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她吞食了他的灵魂

她吞食了他的灵魂

她吞食了他的灵魂

时间:2020-07-08 14:40:46

分类:玄幻仙侠

来源:微小宝

主角:纪珵,苜蓿

APP离线阅读
她吞食了他的灵魂

她吞食了他的灵魂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她吞食了他的灵魂 阅读全文

  有一天,纪珵和追捕已久的嫌疑犯同时坠下悬崖——醒来后居然变成一个女人。 此女不仅强制交换了两人的灵魂,还逼着他帮她找回真身。 等两人走到冒险旅途找到真身的末路,才发现真身背后居然隐藏了巨大的秘密。 有妖曰苜蓿,在爱情面前,可以很厉害,也可以很小孩。 灵魂交换,冒险爱情。
标签: 都市 灵异 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清末年间,社会动荡,乱世出妖。

  有名曰苜蓿,手如柔荑,肤若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身段摇曳,披紫戴霞,微微一笑,媚态横生,明艳无匹。

  以情惑之,以性为食。

  有道生于九天,诞辰至练要山,“练要”通炼妖。

  遂上穷碧落下黄泉,将妖女苜蓿封死于熔炉中,火中盛阳,苜蓿属阴,熬制十八日,日日听闻凄声厉吼,终至平息。

  道曰:身灭神不灭,百年……

  “啪”的一声,掌中的白纸黑字被猛地抽走,小孩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睛的,怒气冲冲地抬头:“还给我!”

  面前的人纹丝不动。

  细碎的额发散落额顶,面部轮廓分明,眉眼深邃,俊逸中带着硬朗,短袖包裹着宽阔的背脊和匀称的肌肉线条,蓬勃有力,蓄势待发。

  纪珵低头随意翻了两页,鄙视道:“一天到晚不知道好好学习,就晓得看这些没营养的作者写的没营养的书,”他合上,理直气壮:“没收。”

  小孩气急败坏:“纪珵你个王八蛋,你凭什么没收。老子再怎么样也看的是流传千古的知识,比你电脑的毛片不知好多少倍……”

  纪珵将书砸在书桌上,双臂环胸挑眉,扯着嗓子就要吼:“姐,张成言在——”

  张成言一脚跳起来捂住纪珵的嘴,眼里又惊又怒又带着点胆怯:“我错了我错了……老子下次绝对不看这种东西了,**,没营养,败类……”

  纪珵挑眉:“老子?”

  “我我我……亲爱的小舅您满意了吗?”

  纪珵狠狠地拍了他后脑勺一下,嘴里碎碎念堪比他妈:“你要是有老子一半的聪明才智,老子也不至于整天忧心忡忡,你要是把钻研这些鬼啊神啊的精力放一半到学习上**也不会每天长吁短叹早生华发。你要是这次期末考个年级前十,老子拿半个月的工资给你胡吃海喝花天酒地……”

  张成言眼睛一亮:“你说真的?!”

  纪珵想说老子向来一言九鼎,口袋里的手机突然疯狂震动起来,他比了个“嘘”的手势,顿时换了表情和声调走在窗户旁边,朗声道:“赵队。”

  电话另一头快速地说了一串话。

  纪珵面色瞬间变得凝重,说了句“马上就来”就挂断电话。

  手机揣回裤兜里,纪珵转向对一脸蒙、高兴的神色还没来得及回收的张成言说:“队里有事,先走了。”

  张成言急忙索要承诺:“哎你答应的事……”

  “放心,老子说到做到。”纪珵披上外套,搭上徽章和手套,步伐和动作干净利落。

  张成言很满意,象征性地说:“你注意安全啊。”

  ……

  纪珵开着黑色Jeep在灯路辉煌中疾驰,树影重重和高楼大厦急速倒退,电话声在紧绷的车内氛围中穿插而入。

  “我是纪珵。”精神的目光丝毫不离开前方道路,他塞着耳机,脸庞一半藏着阴影中。

  “纪队。”电话那边很是嘈杂混乱,他的手下大强声调又急又吼,“那个女的跑了!我们人才赶到,那人跑得飞快,夏宓已经去追她了,方向是林蓝山那边……”

  纪珵暗咒一声,一边从右边槽中翻出警报器,探身将警报器放置车顶,一边对着大强下命令:“把夏宓的定位发给我,你们审问男性犯罪嫌疑人,看看案发现场有什么蛛丝马迹,做好记录等我来。”

  “是,纪队!”

