候,钟妙仪的余光扫到一个奇怪的影子,她没想到旁边视线昏暗的柱子旁还站着一个人,他显然也看到她了,一点尚不算太远的距离他们斜对站着。

  光影模糊,钟妙仪只能看见一些轮廓,却还是精准了认出了那个人。

  苏泽衣站在那里没有动,他眼中的神色毫无波澜,钟妙仪心乱了几秒,不晓得刚才她和德妃之间说的话他有没有听到。

  钟妙仪稍微平复一点心情,礼貌的走到他跟前一臂远的地方,对着苏泽衣福身,尊敬的称他为:“苏大人。”

  说完,她便准备起身离开。

  苏泽衣上前一步,伸手一把拉住转身就要离开的钟妙仪,一下子就把她给抵到了墙角。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