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高冷首席强宠妻

高冷首席强宠妻

高冷首席强宠妻

时间:2020-07-03 11:15:57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掌中云

主角:易依,袭昊然

APP离线阅读
高冷首席强宠妻

高冷首席强宠妻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高冷首席强宠妻 阅读全文

  为母踏入虎穴,被下人刁难,被婆婆欺辱,她的丈夫也带着小三登堂入室。 越是刁难,她越是不屈服! 某天,男人如天神降临:“我的女人!谁敢动?” 他只手遮天,为她挡下一切攻击。 她生病,他彻夜不眠守在她床前。 项链掉进江里,他亲自陪她寻找。 终于她敞开心扉,母亲把她交到他手中,却冒出一个未出世的孩子要喊他父亲! 她遍体鳞伤,撒手离去。 最后一刻,他

精彩章节试读

  “呵。”易依独自一人坐在床边,看着雪白的婚纱,扯开嘴角苦笑一声。下一刻她脱下婚纱,冷冷丢在一边,换上早已准备好的便服。

  此时的她妆容精致,如白玉般细致的脸庞上,有一双清澈见底的眸子,卷而翘的长睫毛扑打在下眼脸上。

  她微抿着樱唇,如白葱般的修长手指紧紧握成拳,面上浮现一抹迷茫夹着无奈的神情。

  “怎么把婚纱脱了?”门外响起一道低沉醇厚的嗓音,下一刻身穿西装的俊美男子走了进来。

  易依看着眼前的男人,眸里快速闪过一丝惊艳,很快沉淀在黝黑的瞳孔里。

  他很高,身材如模特般完美,站的时候背脊挺拔,细看他的长相,有着一副精致的五官,一对英气十足的剑眉,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双眸幽深如墨,高挺的鼻梁下,薄唇微抿,唇角微微下撇,显然心情不好。

  易依看着他质问的眼神,微勾唇角划出一道讽刺的弧度,清亮的嗓音响起:“我穿着不舒服,就脱了。”

  “哦?”裘昊然微挑坚毅的剑眉,好看的眸子微眯,居高临下地看着易依,一字一顿道:“我允许你脱下来了吗?”

  易依一愣,面上闪过一丝错愕,诧异地看着裘昊然,心里漫起不耐情绪,难道她脱衣服也要经过他的同意?

  这么想着,易依眉头微压,秀眉微微拧起,语气带了几分不服气:“我脱不脱衣服,还不至于需要你的同意。”

  他一字一顿说道:“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反驳我,你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话落,他大手一挥,竟生生撕碎了易依身上的衣服!

  易依瞬间觉得浑身一凉,顿时大惊失色,双手捂住胸口,惊慌怒视着裘昊然:“你疯了!”

  怎么会有这么一个霸道的男人?她不就反驳他一句话吗?至于撕碎她的衣服吗?

  易依觉得受到了莫大的侮辱,洁白的贝齿用力咬着下唇,狠狠咬出了一道印子。

  易依咬了咬牙,狠狠瞪了裘昊然一眼,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婚纱,背过身子换起了衣服。

  她把碎得不成样子的衣服缓缓褪去,线条优美的脊背暴露在裘昊然眼前。

  裘昊然募地眼眸一深,锐利的眼神划过她精致的蝴蝶骨。

  没想到这个女人看起来瘦弱,却并不平凡。裘昊然微抿薄唇,冷哼一声:“你这是在诱惑我?”

  “什么?”易依动作一滞,想回头看他,但现在的状况,却让她羞于动作,只好微微侧头斜睨裘昊然:“你在说些什么?”

  她那清澈见底的眸子直视裘昊然,带着几丝疑惑不解。

  好一个让男人欲罢不能的小东西,将清纯和魅惑恰到好处地地融为一体!血液似乎正在沸腾,裘昊然深呼吸一口气,勉强压抑住体内的躁动。

  裘昊然眯起好看的眸子,将情绪竭力压在幽深目光下,冷冷看着易依,薄唇微启道:“脱个衣服慢吞吞,你莫非是另有所图?”

  易依顿时大窘,双颊泛红,眼眸闪过尴尬和愤怒,脱口而出道:“你在胡说什么!”

  易依伸手捋了一把头发,动作自然妩媚,她转过身对上裘昊然的眼神,富有侵略性的眼神让她蹙起了眉头:“你看够了没?”

  裘昊然眸里快速闪过一丝不悦,他伸手捏住易依的下颚:“这就是你对丈夫的态度?”

  丈夫?易依心里顿起波涛骇浪,她不自觉退后几步,眼神有些闪躲:“起码要给我一点适应时间吧。”

  在易父的威胁下,她是被逼得匆忙结了婚,心里根本没有过渡期,现在更是心生隔阂,不想离这个危险的男人那么近。

  “你从现在就必须适应我!”裘昊然总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下一刻他推倒易依,毫不犹豫地压了上去。

  她身上似有似无的香味,勾得他几乎失去理智,想起刚刚看到的美好,裘昊然此刻只想拥有这个女人!

  “给我起来!”易依被压得几乎喘不过气,床垫的柔软让她一阵眩晕,她伸手用力推搡裘昊然,却根本推不动半分。

  易依顿时心头一凉,难道她现在就要把自己交代出去?虽然之前有做好心理准备,可事情真的发生时,她发现自己根本不能接受!

  她不能容忍一个陌生的男人和她做亲密的事情,特别是一个****,谁知道他到底碰过多少人!

  想到这,易依更猛烈地挣扎了起来,裘昊然却容不得她反抗,干脆用力捉住她的手腕,举到她的头顶上方,使她动弹不得。

  “走开!唔!”易依募地睁大双眸,不可置信看着眼前放大的男人面孔,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薄荷味。

  她就像是任人玩弄的玩偶一样!易依心底涌起气愤和悲哀,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态,进行了反抗。

  “唔!”身上传来裘昊然的闷哼声,铁锈般的腥味充斥着口腔,裘昊然用力捏住她的下颚,面色阴翳得几乎可以拧出墨汁:“你竟然敢咬我!”

  易依全身都在颤抖着,她恐惧地看着裘昊然,忍着下巴的疼痛,梗着脖子一字一顿道:“你最好放开我,不然我就让你在体会下被咬的滋味!”

  难道是在玩欲擒故纵?裘昊然细看易依的神情,却发现她的神情不像作假,顿时怒火中烧。

  裘昊然怒了,他干脆再度吻了下去,不料易依眉头一皱,神情扭曲地呕了起来!

  “呕!”易依只觉得胃漫起一阵不适,她用力推开裘昊然,弓着背吐了起来。

  可她晚上什么也没吃,胃里空空,什么也吐不出来,倒是胃像是被人吊着一样难受,整个人虚弱地靠在墙上喘息着。

  裘昊然面色阴沉得很,看着易依的眼神简直要把她撕碎一样,他冷冷瞥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地上,最后锁定易依憔悴的脸庞。

  她就这么讨厌他?就这么不想让他碰?呵,嫁给他还想摆架子?想得倒美!

  “少装了,你不是恨不得嫁给我的吗?”裘昊然居高临下看着易依,冷冷吐出这句话。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