  大强挂断电话,走向墙角抱头蹲着的男人身边,白T和运动裤,底子不干净还一穷二白,唯一能看的就是那张小白脸的美颜了。

  **。大强暗骂,真他妈是个颜控的时代。

  “姓名。”他旁边的小弟拿着笔做记录。

  “李猛。”

  男人背上被踹了一脚,面前**恶狠狠地说:“你他妈以为在做焦点访谈啊,还给老子用化名!”

  李猛说话带点口音,猛字含糊出来就像“某”字。

  他翻了个白眼:“我说的是凶猛的‘猛’,你们**讲不讲理,我明明就是和那女人两情相悦来**的,你们凭什么压着我。”

  说着李猛剧烈地挣扎了两下,被两个制服**钳制住了。

  大强翻了个白眼,从小弟手上抢过iPad,冷笑着指给他看:“两情相悦?放**的狗屁!你以为你像坨屎一样的过去就没人知道了?这些前科足够你蹲个几年了。”

  大强朝旁边的同事笑笑:“还以为这次可能会抓到连环性犯罪人,没想到抓了个皮条客。”

  此处的断句是,连环,性犯罪人。

  另一位同事告诉大强,根据李猛的描述和指认,那名女子的相貌确实就是连环性犯罪人没错了,这也就说得通,为什么那女人一见着**就发疯似的逃跑。

  披头散发,除了李猛,没一个人见着那女人的样子。

  两个各怀心思的人凑在一起,看起来女方更胜一筹。

  大强快速编辑了个短信给纪珵。

  ……

  山路黑幽静默,看不见尽头的拐弯处仿佛随时会冒出鬼魅。

  纪珵眯眼看着手机的定位,越来越近了,甚至能听到林蓝山高处的警鸣声和喇叭声。

  光速照在他冷峻的脸颊上,小腿肌肉再次紧绷,换挡提速。

  崔城最近出现了怪案——

  一女子两个月犯案8次,专找有钱又帅的情场浪子下手,一度春宵之后摸走男人所有钱财,虽说这事好多男人为了尊严不敢报案,毕竟坏事向来传千里。

  但自从一男子第二天被摸走,不,是提走整整一箱现金56万的时候,他憋不住了,怒了,炸了!

  点点小钱也就算了,这他妈好不容易小本买卖赚回来的,就算丢进颜面也要找回来。

  于是这位被害者报了案,在众人怪异的眼神中描述女人的画像,发现——

  查无此人。

  甚至没有一个目击证人。

  如雨后春笋般,各方掩面男子在百般权衡之下,均跟风选择报案,画像中都是同一个女人,但除了相貌,没有一丝其他线索。

  即使有线索,也对不上。

  崔城地方队对此案件引起高度重视,队长纪珵亲自去了几个网点都空手而归。

  随着后面案件的增加,终于总结出她的作案规律——七天一次。

  而今天,纪珵暗了暗眼眸,正应该是她作案的日子。

  且老天终是站在他们这边,刚好有人目击报警。

  X她祖宗的!

  还真以为自己成精了,没人抓她无法无天?纪珵咬咬后齿牙,今天一定要捉拿归案!

  马力声轰鸣,在寂静的山路上回荡声声作响。

  前方仿佛若有光,蛰伏的山脉如同沉睡的巨兽。灯光从巨兽的嘴里吐出,越来越亮,又突然暗了几度,应该是山路婉转所造成。

  “现在跟的情况怎么样了?”纪珵问。

  无线电滋啦几声,中传来夏宓强忍的声音:“保持50米的追踪,这女人好像不太会开车,一直磕磕绊绊,吓得我魂都没了好几回。”

  他察觉出一丝不对:“你这声音怎么回事?”

  “纪队。”吞咽了好几下才说,“我重度晕车……”能在这黑黢黢的山路十八弯中游荡尽半个小时,已经快达到她人生的极限了。

  光线铺散的范围越来越大,警报声尖锐入耳,纪珵猛地一个急转弯,漆黑的瞳孔里面倒映出一辆车的尾部。

  “夏宓,靠左,我追上去!”纪珵拿着对讲机,速度向三位数直逼而上。

  黑色Jeep与一辆警车以极快的速度擦肩而过,马力闷声回响,掀起半边的喧嚣尘埃。

  前面开得弯弯扭扭的奥迪A4映入瞳孔,远光灯让纪珵瞬间闭上双眼,轮胎狠狠往右边侧了一个维度。

  一手遮挡强光,一手掌握住方向盘,他铁青着脸暗骂。

  X你祖宗的蠢女人,想大家在这里同归于尽吗?!

