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绝世医婿

绝世医婿

绝世医婿

时间:2020-07-08 15:18:25

分类:都市娱乐

来源:掌中云

主角:秦阳,林诗雨

APP离线阅读
绝世医婿

绝世医婿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绝世医婿 阅读全文

  一直被人称为“窝囊废”、“废物“的上门女婿秦阳,因为一次机缘巧合得到太乙真人的医武传承,至此开始了人生的巅峰之路。他起死人,肉白骨,护娇妻,打恶霸,傲视群雄,睥睨天下!
标签: 都市 爽文 逆袭

精彩章节试读

  早上,一缕阳光透过粉红色的窗幔射到一张大床上,温暖而不失惬意。

  秦阳正躺在床上,云里梦里。

  “啊——”

  一声惊叫,忽然将他惊醒。

  蓦地,他从床上坐起,下意识地用枕头挡住赤果的下身,一脸诧异地望着身边那个发出噪音的女人。

  女人大概二十多岁的年纪,标准的瓜子脸,弯弯的峨眉,一双如秋水的眼睛勾魂慑魄。

  瑶鼻娇俏,朱唇点绛。

  那一头披肩长发,加一副曼妙的身姿,活脱脱地将她的倾国倾城之色展现了出来。

  “秦阳,你混蛋,你无耻——”

  女人从惊诧中回过神来,身子一侧一仰,抬起一条白皙的大长腿就朝秦阳腰间踹去。

  双眼的泪水,更如泉水一样汹涌而下。

  仿佛,她受了万千委屈一般。

  秦阳身子一侧,躲过一击,气呼呼道,“林诗雨,昨晚明明是你强了我,搞得你还跟受害者似的?”

  “都特么结婚一年了,就算老子把你睡了,那又怎样?”

  原来,秦阳跟这个叫林诗雨的女人,还是一对夫妻。

  只是这个林诗雨,压根儿就不喜欢秦阳,结婚一年以来,不准他碰不说,每晚还让他睡在卧室外边的阳台上。

  既然如此,林诗雨为何又要嫁给秦阳呢?只因一年之前,林诗语**林鸿飞在新世界商场内偶遇正给一个晕倒的老年清洁工做人工呼吸的秦阳,没看几眼就指着这厮,连连点头晃脑地说道,“此子心善品正,将来前程不可限量,诗雨,认他为夫,每个月给他一万块零花钱,日后你必定跟着他辉煌腾达。”

  这话林诗雨没听进去,其父林平章却听进去了,于是主动找到秦阳,招他入赘。

  可惜,一年时间过去了,精通相术的林鸿飞都荣登西方极乐世界了,秦阳却还是一个没工作没能耐,完全只能靠林家拿零花钱养活的窝囊废一个!

  这可气坏了林平章夫妇,多次劝林诗雨把秦阳踹了,只是被秦阳软求硬跪几次,林诗雨又动了恻隐之心。

  但是,这次,不一样了!这厮不但睡了她,还敢吼她——

  尽管她脑子里还有些意识,昨晚去糖果酒吧喝了几杯酒后就浑身燥热,随后急急打电话让秦阳把她接回家了;本以为回到家里冲个凉水澡能让那种如火如荼的感觉降下来,可根本不容她进卫生间,她就不由自主地将秦阳推倒了。

  她知道,她喝的酒里,肯定被人下药了。只是昨晚,明明是跟要好的三个小姐妹一起喝酒的,谁会暗算自己?

  “秦阳,你个王八蛋,你睡了我还敢凶我?”

  “离婚,今天就去民政局离婚!”

  林诗雨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大叫道。就算是她的问题,打死她也不会承认的。

  “离就离,谁怕谁啊林诗雨?不过今天星期六不上班,咱们星期一民政局大门口见!”

  秦阳毫不客气地回敬,随后大咧咧穿上衣裤。这一年来,虽然每个月能按时收到林诗雨发来的一万块零花钱,但那些冷嘲热讽,他真的是受够了。

  “星期一就星期一,谁特么不去谁是乌龟王八蛋!”

  林诗雨气得将枕芯和抱枕都扔了出去。

  秦阳后腰接连被砸,却屁感觉没有一般。

  “你是我的玫瑰你是的花——”

  忽然,裤兜里的手机响起了急促的铃声。

  摸出一看,是妹妹秦思思打来的。

  “哥,不好了,妈刚刚出门扫地的时候晕倒了,吐了一地血,现在我和黄叔送她上了救护车,你赶紧来一趟人民医院。”

  秦思思的啜泣声,伴随着“乌拉乌拉”的救护车声在听筒里响起。

  秦阳心急如焚,挂了电话就往门外冲去。虽然王淑英是秦阳养母,但她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不容易,上天保佑她千万不能出事啊。

  “秦阳,你个王八蛋,昨晚的事还没说清楚,给我滚回来!”

