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豪门二婚太高调

豪门二婚太高调

豪门二婚太高调

时间:2020-07-09 11:18:43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掌中云

主角:文筱茹

APP离线阅读
豪门二婚太高调

豪门二婚太高调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豪门二婚太高调 阅读全文

  文筱茹以为自己不会再动感情,却在不知不觉中和那个男人纠缠不清。 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惹不起,她躲还不成。 “女人,你想变强吗,不再屈人之下。”男人谆谆诱导。 文筱茹傻乎乎的信了。

精彩章节试读

  新婚之夜,婚宴厅内一派大戏的装扮,却不见新郎新**身影。

  文筱茹脑袋沉沉,她咬着唇踉跄定在酒店内的宾馆房间外,狠狠推开了门。

  里头白色软床上果不其然滚了两个赤条条的人,正圈在一块儿做着叫人不齿的龌龊事。

  “陈启然!你把我当什么?!竟然跟别人混在一起?”

  那头的男人听了声侧过头回望,倒也没觉出几分愧疚来,新郎的一身装束早已皱皱巴巴躺在地上。

  “吼什么?吃了药还有本事找过来,也真是不容易,怎么样?一起来玩儿玩儿?”

  陈启然一臂揽着怀里的人,笑意里尽是嘲弄,嘴里肆意吐出的话叫文筱茹更犯恶了几分。而另一边跟陈启然厮混的家伙也一脸无谓,好似自己才是正主,而今晚的婚礼就是场好笑的闹剧。

  “滚吧!别恶心我!”

  文筱茹强撑着一手扶门,那些药实际上已然起效,若不是胸口那滔天怒意叫她保持清醒,现在怕早已倒下。

  她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再待下去,保不准会发生什么。

  本打算唾弃完那两个没脸没皮的转身先撤一撤,不想对方直接起身从后头给了她一击。

  不等文筱茹反应过来情况,剧痛夹带着眩晕一下让她黑了双眼。

  “呵,新婚夜,怎么能‘亏待’了你。”

  昏迷之前,她耳边听到的便是陈启然那句夹带着冷笑的话。

  周围昏昏暗暗看不清晰,只亮了几盏橘黄的小灯,这是个陌生环境,但按着大致布局还是能够猜出个半分,这儿应该是某个宾馆房间。

  那心心念念要结婚的丈夫竟是个这样恶毒的人,哄骗她吃药不说,还送到别人床上!

  文筱茹双手紧攥身侧的被角,尽力保持着理智,她侧眸看去,一个阴影模模糊糊被落地窗外的光勾出个身形。

  “你是谁……”

  对方默声不语,逐渐靠近,随之而来的是危险的气息,甚至连周遭的温度都一并低了低。

  “喂!别过来!”

  本缓步前行的人突然顿了动作,这一句掺着抗拒的话倒是有些出乎他预料。

  文筱茹并不知道来人到底是谁,只清楚接下来自己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对方极有可能是个油光满面的胖子,又或许是个需求特殊的**老头,而她,毫无还手之力。

  愈发难耐的燥热攀上身子,她有些耐不住,喉咙里泄出几声嘤咛。

  “好热……”

  房间里静得很,之前的男人又迈了几步,他站定在文筱茹跟前,却没有要下手的意思。

  被媚药掠夺了理智的文筱茹骨子里就有着坚韧劲,她本能地撑着起身,竭尽全力一把猛推开身前的人,妄图从房间逃出去。

  然而这一推并没对男人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反倒害她自己软着身子跌进了人怀里。

  季涟宸眉头稍皱,垂眸打量起整个趴在胸前的女人。

  “别碰我,离我远点……嗯……热。”

  男人见多了投怀送抱的姑娘,种类繁多。这种穿着婚纱且心口不一的矛盾体,倒是头一回见。

  “我不是新郎,出去。”

  文筱茹一贴上季涟宸,之前的那些坚持悉数瓦解,生理抢占高地,男人身上若有若无的古龙水位以及雄性特有的味道叫她彻底失了理智。

  对方冷若冰霜的逐客令没起到半点作用,她在那猛药前缴械投降,直接伸手一拥,二话不说将人揽近了吻上去。

  此时此刻的文筱茹并不知道自己究竟招惹了个怎么样的男人,只自顾着满足。

  被突然堵上唇的季涟宸动作一滞,本要推开,不想对方攀得紧,毫不自知地把“诱惑”一词发挥到极致,擦碰之间有些要起火的势头。

  季涟宸厌恶送上门的女人,被拉入黑册子的不计其数,这个,有待考量。

  他毕竟是个正常男人,肉到嘴边哪有不吃的道理,况且,能让他起反应的,想来味道应该不赖。

  昏暗橘黄灯晕下,两人纠缠一夜,如巫云楚雨。

  次日文筱茹是被开门声弄醒的。

  不等她做出什么反应,一群人便涌了进来,领头的就是昨日刚跟自己结了婚的家伙——陈启然。

  “看看你自己现在的德行,结婚第一天就偷人?你把我放在哪里?!”