  夏宓皱着清秀的眉头,惨白一张脸,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她干呕了两下,看着老大的车不稳了一瞬又摆正急速前进,终究是不放心地跟在后面。

  “砰”的一声两车相撞,力量被迫分开,Jeep狠狠撞在左边的悬崖峭壁上,奥迪被冲劲向前滑行了好几米。

  夏宓吓得血色尽失,连忙弃车跑向Jeep的副驾驶,担忧地大喊:“纪队,纪队你还好吗?!”

  前方奥迪好似完全没受到任何影响,急速继续向上。

  纪珵甩了甩脑袋,沉着脸说:“坐稳了。”

  很好,纪珵冷笑一声,她成功将他惹出脾气来了。

  只见如墨般的天空下,一条暖黄色的间断光速像腾空的龙一般蓄势蜿蜒而上,蛟龙出世,空余腾啸,时间极短间,他已开至与奥迪车平行!

  左侧间或与峭壁枝丫摩擦,车身毫不减速地前行,夏宓一手抓紧头上的扶手,一手探出窗外拿手枪敲击奥迪的驾驶窗。

  “请停车!停车!”声音虽细,但中气十足。

  车窗纹丝不动,速度丝毫不减。

  夏宓气急了眼,扯着嗓音嘶吼:“我们崔城刑警第一支队,你涉嫌多起性案件,我们有权命令你停车!”

  车窗还是没动。

  一个极大的转弯,身体狠狠甩向玻璃窗,夏宓忍痛探出身体,腕部一个用力,厉声道:“你要是再不停车我们就开枪了!你这样开车很危险,快停车!”

  依旧不停警告。

  纪珵眯着眼眸,冷声命令:“击碎她车窗。”

  夏宓惊恐地瞪大眼:“不行啊老大,人坐在里面!”

  完全看不到人影,百分之九十五会误伤嫌疑人的。

  “一切后果由我承担。”纪珵说。

  他心思百转千回。

  为什么她会选择开往这个山上,明明开车技术这么差,不是不怕死,就是这山上有什么救命的东西,对她现在来说十分重要。

  他一定要阻止她到达目的地。

  纪珵收紧下颔,喉咙俨然嘶哑:“快点!往下打,不会致命!”

  夏宓目光一凛,又深吸几口气,最终在急速中扣下扳机。

  “砰”声炸裂回响,在寂静空旷的山野中比爆破还惊悚,奥迪车弯弯扭扭好几下,屡次撞到Jeep和山路右边的石柱,车轮摩擦出刺耳的声音。

  奥迪速度慢下来了,纪珵一个方向盘扭转,直直地横在奥迪车前方,截断了所有的前进路途。

  又是几声枪响,纪珵准确无误地射穿奥迪的三个轮胎。

  他露出一丝冷笑。

  X你祖宗的,我看你还怎么跑。

  夏宓呼出一口气,胃里翻江倒海也停下来回归正常水平,正准备下车看看嫌疑人有没有受伤——

  变故在一瞬间发生!

  原以为奄奄一息的奥迪车似在一瞬间充满蓄势待发的力道,向着前方Jeep车直冲而来,纪珵来不及转换方向,车腹被狠狠一撞,天旋地转间,车身前半段已悬空在外!

  夏宓尖叫出声,纪珵攀住车里的物品,急速命令:“向另一边爬去,快点!”

  夏宓容不得细想,快速朝后座爬去。

  奥迪车继续发力向前顶着Jeep,前者像快死之人的奋力一搏,如同归于尽般的狠厉,后者猛地下坠,一大部分都悬空,车身受重力地缓缓滑动。

  “*——”

  纪珵托着夏宓前进,隐隐不对劲在心中恒生——明明三个轮胎都没了气,这辆车怎么可能还有这样的冲劲。

  大脑里嗡嗡作响,奥迪正在蓄势,时间来不及了。

  后车门刚刚打开,失落感随之而来,在纪珵的眼里,只剩下夏宓惊恐绝望苍白的脸,还有压在他爱车上面一同掉落的奥迪。

  而他最后想的是,这次怕是真的对张成言说到做不到了。

  月明星稀之下,与幽黄色的车前灯迥乎不同的是,一束白光乍起,渲染了半边天。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