  “你今天要是走了,以后就别回来了!”

  林诗雨的强势和霸道在此时淋漓尽显,只是面对秦阳匆匆离去的背影,她却是一脸的无可奈何......

  等秦阳赶到人民医院的时候,王淑英已经被推进了住院病房里,消炎液点滴缓缓从手背血管注入体内依然不能缓解她惨黄的面色。

  一双黯然无神的眼睛,更如死鱼一般没了生气。

  “哥,你可来了!医生说妈是肝癌晚期,如果不进行肝脏移植手术,最多只有两三个月时间了,呜呜——”

  见到秦阳来了,秦思思慌忙将他拉了出去,可还没说得几句,十八岁的小Y头就哭得梨花带雨。

  “手术费要多少?”秦阳心头一怔,如被针扎了一般难受。

  现代医学虽然发达,但肝癌的五年存活率,依然不高。自己若是得了这病,秦阳绝对会放弃治疗。

  但现在是王淑英,他不能见死不救!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把手术费凑齐。

  “医生说前期手术费保守估计得三十万,医院让我们先交一半,不然就让我们转院。”秦思思个头足有一六五了,身材又是****的,这一哭一靠,都搞得秦阳胸口一阵乱颤啊。

  “思思,我这卡里还有十万块,你先拿着去给妈交医药费,剩下的钱我马上再想办法。”

  “对了,密码是妈和你的生日。”

  很快,秦阳从裤兜摸出一张建设银行卡交给秦思思,心中暗道:幸亏这一年省吃俭用存了些钱,不然连十万块救急钱都没得交。

  “哥,难为你了——我也再想想办法。”

  秦思思拿着秦阳的卡,心情复杂,她知道至从秦阳入赘林家后,就受尽了诽议和白眼;这十万块,肯定是他付出了巨大代价才换来的吧?只恨自己还在师大读书,帮不上什么大忙,只能向寝室里的小姐妹借点钱了!

  “那个——诗雨,能不能先借给我二十万,**后一定会想办法还你的!”

  “要不你从每个月的生活费里扣也行。”

  迫不得已,秦阳给林诗雨打通了电话。

  林诗雨正在气头上,连连冷笑着问,“秦阳,你刚才不是很能耐吗?你继续跟我牛啊!”

  “我告诉你,不但二十万没有,以后每月一万块的零花钱也没有了!星期一我就跟你离婚!”

  “诗雨,我知道昨晚睡了你不对,可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嘟嘟!”

  林诗雨不给秦阳任何解释的机会,很快挂了电话。

  等秦阳再打过去的时候,直接陷入了忙音中。

  不用说,林诗雨一定把他拉黑了。

  没奈何,秦阳只能给林诗雨发了条短信,大意就是:我妈住院了,急需二十万手术费,请老婆大人高抬贵手救妈一命。

  然而,半个小时过去了,林诗雨没有回音。

  秦阳知道,他跟林诗雨的关系,这次是真走到尽头了。

  没奈何,秦阳又给秦家大伯和二伯打了几个电话,可对方要么说只能借几百,要么就说才帮儿子买了房子,一毛钱都拿不出来。

  “呵,真是世态炎凉,人情淡薄啊!”

  拿着就要淘汰的荣耀手机站在医院空旷的走廊里,秦阳欲哭无泪。

  就在这时,他的右手不自觉地滑到了电话簿里一个叫陈文静的联系人上面。

  这个陈文静本是秦阳的女友,只因被有钱有势的室友罗军挖了墙角,所以现在她变成了他的前任。

  听说二人现在连开了几个饭店,身价双双迈入千万的行列了。

  若是看在同学加昔日恋人的情份上,这二十万,她应该能借吧?

  秦阳惴惴不安地拨通了陈文静的电话,开门见山地表明来意,“文静,我妈得了肝癌需要做肝脏移植手术,能不能借二十万给我救救急?”

  “到香雪海饭店来吧。”

  陈文静很是爽快地回答。

  有希望!

  秦阳挂了电话,扫了辆共享单车就往香雪海饭店飞奔......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