  其他人一并指责开来,文筱茹脑袋还有些混沌,突如其来的质问叫她愣怔半晌,片刻后她思路清晰了几分,再垂头一扫自己的模样,立马明白得透透彻彻。

  “倒打一耙的本事真是了得啊!能把胡话说得这么有底气,陈启然你这脸皮怕是比城墙厚得多。”

  此时季涟宸正在淋浴,对外头的事未加掺和,也懒于掺和。

  文筱茹虽说是个有气场不弱势的女人,但这般情况下,哪里还说得清楚。

  忽而“咔嚓”声从人群中传来,她循声望去,果不其然是陈启然。

  男人拿了手机,正把她散乱头发衣不遮体的狼狈样子藏进手机。

  文筱茹还没来得及换上衣服,自然也就没机会上去跟人夺,只能裹着被子忍受那些目光与视线。

  “我还以为是个好姑娘,没想到这么乱搞,才新婚第二天,啧啧。”

  “可不是,真是为启然不值当啊,白瞎了这张漂亮脸蛋。”

  ……

  嚼舌根的细碎闲话从人群里往外飘,文筱茹听的清晰,她垂额侧着脸,拿乱发冲向摄像头,没再多辩论什么。

  这种时候,再多的解释也毫无用处。

  “文筱茹,我告诉你,你这幅难堪的样我会一直存着,除非离婚,你这种女人,白送我我都嫌脏!”

  她一笑。

  “论脏哪有你脏。”

  此话一出,上来几人抓头发赏巴掌,叫文筱茹更添了狼狈几分。

  片刻后风风火火进来的人嘲弄完了,也折腾完了,便又离开了房间。

  文筱茹揉了把发酸的眼,正匆匆穿上上衣,手机铃声适时响了起来。

  她接起还没来得及“喂”出口,电话那头说的话就叫她惊了惊。

  “什么?!我马上去!”

  文筱茹急匆匆打理完自己便离开酒店直冲医院。

  哥哥病危的消息让她把自己那些糟糕事都暂且搁置了起来,脑子里头只有慢慢的担忧。

  而季涟宸从浴室出来时,入目空荡大床显得有些狼藉,昨夜的女人早已没了踪影。

  本以为会被那女人赖上,毕竟司空见惯,也就这么估算,不想对方竟然不告而别,倒还真是出乎他预料。

  季涟宸莫名起了些不悦,昨夜过得不错,可这女人主动往上贴又一声不吭的行径,仿佛是把他视作了个工具。

  另边抵达医院后文筱茹直奔文逸云病房,那曾经为了救她而卧床成了植物人的哥哥恰好被抢救回来。

  “妈!我来了,哥怎么样了?”

  柳湘坐在一边的等候椅上,头发稍有些蓬乱,看起来几分憔悴,在听到文筱茹时她侧头抬眼,夹带着不满道。

  “现在才来,你这亲哥哥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就都是你害的!”

  文筱茹没有反驳,当年文逸云出事到底是为了护她。

  两人沉默了片刻,医生从里往外走,文筱茹见了立马上去询问,“医生,我哥哥他怎么样?”

  白大褂不急不缓,“暂时脱离危险了,但他接下来需要立刻做个手术,不然这种情况还会频繁发生,下一次会不会这么顺利很难说。”

  “那就做!”

  柳湘先行开口,文筱茹跟着点头。

  “但这个手术需要的费用有些大。”

  接下来的预计医药费却让两人愣了愣,待医生走远柳湘立马推搡了一把文筱茹。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弄钱?里头躺着的可是你亲哥,你弄不到钱就去文家要!赶紧去!不然你就是想看逸云死!”

  文筱茹紧咬下唇,在脑海里搜罗一圈,始终没想到能够顺利解决这一经济问题的办法,母亲带着厌恶斥责的催促让她没有办法拒绝。

  即便现下他们母女已经被赶出文家,但文筱茹明白,这回她只能再回去一趟。

  “我知道了,我会去的。”

  文筱茹捏着拳应下,随即便转身离去,透着股坚韧劲,相比去求人倒更像是去上战场。

  从医院到文家的路上,她靠着的士的玻璃窗小憩了片刻。

  短时间发生的事叫她连缓一口气的机会都没有,未过多久,文家大门出现在视线内。

  文筱茹下车长长一声叹,将那些情绪收起,直挺着往里进。

  文家没多少变化,叫她熟悉又陌生,从大门到大厅时她引来了不少视线。

  然而此时此刻文老并不在家中,来“招待”她的是文琪爱,她的父亲在外头找的女人生的女儿。

  “哟,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呀。”

  那娇小的女人冲她一嘲,嚣张跋扈尽显在脸上。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