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厉少,你老婆马甲掉了

厉少,你老婆马甲掉了

厉少,你老婆马甲掉了

时间:2020-07-08 11:33:33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掌文

主角:宋烟,厉北霆

APP离线阅读
厉少,你老婆马甲掉了

厉少,你老婆马甲掉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厉少,你老婆马甲掉了 阅读全文

厉少,你老婆马甲掉了 惊!唐家千金勾引厉氏总裁,被厉总保镖踹进医院! 宋烟委屈:总裁说,踹死有奖。 热搜第一!厉氏总裁厉北霆性取向不明,疑跟乔家大少恋爱中! 万千少女梦碎一地,帅哥总有美男抢。 宋烟扶额:我得监视好他俩,为总裁觅得良妻! 劲爆!厉氏总裁与保镖街边热吻,坐实GAY传闻! 宋烟摔键盘:GAY个鬼!老娘是女的! …… 厉北霆,霸道总裁代言人。腹黑、冷

精彩章节试读

  西海海域,一艘壮观奢华的白色游轮缓慢的行驶,游轮上正在举行一场慈善晚会,到场的人无一不是A城举足轻重的人。

  “宋烟,滚过来把这女人扔出去!!”

  宋烟接到厉北霆的电话,那边的怒吼让她耳根子跟着震了震,面色突变。

  厉北霆房间里有女人?

  怎么可能?

  那个家伙不是被女人缠上就会不断的呕吐,浑身起疹子?

  “总裁,我马上到。”

  宋烟挂了电话,飞快的朝着游轮顶楼厉北霆的专属包间走去。

  她推开厉北霆的房门,只见唐予薇穿着黑色低胸晚礼服,双手死死的环着厉北霆的脖子,浑身像是没有骨头似得靠着厉北霆。

  而厉北霆一身白色衬衣,黑裤子,被推到在沙发上,那张刀削斧凿的俊脸早就黑沉一片,酝酿着暴风雨来临的风暴。

  扭曲的嘴角以及皱的死紧的眉头,无一不在昭示着,他马上就要病发了!

  “唐小姐,请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她白皙纤长的手指稳稳的扣住唐予薇的手腕,一个用力,就把人从厉北霆的身上拽了下来,推开两三步。

  “总裁,我马上把人处理掉。”

  厉北霆的衣服已经被唐予薇拉扯得凌乱。

  宋烟艰难的吞了吞口水,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然后扬手重重一刀劈在唐予薇的后颈。

  那女人来不及说话就浑身瘫软倒在了地上。

  宋烟弯腰,正准备彻底的清除过敏源,一双修长好看的手从侧面伸了过来,精准的扣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扯上了床。

  “别动。”

  她反应极快的双手撑在厉北霆的肩头,而那个男人动作更快,低头滚烫的唇就落在了她的唇上。

  “该死!”

  ……

  一个小时后。

  kingsize软床面上躺着的宋烟睁开眼,房内光线昏暗,充斥着浓烈的爱昧味道。

  她动了动僵硬的脖子,看着身后双目紧闭的男人,脑子狠狠的抽了一下。巴掌大的脸上闪过懊恼,她双手撑在床面上,缓缓的爬了起来。

  失,身是小,一旦被厉北霆发现她是女人,不仅这份保镖的工作保不住了,说不定她连A市都混不下去了!

  她飞快的下床,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厉北霆知道昨天跟他在一起的女人是她。

  处理好衣服,她戴上墨镜就准备从房间出去。

  可是刚刚绕过床头,她就看到倒在地上的女人。

  罪魁祸首——唐予薇。

  宋烟的脸顿时黑沉一片,身侧的双手捏紧又放松,捏紧又放松。好不容易忍下了想要将唐予薇掐死的打算。

  墨色的眸子流光闪过。

  她看了看睡得深沉的男人,突然蹲下,纤细的手指朝着唐予薇的衣领抓了过去。

  费了点力气把人给弄了床面上,盖上被子。

  “这样他就没理由怀疑昨天那个女人是我了。”

  宋烟拍了拍手,掉头走进了洗手间,打开了洗手间的通风口爬了出去。

  外面海风阵阵,她特意绕到守楼的安保面前晃了一圈,细长的手指在窗户上敲了敲。

  里面守夜的保安立刻打开了窗户:“头,你怎么来了?”

  宋烟下巴扬了扬,指了指厉北霆的房门,面带疑色,“厉少还没出来?”

  “厉少今儿可不一定能出来了。”人高马大的汉子表情怪异,冲宋烟挤眉弄眼,“我看唐小姐进去了,刚刚屋里还有奇怪的动静呢。都说厉少不近女色,现在看来……”

  宋烟挑眉,仿佛秒懂了保安话里的意思,白了他一眼:“好好守着,我去办正事儿了。”

  她下了楼,一楼的小厅正在准备一场拍卖会,气氛正浓。

  她绕到后台看了几眼。

  展示的美女看到她那双墨色的眼,顿时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这是第几件了?”

  宋烟走了过去,清隽的身影微微前倾,靠了过去。

  那女孩瞬间红了脸,低头轻声道:“倒……倒数第四件。”

  “厉少要的东西呢?”

  厉北霆看上件明朝的瓷器,要不是因为那个东西,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更不会发生之后的事情。

  宋烟皱眉,不动声色的扶了扶酸疼的腰,瞄了眼台下。

  台下都是些眼熟的公子名媛,对着台上拍卖的东西也都是兴致缺缺,大家都在等着压轴的东西登场。

  她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厉北霆到底什么时候下来?这要是没把他看上的东西拍下来,回去又得挨收拾。

  宋烟数着拍品,楼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厉少还不下来吗?”旁边的美女不知道偷瞧了宋烟多久,直到压轴的东西要登场的时候,又小声的问了她一句。

  宋烟咬了咬唇,眼底暗光闪过。

  台上压轴的东西已经登场了,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准备大显身手,宋烟也从台后走到了大厅里。

  她随手招了个保镖,让他上去叫厉北霆,而她拿着厉北霆的号牌,稳稳的坐在了专属于厉家大少爷位置的旁边。

  “接下来拍卖压轴的瓷器,这件物品是从明朝皇宫流传出来的,起拍价一百万起。”

  “两百万。”

  “五百万。”

  “七百万。”

  宋烟跟着举了几次牌,拍卖的价格越来越高,而厉北霆本人还没有下来。

  “不知道给他花个几千万,他会不会开除我。”宋烟看了看楼梯,场上的价格已经喊到了八百多万,她想了想,举起了号牌:“一千万。”

  宋烟旁边的李彦一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冷冷的睇了她一眼,讽刺到:“一个低*的保镖而已,拿着鸡毛当令箭,一千二百万。”

  宋烟又举牌,不知道为什么,价格越高,她就觉得身上的疼痛就越舒展,果然女人的天性还是难以改动。

  “你当真是要跟我作对?”

  李彦一脸色阴沉,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保镖眼睛瞎了吗?难道看不出来他想要这个东西?

  “不好意思,李少,这东西是……”

  宋烟的话还没说完,小厅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身黑色西装的厉北霆在保镖的护送下走了进来,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整理着袖口,逆着光的容颜显得格外的神秘矜贵。

  唐予薇不在。

  厉北霆深邃的目光扫了扫座位上的宋烟,而后居高临下的瞥了眼李彦一,薄唇轻启:“你是个什么东西,值得我保镖跟你作对?”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